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两虎相争
    从密林深处走来两男一女,为首青年一身紫色轻衫,行走中好似融入周围空间,一静一动都合乎天地至理,身后一个背负巨剑的青年一脸怜悯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李东,而旁边的美艳女子则满眼妩媚的看着前方紫衫男子。

     紫衫男子走到李东身前,看着一身灰袍的李东皱着眉道:“兰妹可知道这是哪家的弟子?”

     美艳女子听到紫衫男子问到自己,赶紧向前一步身体凑到男子身前柔声道:“管他是哪家弟子,天涯上仙说过进入这道宫生死由命,既然他遇到明公子合该他福缘浅薄。”

     明承天看了眼几乎将身子倒入自家怀中的女子,微微摇头道:“兰妹说的有理,天道至公无情,却是我太过矫情。雷兄,就按先前咱们的约定,这人的储物袋就归你所有、”

     背剑男子听后脸露谄媚道:“明兄高节,小弟就却之不恭了。”说完一个箭步就冲到李东身前,开始在李东身上摸索。

     美艳女子看到男子这般模样不满的冷哼一声,转过脸几乎贴着明承天道:“公子如今的玄天之文已经到文与气合的境界了吧,想必公子离那那玄之又玄的文出法随也不远了。”

     明承天听到美艳女子如此说,脸上露出一丝渴望道:“这文出法随乃是传说中的存在,就连我祖师也未曾修得,非有大机缘和悟性不能得啊!”

     美艳女子听到后不以为意道:“公子何必妄自菲薄,公子以金丹修为悟得这元婴才能掌握的文与气合,天资自然绝顶,假以时日公子定能修得文出法随。”

     “多谢兰妹吉言,我、”明承天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被一声凄厉的叫声给打断。

     明承天和美艳女子不可置信的看着背剑男子,男子早已没有刚才的傲慢和神武,双目呆滞好似痴傻一般。明承天片刻惊异后,身形一阵银光闪过拉着美艳女子就退到数十丈外。

     被古怪法术定住肉身和神魂时,李东神魂内一滴金黄血液感受到周围禁锢的法则,滴溜溜的轻轻一转一圈金黄光芒就在神魂内荡漾开来,眨眼间就将李东从拘禁中抽离出来。

     恢复自由后,李东活动下还有些僵硬的四肢,诧异的看着不远处明显痴呆的男子,满脸戒备的将他打量一遍看到自己的储物袋后心中瞬间明白了这人的遭遇,将自己储物袋取回放好后朗声道:“阁下还准备偷看到什么时候?”

     明承天和美艳女子从一旁走出,满脸含笑的道:“小兄弟好强的神识,能以筑基期发现我这藏匿神通,明某还是闻所未闻。”虽然说话甚是客气,但是那法力鼓动的双手不知道在酝酿什么凌厉法术。

     李东冷眼看着走出的一男一女,神识在俩人身上扫了一扫,除了能粗略判断出女子处于金丹前期外那男子好似凡人一般,竟然探查不到丝毫法力波动。要知道李东因为种种异变神魂要比同阶修士强上太多,就算和普通金丹后期比也丝毫不弱。

     听到男子问话后,李东拱了拱手道:“小子神识稀松平常,能发现前辈也是看到此地有诸多脚印,小子多谢前辈搭救,要不然就中了这贼人的全套落的个身死道谢的下场。”

     明承天听到李东回话后,心中暗道好一个滑头小子,这般抬高我还拉出那雷亮做替死鬼,我若再对他出手就显得有些以大欺小了。

     “小子别说这些废话,把身上的宝物交出来,说出是如何摆脱明公子法术,本小姐可以放你神魂去鬼界走上一遭,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还未等明承天说话,一旁的美艳女子就尖声对着李东嚷道。

     明承天本想直接出手将这筑基小子制服,但听着美艳女子说起摆脱自身法术的事情却让他选择了沉默。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不要说是这个筑基后期的小子,就是和自己一样的金丹圆满中了自己法术没有一个时辰也休想恢复自由。

     李东冷眼看着满脸厉色的美艳女子和一脸云淡风轻的明承天,毫无症状的只觉神魂一疼,一口鲜血夺口而出。将血液擦干,李东知道肯定是那白虎将阵法破除,心念一转就将手深入怀中。

     美艳女子死死盯着李东手中的朱果,丝毫没有将他为何吐血的事情放在心上。呼吸都有些粗重的急切道:“赶紧把这朱果拿来,我可以做主只要你把这朱果交给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将这朱果交给阁下也行,不过两位得以本命精血发下天道之誓我才能安心。”李东一手拿着朱果慢悠悠道。

     美艳女子神色略有挣扎,看了看旁边的明承天后开口道:“臭小子,我只能保证这次你的安危,以后别让我见到你!”

     话音一落,就将自身神魂取下一丝,面色变的苍白如纸的女子怨恨的看了李东一眼,随后口中吐出古朴音节,取下的神魂化为一张红色圆环停在李东身前。

     李东好似没有看到女子吃人一般的眼神一样,一只手在圆环上轻轻一点大声道:“今日将这朱果交予眼前二人,二人需保证我此次安然无恙,下次见面此誓自消。”

     美艳女子等李东说完,将圆环收入体内,走到李东身旁将朱果拿了过来。狠狠的瞪了一眼李东冷声道:“现在你可以滚了,下次见面就是你身死之时。”

     李东听到后也不生气,朝二人拱了拱手化为一条虚影就消失在密林中。

     美艳女子将朱果小心的放入自家储物袋,看了看一帮沉默不语的明承天柔声道:“公子可会怪奴家擅自做主?”

     明承天轻轻一叹道:“兰妹何必如此,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子生死无关紧要,只是我不值得你做这些!等会找个安全的地方我给你护法将这朱果服下。”

     “若没有当日公子救我一命,我早就被被人练成人偶。我为公子做什么都愿意,只要能一直追随公子。”

     明承天摇了摇头,对着美艳女子道:“等你服下这朱果后,咱们就去前段时间发现的秘宫,得到那咒仙族的遗泽咱们在一起的可能才会更大点。”

     美艳女子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丝毫没有刚才对李东那般冷酷和蛮横。

     当两人准备离开时,一股暴戾的气息从远处传来。明承天感受到气息后心中一紧,拉着身旁的女子化为一道银光就消失在原地。

     片刻一只被金光包裹的白虎就出现在原地,白虎看着空无一物的四周怒吼一声循着气味就追了过去。

     等白虎离开后,一条淡淡的虚影看着被白虎毁坏的大片树木,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沿着白虎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虚影看着不远处那惊人的对决停下了脚步,一只足足有十丈之巨的白虎周身被一圈金光包围,下方明承天和美艳女子满身狼狈神色惊惧的看着那金色梦魔。

     美艳女子一脸绝望的看着空中的白虎,她怎么也没想到只是一个金丹后期的妖兽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神通,就连明公子也被它击伤,想到明公子,扭头看了看喘着粗气的爱人,心中一阵刺痛,随后美目一转有了决断。

     明承天默默的调息回气,刚才和着白虎的交手中,自己引以为傲的文与气合竟然只能将它定住刹那,而自己的攻击又都被它身上的金光挡了下来,带着兰儿逃了几次竟然都被这白虎死死跟着。

     一阵残影掠过,白虎彷佛化身成一道电光,眨眼间冲到美艳女子身旁,伸出巨爪携带风雷之势拍向女子,美艳女子愣愣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巨爪身体竟然不能行动半分,绝望的闭上双眼时,一双大手将自己从巨爪中抽了出来。

     明承天拉着美艳女子不停奔走,身后不停传来一声声吼叫。女子静静的看着面色苍白的明承天,将头轻轻放在他的怀里,眼中落下几颗泪珠随后双手对着明承天轻轻一拍就向白虎飘去。

     美艳女子脸色张口吐出一把碧绿小剑,双手在心口重重一拍喷出几口心头精血,碧绿小剑得到精血滋养发出几声尖利的剑鸣,“嗖”的一声向着后方的白虎冲去。

     看到迎面而来的小剑,白虎露出一丝不屑竟然不躲不避,继续向着女子奔去。小剑刺到白虎身上发出一阵阵金石之声,突然剑身上一阵绿色闪动白虎身上的金光好似融化一般露出一片大洞,小剑趁机钻了进去一下扎在白虎身上。

     正在狂奔中的白虎吃疼,趔趄一下就甩在地上,将地面上数百米的树木压塌后就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明承天看着美艳女子发动碧绿小剑后脸色变得阴沉如水,身形晃动来到女子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取出一枚血色丹药放入她的口中嗔怒道:“你为何这般自私竟然使用碧水蓝鲸剑!”

     美艳女子将口中丹药吐了出来,满脸含笑的说:“公子切莫生气,也不必难过,这道宫还有诸多危险,这丹药我吃了也浪费,还是公子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我若不用这碧水蓝鲸剑,以那白虎的凶猛咱们俩个都在劫难逃,我不想公子这般的天骄在这里陨落,只希望公子以后能为我那可怜的父母报仇。”

     美艳女子说完,拿丹药的玉臂竟然化成一片水雾飘散在空中。明承天看到后赶紧将自己的法力灌入美艳女子体内。

     女子凄惨一笑双唇在明承天嘴上一点,体内法力一荡就将明承天传入体内的法力打断,将储物袋扔向明承天后身子像水雾一般飘向一动不动的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