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虎口夺食
    明承天愣愣的看着女子飘向白虎,内心一阵阵茫然,说不出是心疼还是解脱,将女子的储物袋拿在手中,双眼盯着女子慢慢化为雾气的身体彷佛要将她定格成永恒。

     女子忍着巨疼体内法力催到极致,拖着这雾化的身躯来到白虎身前,心神一动插在白虎身上的碧绿小剑就回到身旁,扭头看了看明承天泪珠顺着脸颊落下随着水雾飘散开来。

     突然一阵金光闪过,碧绿小剑激射到明承天身旁,随着小剑到来的还有女子那焦急的惊呼。明承天看着那熟悉的金光,看了一眼女子消散的地方转身就要疾奔而走。

     还未等明承天转过身来,一只虎爪就将他出现在身前。看到虎爪时明承天心中傲气也被激发出来,握掌成拳一个个银色字符在手上汇聚,迎着虎爪就碰到了一起。

     巨大的能量将周围树木全部毁灭一空,远处那虚影急退了数里后才停下身子继续观看这难得的大战。

     过了足有一盏茶工夫,被他们破坏的烟尘才消散,只见此时白虎额头上烫金王字飘出体外化为一张巨网,白虎飞到网上呼啸着冲向手臂不断淌血的明承天。

     不远处的明承天对自己受伤的手臂视而不见,看到白虎施展本命神通后,竟然也一动不动,只是嘴里发出阵阵古朴音节,身上变得通体银光闪闪,仔细看会发现竟然是一个个银色文字在不停的游走。

     看着身上还有佳人体温的储物袋,心中一痛,眼中厉色一闪,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盏残破铜灯。神色畏惧的看了眼手中铜灯,咬了咬牙张口吐出一口银色血液。

     感受到银色血液的气息,铜灯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知道铜灯来历的明承天赶紧将血液注入铜灯内。

     银色血液刚进入铜灯内,铜灯本本灰暗的灯芯瞬间被点燃了,豆大的银色光焰和明承天身上银色交相辉映,如梦似幻般化成一副奇异的画卷。

     一声巨吼将明承天拉回现实,看着近在眼前的白虎,轻轻一挥铜灯上银色火焰滴溜溜一转飘出径直冲向白虎,做完这些手中掐诀双目一转变为银色伸手一指空气一阵涟漪,在白虎后发出现一个好似透明般的巨大虚影。

     虚影刚一出现,上前一把将白虎拖住,白虎身形被阻,回过头张口吐出一团金色霞光,虚影被霞光一下拍散成阵阵灵气消散在空中。

     这边白虎刚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如蚕豆般的银色火焰到了眼前。强烈的危机感让它生生将扭转的头向着下方挪动一寸,堪堪躲过那银色火焰。

     明承天看到白虎竟然躲过自己费尽心思的暗算,心中说了句可惜,就重新将法力注入到铜灯内控制银色火焰再次向白虎攻去。

     火焰一转身再次冲向白虎,白虎足下的巨网化为一道屏障护在白虎身前,对着冲来的火焰不闪不避直接迎了上去。巨网刚触碰到银色火焰就化为一个一个烫金王字,接着缩成一团就将银色火焰包入其中。

     明承天感受到从银色火焰隔空传来的巨大压力,赶忙将体内法力加快输入到铜灯内,不远处银色火焰得到法力的滋补,在烫金王字内不断来回冲撞,但是每次都被烫金王字给拦截下来。

     白虎看到那恐怖的火焰被制住后,转身就向明承天冲来,双爪带着心中的愤恨和怒火仿佛一道闪电般眨眼就来到明承天眼前。

     刚给铜灯补充法力,尚未调息回气的明承天看到近在咫尺的虎爪双目具裂,向着铜灯喷出一口银色血液,脚下一阵银光闪过身子就急剧向后退去,急退中顾不得伤势一掐诀眼中银色一闪两个透明虚影就出现在白虎身旁。

     两个虚影不过片刻就被白虎撕碎,等白虎想再次去追击明承天时,一朵银色火焰如幽灵般一闪就落在白虎身上,随后白虎好似被点燃一般,变成一团火球,其中时不时传出白虎凄惨的怒吼。

     被银色火焰穿破的烫金王字,又重新换成一张中间有个破洞的巨网,扑到满是火焰的白虎身上,银色火焰转眼间被巨网压缩成一团,眼看要再次被困住时远处的明承天赶忙掐诀,银色火焰向下一冲就钻入白虎体内。

     火焰在白虎内不停的乱窜,火焰经过的地方白虎身体好似抽干血液一般,原本光滑明亮的如雪毛发瞬间变得灰黑紧紧贴在黑红的肉皮上。

     白虎被灼烧的发出凄厉的吼叫,身上的巨网也因无暇控制重新回到额头,身上不断增长的伤痕不断吞噬着它的法力和生命精华。

     明承天看到白虎这般模样,赶紧将一枚红色丹药送入口中,顾不得浪费药力,直接用法力将丹药震碎,转眼间原本苍白如纸的面色就恢复了血色。

     明承天刚恢复血色的脸庞瞬间又变得苍白如纸,想也不想脚下一阵银光闪动人影就在原地消失,还未等他逃远就被一只浑身被金色铃铛罩着的白虎挡住去路,刚想改变方向就被一只虎爪轰入地面。

     浑身是血的明承天看了眼白虎爪中的储物袋,脚下银光一闪,一片满是银色的树叶带着他飞入空中,片刻后就消失不见。

     奇怪的是,白虎竟然对着逃跑的明承天不管不顾,只是一脸迷醉的看着爪中的储物袋。看到敌人消失后,也化为一道金光返回洞府。

     望着白虎远离的身影,数里外的李东脸色阴晴变换不定。那白虎经过自己的设计和刚才的大战,现在必定十分虚弱,若是自己现在前往说不定能将其击杀,拿回朱果,早日有能力去鬼界搭救自己父母。

     但是看到和刚才那自己也看不透的神秘男子大战的身影如梦魔般一般烙在自己心中,若自己现在贸然前去,说不定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踌躇了半响,摸摸了胸前的小鼎,心中下了决定身子慢慢变淡,化为一道虚影向白虎洞穴飘去。

     李东趴在之前的土坑,一脸惊愕的看着洞**白虎对着储物袋不断的撕扯,时不时还传来一阵阵暴躁的吼叫。

     看到这里李东脸上一喜,此时白虎身上大半皮肤都被那银色火焰灼烧干瘪,裸露的皮肤外黑色的血水和灰黑的毛发混在在一起,那黑色的血明明就是自己之前所下的毒药所致。

     过了半响,白虎好似累了,将撕扯半天没有撕坏的储物袋放在原来矮树的位置,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东从小鼎内取出几滴先天灵液,再次将几枚黑色丹药融入其中。伸手幻化出一只真气鸟,将先天灵液放入真气鸟口中,控制着飞向远方。等到了李东控制极限位置时,真气鸟将先天灵液吐了出来,先天灵液特殊的香味被风吹散开来。

     正在洞**疗伤的白虎,被一股熟悉的香味打断,抬起满是疲倦的虎头,对着空气抽动了几下鼻子,双眼顿时变的明亮起来,将功法停住,颤颤巍巍的站立起来,循着香气就出了洞府。

     李东感受到真气鸟被拍散时,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直冲到洞**抓起地上的储物袋身形化为鲲鹏就向着空中飞去。

     不远处的白虎,刚吞下先天灵液,正在享受身体内惊人变化,突然感到那自小伴随自己的熟悉香味正在远离自己,当下就狂暴起来,吼叫一声就循着气味追了过去。

     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白虎,李东再也顾不得尤自蓝的嘱咐,不断的向着高空飞去,越往上飞李东感受到自己受到的阻力越大,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身后不断的撕扯着自己。

     白虎望着李东那越来越高的身影,心中的怒火让它忘记那恒古以来的规定,追着李东飞入高空,每向上飞出一点那来自传承的恐惧就一次次提醒着自己赶快回到地面,最终恐惧将怒火熄灭,白虎张口吐出一片金色霞光后不甘的回到地面。

     感受到背后巨大的危机,李东想也不想转过头法力不要命的注入到身前,一只遮天蔽日的巨大鲲鹏虚影就出现李东身前,当李东全力催动鲲鹏虚影时神魂内的鲲鹏精魄竟然轻轻抖动了下。

     金色霞光乃是白虎含怒全力一击,刚碰到鲲鹏虚影就将之击碎。李东虽然想到自己和白虎有差距,但是未想到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还未等他再做抵抗,那金色霞光就撞击在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白虎刻意为之,巨大的能量冲击将李东以更快的速度冲向高空。此时的李东好似破碎的风车,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完好的血肉。

     被高空的罡气吹拂血肉好似柳絮一般飘散,就连神魂也好似风中烛火般摇摆不定,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东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丝血肉黏粘在白骨之上,紫府内的神魂也淡薄到几乎不可见。

     周围除了一个小鼎一个透明晶石和两个储物袋其他什么也没有,突然白骨上金光一闪浑身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不过片刻后就恢复成本来面目。

     还未等金光退去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罡风,罡风好似无形之物一般绕过金光直接刮在血肉之上,眨眼间还是血肉丰盈的身体就变成一堆白骨。金光似乎被罡风激起了怒火,从中传来一阵咆哮就又将那堆白骨笼罩。

     那金光和罡风仿佛对头一般,金光将白骨恢复成血肉,罡风又瞬间将血肉吞噬成白骨,那金光在一声声怒吼中越来越淡,罡风却犹如无穷无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