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圣贤手稿
    欧阳明看着下方的十几道遁光对白袍男子冷声道:“阁下还是想想自己如何脱险吧。”

     白袍男子闻言只是一脸玩弄的看着欧阳明,也不言语,目光不时的看向后方的五行殿。

     遁光全都在在欧阳明后面停住,梦如烟走上前给欧阳明低声传音几句。欧阳明听后脸色巨变,盯着下方狠狠道:“龙氏一族,我定当为逍遥门清理门户。”

     “我龙氏一族不牢你个小娃娃挂心,你还是考虑下自己去了鬼界该如何生存吧。”一个慈眉善目的老道和蔼的对着欧阳明道。不知何时白袍男子旁边出现六道人影,龙辉和与其交谈的黑影赫然也都在内。

     梦如烟看到老道后大怒道:“龙冀你这个叛徒,真不怕丢了你龙家列祖的脸。等三位师叔出关,先清理你这个门内败类!”

     老道听到之后也不生气笑眯眯道:“我们龙氏给你们逍遥门做了几千年的看门人,今日就是来收点该得的。至于你口中的师叔估计一时半会也出不来,刚才我和几位道友对他们闭关的地方的阵法添了点东西。好了,啰嗦这么多,现在告诉我玄天断刃到底藏着哪里,找到后可以保你们道统不绝。”

     欧阳明看着对面的一干人等皱眉道:“当初看守荡魔洞龙氏一族的祖先肯定没想到自己后代会被洞内魔气入体变成魔道的走狗,潜伏门内数百年破坏了门中大阵。但你们以为我们逍遥门会束手就擒?”

     白袍男子不耐道:“不必和他们废话,留下五殿殿主。其他全杀了我自有办法让他们开口。”说完率先杀向欧阳明。

     欧阳明飞身迎了上去,梦如烟手中拿着长剑和龙冀战成一团。李东看着水镜上飞舞的各种法术神通,虽然未到现场也能感受到逍遥门处于弱势,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明显。

     白袍男子似乎很不满意眼前的战果,看着身上残破的盔甲心中无比的愤怒。自己堂堂一个化神中期大能,竟然被一个元婴蝼蚁逼的如此难堪。扫了一圈,发现三名化神强者竟然还未拿下各殿殿主,从荡魔洞救出的魔道之人也是一群废物,到现在还未将逍遥门的长老屠杀殆尽。

     将欧阳明逼退,白袍男子向一直在原地未动被黑雾包裹的苗条身影道:“还请圣女出手,早日灭了这逍遥门取得玄天断刃好去给尊上复命!”

     苗条身影听到后点了点头,随手向空中扔了一个血色葫芦。葫芦迎风就长,变的足一人多高。从葫芦里面不断的冒出一团团血色雾气,雾气触碰到几名逍遥门的长老后,几人哀嚎几声就化为一团血水从空中坠落。

     欧阳明定住身形看了一眼空中的葫芦后神色大变,传音给梦如烟他们让他们带着各殿的长老赶紧撤回五行殿内。

     梦如烟他们收到传音后各自用出拼命的功夫,将强敌逼退后杀入到后方的战场,将自家的长老聚拢到身边后头也不回的向五行殿飞去。

     被梦如烟逼退的龙冀等人看着他们飞向五行殿,顾不得体内法力震荡就要追去。不料欧阳明突然挡在眼前,手中拿着一卷书册,周身一道银光不停的飞舞。众人看到银光后都下意识的止住了身形,看看阳圣使身上的盔甲就知道那银光是何等的锋利。

     阳圣使飞到前方看着欧阳明道:“现在交出玄天断刃我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否则让你到血灭葫芦里尝尝那肉蚀骨消魂散的滋味。”

     欧阳明讥笑道:“阁下真是大言不惭,只要师兄几人去了殿内恢复了阵法,尔等不过一群秋后蚂蚱。我要是你们现在就赶紧逃出逍遥门还有一条活路。”

     龙冀听后笑道:“说这话恐怕欧阳师侄自己都不信吧,我可是用千年浊液将阵法慢慢侵蚀。若有归元大能自可转瞬除去,可凭借一群元婴境的小家伙不知道要清除到何年何月。”

     欧阳明知道自己恐吓之言不能将这些元神境的老不死吓退,不过为自己争取些许时间也就够了。

     龙冀似乎还想炫耀什么自己的杰作,未等他开口下方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声。龙冀听到后脸色骤变指着欧阳明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控制得了洪钟。除了两万年前飞升上界的梦痕老祖,还未听过谁能得到它的认可。”

     欧阳明看到龙冀的表情淡淡道:“你也配叫梦痕老祖的圣名?你们未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今日来的人一个也走不了!”说完继续催动洪钟,一道银光飞向白袍男子。白袍男子看到银芒飞过来的时候,咬下舌尖抬手一掌拍向自己的耳朵,借助外力将耳朵暂时震聋才摆脱了洪钟的干扰。

     运作体内法力,身上残破的盔甲发出淡淡法力波动,银芒被阻挡片刻后直接斩到白袍男子的胸口。想再进一步时被白袍男子的肌肉硬生生给夹住,那道银芒赫然是一个个符文在游动。

     白袍男子看了看胸口伤口处的符文后怕道:“不愧是逍遥门掌教,这等失传已久的上古符文真器也能被你祭练成,嘿嘿今日付出再大代价也要将你斩杀,以绝我圣教后患。”说完口中发出如夜枭般刺耳的声音,将迷失在洪钟之音中的魔道诸人唤醒。

     欧阳明见一击未中,魔道中人也都摆脱了洪钟之音。满脸不舍的将手中书卷向阳圣使掷去转身向五行殿飞去,书册中发出阵阵诵读之声,同时伴随有浩荡紫气从书中飘出。白袍男子看到漫天的浩荡紫气后毫不犹豫把手中的圆珠迎了上去。

     淡淡的紫气好似百折不弯的青竹一样,任凭圆珠所化的真魔之气如何的肆虐抵挡都缓慢坚定的向着魔道中人笼罩过来。低不可闻的诵读之声却让魔道中人不得不分神镇压体内随时可能暴走的法力。

     白袍男子见此惊疑道:“这个逍遥小辈手中怎么可能有浩然府那群穷书生的圣贤手册?圣女还请出手镇压这圣贤手册,否则这些刚从荡魔洞出来的同道说不定就要爆体而亡。”

     苗条人影自然知道这儒家浩然之气对魔道的克制可是仅次于佛道神通的。当下也不迟疑,玉手一挥,血色葫芦飞入空中放出漫天血色雾气加入真魔之气之中。

     过了片刻功夫浩然紫气被血色雾气和真魔之气消耗一空,浮在空中的书册突然在空中自燃起来,书册燃烧后出现一个高冠白巾的老者。老者厌恶的看着真魔之气和血灭葫芦,一句句圣贤话语从其口中传出在空中汇聚成一篇闪着圣洁光辉的破魔之章。

     白袍男子看到后脸色大变对身后之人大吼道:“圣女赶紧收了血灭葫芦,诸位也都将自身魔气隐藏起来。这竟然是含有儒家先圣一丝意念的破魔之章,等其意念消散后我等方可再去攻打五行殿。”

     白袍男子和苗条身影各自收了自家法宝,后面的魔道中人赶紧收敛自身气息,只有龙冀龙辉和另一个白胖男子不以为意。

     众多从荡魔洞出来的魔道之人,看到这破魔之章时都立刻将自身的魔气收敛,这些积年老魔对于自家性命却是爱惜的紧。

     白袍男子回头看了眼离自己远远的众人,愤恨道:“欧阳明真打的好主意,用如此珍贵的圣贤手稿拖延我等进攻,不过也是白费心思。龙冀兄弟你们龙家不受这破魔之章的影响,你们辛苦下去五行殿外守着,切不可有漏网之鱼。”

     龙冀点了点头,带着自家后辈飞往五行殿。

     弱水殿内欧阳明脸色苍白的看着殿下几十位长老道:“我逍遥门屹立此界数百万年,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等几位师叔出关后恢复阵法,外面那些魔道贼子须臾可灭。你们刚才经历了大战,都下去打坐休息吧,受伤的可以去青木殿领取疗伤丹药。”

     梦如烟看着殿下弟子都出了大殿,皱着眉头道:“诸位觉得此时该怎么办?虽然掌教用圣贤手册暂时困住魔道之人,但也不过是缓兵之计。现在门内阵法被破坏,几名师叔也被困隐修之地,等魔道杀过来凭咱们几个如何抵挡?”

     殿内几人都沉默不语,欧阳明看了看有些痴呆的李东摇了摇头。离开座位来到水池旁恭声道:“前辈想必知道我逍遥门面临的危机,不知道前辈可有办法让着五行殿和门中阵法复原。”

     池中水突然灵光乍现,一个佝偻老者出现在大殿上方。伸了伸懒腰对欧阳明道:“我只是五行殿的一个器灵,一个只能在这破池子里呆着的小乌龟,怎么可能祛除阵法中的千年浊液。”

     欧阳明看了一眼老者稽首道:“前辈虽然暂时受困于这五行殿中,但是以前辈通天手段祛除这下界污秽又有何难?”

     老者白了一眼欧阳明道:“就你小子嘴甜,祛除这些浊液也不是不能,只不过要损耗我本命元气。你也知道我困于这五行殿数百万年所剩元气本就不多,若是再有损耗恐怕永无脱困之日。”

     欧阳明听后缓缓走回座位上,看了看全都负伤的几位殿主和水镜上越来越稀薄的破魔之章叹了口气道:“既然关乎前辈本命元气晚辈自然不敢强求,只求前辈能在魔道贼子攻进五行殿前护着本门低阶弟子逃命。”

     说完整个人好似被抽空一般瘫坐在座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