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异变寒冰种子
    刘朝雨离开山洞,准备看看风景散散心。

     修炼的时候她的体内郁结了很多浊气,她行走在碧绿的草地上,看着远处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心中顿时变得舒畅起来。

     不过当她抬起头看向天空的时候,顿时又是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起来,因为,在这悬崖底,是终年见不到太阳的,看起来是灰蒙蒙的一片,让人倍感压抑,很是不快。

     她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想,怎么才能够离开这里?

     突然,她感觉心口一阵刺痛,她蹲下身用手捂着。

     从远处看,她全身上下都是冒着白气,缭绕在她的周身。

     那就像是大冬天,你用嘴往外面吐气,吐出一道白气的场景,不过,和刘朝雨这个一比那可就差的远了去了。

     你那个是嘴,人家这个是全身上下都是在吐,很惹人眼球好不好,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惹人眼球也没什么卵用。

     好了废话少说。

     此时此刻的刘朝雨浑身都是在颤抖,她用手死死的抓着胸口,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寒冰冻住了一边,那感觉,真是要让人ri了狗了的感觉。

     她体内寒冰之气,在狂躁的暴动,在四处漫无目的的乱撞。

     “噗嗤!”

     刘朝雨吐出了一口鲜血,小脸泛起一抹不正常的红色。

     而后,她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然而那寒冰之力,还在继续游走,全身传递来的巨大痛,让得刘朝雨无法承受而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她身体上除了有一点痛之外,还有就是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她闭上眼仔细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灵力很平和,而且比之前还多了两倍不止。

     咦!那暴乱的该死的寒冰之力哪里去了?

     她感觉很纳闷,让她昏死过去的始作俑者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解,她非常的不解。

     她用她那点可怜巴巴的精神力观看着自己的体内,终于,找到了。

     寒冰之力消失不见了,它在她的丹田内。

     她看到了自己丹田内,漂浮着一颗拇指头大小的冰蓝色的晶体。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变成了寒冰种子了吗?

     刘朝雨想到了以前自己看到的小说里面的描述,果然是奇妙如斯!

     她用精神力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操控得了它。

     她的精神力被阻挡在了丹田之外,有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存在。

     刘朝雨一脸失望,看来这寒冰之力,是一时半会自己掌控不了了。

     不想这个了,等我突破武者晋入武师之后就能够使用了。

     晋入武师的条件就是突破丹田的壁垒!

     现在的刘朝雨还是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武徒中期,差的远。

     她站起身,目光如炬的看着远处,我不突破武徒晋入武师就不出关,

     她转身向山洞走去。

     另一处。

     李玉峰看着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刘霖,开口问道:“我问一下啊!你为什么不怕死,还说自己生无可恋了?”

     “你真的想听吗?”

     “嗯,反正现在也很无聊!”

     “好吧!”刘霖觉得自己需要找一个人来倾述一下,“我有一个喜欢的姑娘,我从小一直陪她到大,她小的时候一直很粘我,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她变了。”

     “她那里变了?”李玉峰不解的问。

     “也就是两年前,她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个粘我了,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在这之后,没过几个月,她父亲出去打猎,出了意外,她居然一滴眼泪都没有落,”

     “我只是感觉她除了有那么一点点的伤心之外,别无其他。只是一个人经常坐在那里发呆,”

     刘霖说到了这里有些激动,“我以为她是受到了打击,我天天跑去安慰她。”

     “最近,我们的关系好了一些,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我的成人礼了,我原本打算在那一天,握着她的手对着所有人对她告白。”

     “可是,就在前几天,她出了意外,我疯狂的去找她,我找到了她的斧头,还有她撕碎的衣服,我快要绝望了。”

     这个时候,李玉峰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一路寻找来到了悬崖边上,我看到了地面上的痕迹,我晓得了,她是跳崖了。”

     “我也跳了,我当时想,她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刘霖抓住李玉峰的肩膀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没有死,我坠落到了一颗树上,我昏迷之前看到了她,可是,她又摔了下去。”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她,如果不是我摔到了那颗树上,她就不会再掉下去。”

     “然后,我从那颗树上醒来后也跳了下来,我还活着,我觉得她也还活着。”

     “那你还生无可恋个锤子啊!她肯定还活着呢!”李玉峰道。

     “希望如此,我准备去找她!”

     “那你去啊!”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李玉峰眼皮子一跳,有些心虚的说道。

     “就是,你之前怎么会……”刘霖皱起眉头说:“那个样子,我都难以启齿,那是为什么?”

     “哦!”李玉峰明白了过来说道:“我是中了欲毒蛇的毒所以才会那样。”

     “哦,原来如此,你是中了毒,误会解开了,我们就此别过吧!有缘再见。”刘霖摆手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