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二丫是个苦孩子
    灵界。

     北域。

     一处原始森林这里人迹罕至,但是在其边缘,有一个四面环山身处盆地的村子,名叫刘家村。

     顾名思义,这个村子居住的都是刘姓,村子不大只有百十口子。

     此时朝阳初升,俏皮的从远处的地平线露出小半个脑袋。

     村子的一角,一个完全由石头搭建而成的屋子,这时“咯吱”一声,简陋的木门被推开。

     石屋内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素面朝天身着洁净布衣的女孩,她叫二丫。

     二丫是个苦命的孩子,她妈生她的时候难产,生下她没多久就死了。

     他父亲一个苦哈哈的猎人,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的好不容易把二丫拉扯大——他就走了。

     那一天,和往常一样,家里快要没肉吃了。

     他父亲背着弓箭挎着猎刀进了林子去打猎,可是那一去就是三天都没有回来。

     一个三口之家,现在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砍柴去咯!”二丫现在就靠每天给村长家砍柴维持生计。

     少年当自强,二丫去砍柴。

     她来到了院子里就拿起磨的锋利斧头,抓起一旁的麻绳离开了家,一路小跑的向村子外的深山老林赶去。

     山路崎岖,路难行。

     一处草木茂盛的地方。

     二丫有些气喘停下了脚步,抬起满是老茧的手将额头渗出汗珠抹去。

     她有些稚嫩的脸上挂着一丝疲惫,一个小姑娘干着大老爷们都嫌累的活,她活的不容易。

     正值青春花季的她,被这生活给糟蹋的体无完肤。

     她虽然过的苦,活的累,但是这毕竟是靠她自己的双手换来的。

     虽然,她也幻想过自己过着那种衣食无忧,养尊处优的生活。

     但那毕竟是不切实际的幻想,那种生活,离她太过遥远,是她可望不可即的。

     靠着大树休息了片刻,便是将麻绳扔到了一旁,提起锋利的斧头走到了一颗人腰粗细的枯树前。

     谁说女子不如男,二丫正在这砍柴。

     深吸一口气,双手握紧斧头,腰一发力,双手一挥,就是砍了去。

     与此同时,在距此地三千里外的某地。

     一个幽静的小湖旁。

     “咔嚓!”一声。

     一道人影极速掠过,在其的身后一颗数十米高宽一米多的百年大树,被一颗灵力弹击中。

     灵力弹爆开,将那颗百年拦腰斩断,轰然倒地。

     数十米外,险些被砸的李玉峰回过头,怒视着那条数米长,通体生着色彩斑斓花斑的欲毒蛇。

     一种极其危险的灵兽,它灵活,敏健,攻击力强悍不说还记仇。

     最可怕的就是,它的毒,中了欲毒蛇的毒,那就像是吃了一瓶烈性春药。

     jing虫上脑,全凭下半身思考,饥渴难耐,只想发泄内心深处的sho欲。

     完全被欲毒支配,这就是其的恐怖之处。

     “我只是练剑的时候打扰了你洗澡,就不依不饶追杀我,真当我李玉峰好欺负是吧?”

     李玉峰双眼皮之下,那好看的大眼睛,在此时充斥着怒火。

     一张俊逸的面庞,布满了狰狞的沟壑,仿佛那燃烧的火焰会立即顺着那沟壑爬出来。

     “铿锵!”

     李玉峰拔出剑,指向那欲毒蛇这剑是把好剑。

     在灵界,武器级别由高到低分别是:灵器,宝器,兵器,凡器。

     而李玉峰的这把剑就是三品宝器,只见,剑身出鞘,锋芒毕露。

     “嘶嘶!”

     远处,那条五彩斑斓的欲毒蛇,扭摆着长长的身子飞快爬来。

     在距离李玉峰数米前停下,蛇身盘曲成一团,那狰狞的蛇头吐露着猩红的毒舌高高的立了起来。

     一双灰色没有光泽的眼珠子,笔直的望着持剑的李玉峰,下一刻,那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珠子迸发仇恨的光芒。

     此刻,万籁俱寂,好似是整个天地都是安静了下来。

     李玉峰将手中之剑握紧了几分,手心有些许汗水。

     被那蛇看的他有些紧张,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暴起,斩杀了此毒蛇。

     “人类,你看了我的身体,所以,你必须死。”

     突然,一道冷冽带着愤怒的女声响起。

     “笑话,你这条小破蛇,本大爷我看了你的身体,那是你八辈子求来的福分。”

     “很好,人类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所以……”

     “不要废话,反正你也是要杀我,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女蛇精,有什么能耐能够杀得了我?”

     一分钟之后,一道狼狈的身影飞起,而后轰然砸在地上。

     李玉峰阴沉着脸爬起来飞快的向远处跑去,欲毒蛇吐着猩红毒舌追了上去。

     张开嘴,吐出一道毒液,猛地向李玉峰激射而去。

     “啪!”

     那道毒液砸到了其的后背,李玉峰身体一顿,他感觉背后凉嗖嗖的,眉头一皱,没有多想继续狂奔。

     如果,此时他转身的话就会看到,那条欲毒蛇立着身体,停在原地。

     此时,二丫已经砍好了木柴,拿起麻绳将摆放好的木柴捆绑起来。

     背起那捆木柴拿着斧头,向山下走去。

     路上,二丫看到了一只吃草的野兔子,放轻了脚步,慢慢的靠了过去。

     可是,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那兔子忽地,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立起耳朵,下一刻,撒腿就跑。

     异变突发,二丫表现的很镇定,眼疾手快,将手中的斧头扔了出去。

     “噗嗤!”

     斧头带着破空声,飞去,精准的射中了目标。

     只见,那只正在撒腿狂奔的兔子,被斧头从天而降的斧头砸中,一脑袋倒在地上。刺目的鲜血四射。

     “哈哈,打中了,”

     二丫拍手称快,她面带欢快的笑容跑过去,蹲下一手提起兔子,一手捡起斧头。

     站起身,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出现,此人正李玉峰。

     他中了欲毒蛇的蛇毒,此刻已经完全发作,他浑身都是泛起红色,这红色红到了极致,一双眼睛更是喷射着炙热的欲火。

     二丫听到了声音,以为是野兽来了,急忙握紧了斧头转身看去,看到了是一个人。

     立马松了口气,当她看清楚那人眼睛的时候,打了个激灵,全身紧绷,。

     下一刻,她“啊!”的尖叫了一声,转身就像只兔子一般撒腿就是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