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柳暗花明
    弱水殿内寂静无声,座椅上坐着几个衣衫褴褛的道人,殿下一名少年呆立不动嘴角不时勾勒出一丝微笑,一个老者不断在少年面前转来转去。

     丘山子喝口酒道:“掌教不必烦恼,刚才来之前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你带着梦师妹和门下弟子先行离去。我和郭师弟厚师弟来阻挡魔道贼子,我等在刚才大战中已经受了重创,就让我们为门派再做点贡献。”

     丘山子说完梦如烟立马吼道:“丘老头你说什么呢?刚才不是说好咱们四个留下?真当姑奶奶是泥做的不成!”

     梦如烟还想说什么,一口鲜血从其口中喷出。郭子铭赶紧上前掏出一颗丹药给她服下道:“梦师妹刚才独自迎战龙冀,强行使用秘术早就伤了神魂。若再不好好调息以后进阶元神无望!”

     一向寡言的厚红运也劝道:“掌教和梦师妹百年内都有希望进阶元神,乃是我们逍遥门的希望。若在此劫中陨落,逍遥道统岂不是要断送到我辈手中,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我们三个进阶也是无望不如再为逍遥门除去几名强敌。你们不必推辞,将来把逍遥门发扬光大,为我们报仇多杀魔道贼子就行。”

     大殿内久久不语,老者在李东身前转了几圈后嗤笑道:“全是笨蛋,宝山在前非要浪费老头子我的本命元气。还说的如此凄惨,要不是老人家我铁石心肠真要给你们掉几颗王八豆呢。”

     欧阳明听到后大喜道:“前辈可是有解决之法?”

     老者向李东努努嘴道:“这不是嘛,只要小家伙给你们几滴先天灵液。不单能把阵法中的浊液祛除,就是再给逍遥门再添一个极品灵矿也不是不可能。”

     众人听到后挣扎着起来,围到一声不吭好似与外界隔离的李东面前。要知道各门派建立之初一般都是在灵矿之上,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门下弟子的修行进度。逍遥门这样的十大宗也只有一条极品灵矿,就算十宗之首的万魔宫也不过区区两条,还是因为其他门派对蕴含魔气的灵矿没有需求,眼前的少年不仅能解决门派危机还能再多出一条极品灵矿,如何不令他们心惊。

     欧阳明整理下情绪轻声的叫着李东的名字,喊了几声李东毫无反应。

     郭子铭皱着眉头道:“此子刚经历了丧亲之痛,现在正沉迷于以往的欢乐幻境中不愿醒来。若是强行唤醒会给他留下心魔,就算凭其绝世天资也只能止步于此。”

     众人听了都是一阵犹豫,此子关系逍遥门的生死存亡。若此时唤醒就算能解门派危机但一个绝世天才也要毁于其手,以李东的体质说不定招来什么灾祸,若是任由其沉迷天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正当众人不知道如何抉择的时候,老者肉疼的拿出一颗泛着玉色,上面有无数景象不断的变换的丹药,老者绕过众人捏着李东鼻子让他吞下丹药,李东吞下丹药时殿内响起一阵咽口水的声音。

     郭子铭整理下衣服凑到老者面前笑道:“前辈可还有这太黄造化丹,有的话晚辈愿意将全部身家奉上。”

     其他四人都眼中泛红的看着老者,明显和郭子铭一样的想法。

     老者双手抱胸,一副害怕的样子道:“我就是一个捡垃圾的乌龟,这个也是从一个倒霉鬼的手里捡到的,只此一颗。你们想要的话,去找你们的老祖,老庄头手上多的是。”

     众人听后一阵无语,也将心中炽热的念头压下。天地灵物可遇不可求,更何况是这等夺天地造化的丹药。

     李东吞下丹药后只觉得脑袋一阵撕疼,一股股清凉气流进入紫府识海之中。气流像一道道风刃一般不断的切割着紫府周围的混沌空间,随着气流越来越多在紫府中央凝聚成一颗灰色的珠子,游离的神魂也被拉回到紫府之中,神魂比以前足足增加了一倍之多。

     李东转了转眼睛,看了看身边狼狈不堪的众人一脸的诧异,晃了晃发涨的脑袋一段段不想被记起的记忆慢慢的出现的脑中。

     李东忍住悲痛道:“掌教和各位殿主出现在此处,想必魔道贼子都已伏诛。不知道龙氏还有几人在,弟子想亲自送他们上路。”

     欧阳明看着李东这样心中有些不忍,但想起逍遥门如今的处境摇了摇头开口道:“东儿刚才神魂离体未注意到殿外大战,我等现在被困在这五行殿。全靠我之前所得的圣贤手册才暂时困住魔道之人,若是不想法把阵法恢复,让几位师叔出来主持公道。恐怕今日逍遥门凶多吉少,你看下水镜自然知道情况。”

     李东用手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抬起头看了看大殿中央的水镜。几十位魔道强者此时像中了定身咒一般全部呆立不动,眼睛都不停的注视着前方越来越淡的破魔之章。

     李东在水镜上看了几遍后道:“不知掌教有何良计,为何没有见龙氏一族的人呢?”

     欧阳明看了看老者尴尬道:“东儿这是本门的一位前辈,他说今日唯有你能救逍遥门。具体情况还要请教这位前辈,龙氏一族的人此时正在五行殿外看守着我等,不让我等逃走传讯。”

     李东听后对着老者拜了一下,老者赶紧闪开口中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老者见李东未能给自己拜上大笑道:“哈哈还好我老人家闪的快,要不然说不定以后要还多少因果呢。”

     李东一脸无奈的站直了身子,知道老者底细的众人此时都傻了眼。在此界根本不会存在老者受不起拜的人,就算是在大能遍地的上界能让老者主动避让的也没几人。

     就算李东是天妒之人但是也不过筑基后期的小家伙,这位前辈竟然不敢受其一拜。众人看向李东的眼神多了几份疑惑和一丝害怕。

     欧阳明看了眼水镜凑到老者身前道:“前辈这先天灵液究竟藏在东儿哪里,我用神识扫了几遍也没有发现,这破魔之章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老头搓搓手指着李东胸前小鼎道:“小家伙你这个鼎哪里得到的?”

     李东用手摸了摸小鼎道:“这个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听父母讲乃是我出生时从天而降落入我手中的,晚辈从小一只佩戴。”

     老者手舞足蹈道:“果然如此,哈哈老天有眼,终于让我等到了脱困机缘。”

     李东愣愣的看着老者一时反应不过来,欧阳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李东一眼,大概猜测到老者的脱困机缘就在眼前这个给自己太多惊喜和烦恼的少年身上。

     梦如烟吃下丹药恢复了点力气,对着老者拜了下道:“前辈请快点让东儿取出灵液吧,有什么事等驱退强敌再议不迟。”

     老者听后嘴里低声抱怨几声走到李东面前道:“此鼎大有来历,以你现在修为根本不是你能驱动的。我现在教你一篇役器之法,可以暂时控制此鼎一丝之威,提炼些先天灵液解除此次逍遥之劫。”说完老者看了看殿中的水池和刚才催促自己的梦如烟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李东听后自然点头称好,无论是逍遥门对自己的培养和为了报自己父母的仇,都需要将眼前的困局解除。欧阳明等人则满是期望的看着李东,众人自然明白逍遥门的未来全在这个少年身上。

     老者虚幻的双手一指李东的额头,李东识海中立马出现一篇古朴浩瀚的法术。李东看到后知道时间宝贵立马参悟起来。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李东悠悠的醒转过来,对着欧阳明等人点了点头。欧阳明全部惊喜的望着李东,老者也含笑点了点头。

     欧阳明快步走到李东身前道:“东儿可是准备好了,现在就施法取那先天灵液吧,这破魔之章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李东点了点头也不废话,手在空中不断翻动,口中一声声古朴晦涩的咒语响起。胸前的小鼎好似被激活了一般撒出一片银光,滴溜溜的从李东胸前飞到空中。

     鼎到空中变的有一人多高时定住不动,突然四面八方的灵气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冲入鼎内,殿内水池内的池水也像如海的河流一般注入其中。

     欧阳明肉疼的看了看干涸的池子,要不是这关乎逍遥门的未来早就将这法术打断了。这可是逍遥门近万年从灵矿中取出的所有地乳精华,平日也只有那只来历通天的乌龟和门中飞升之人才能使用一星半点,如今却都进了这个鼎内,怎么不让欧阳明心如绞割。

     池水注入鼎内时,鼎内想起一阵阵响声,好似对于池水很满意。过了足有半柱香时间,周围躁动的灵气才平息下来,小鼎也恢复原样落到李东手中。

     老者上前笑眯眯道:“比我想象的还好,你现在进入鼎内,将其中转化的先天灵液倒出来吧。”

     李东分出一丝神魂进入鼎内,刚进来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