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接引波澜
    金莲旁一艘雕龙画凤的华美大船挡着金莲前行的道路,船头一个身穿五彩凤衣身材窈窕,容貌绝美的女子迎风而立,其形翩若惊鸿,仿佛如轻云于风中。

     此时女子杏目圆睁,身前一只彩凤不断绕着其上下翻舞。满脸含霜的看着前方金莲冷声道:“灵寂秃驴,赶快把仙儿给我放出来,否则我将你那讨饭的钵盂扔到万葬冢,再去把你们菩提院中悬挂舍利金身的菩提树给折断几支!”

     说完之后,见金莲内久久没有回音,便玉手一招身边的虚幻凤影,化为一道流光就向金莲飞去。

     凤影将要冲撞到金莲时,金莲之上突然一朵莲花慢慢绽放,将凤影挡在金莲外,任凭凤影如何突围都不能将莲花突破。凤衣女子看到凤影受阻,素手一挥,手中多出一只玉笛来,将玉笛放在朱唇之上,一阵悠扬的笛音随之飘荡开来。

     凤影听到笛音后,瞬间变大数倍,高鸣一声张嘴把莲花吞入口内。吞入莲花后,只见凤影双眼竟露出一丝兴奋之色,随后鸣叫着向前方的金莲吞去。

     还未等其接触金莲,一个钵盂从天而降,灰黑的钵盂好似一张无形大网,慢慢将凤影拉扯进去。凤影在空中挣脱几下就被钵盂镇彻底镇压其中,化为一只五彩小鸟,趴在钵盂内一动不动。

     风衣女子看到自己爱宠被拘禁,黛眉冷凝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金莲上方空气一阵涟漪,显现出风衣女子的身影,低喝一声一拳轰向金莲。

     粉拳迎风而长,夹带着风雷之声直击金莲,忽然金莲上一只手掌由小变大,转瞬间就将金莲笼罩,手掌上出现一个迷你佛国,其上诸天佛陀骑行着八部天龙,伴随着众多天女撒花而行。

     巨掌捏降魔印,一下将拳头粉碎,凤衣女子看到手掌出现后便冷哼一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视下方的金莲。

     金莲旁无端出现一池池金色泉水,泉水不断向上涌现后变成一朵朵迷你的金色莲花。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和尚满脸含笑的口颂佛号,身后跟着一个生的肌骨晶莹,黛眉似月,眉目如泉的少女。

     少女斩去的烦恼丝不但没有破坏她的美丽,更增加一丝神圣之意。凤衣少女看到自己妹妹如此模样,心中阵阵刺痛,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怒火瞬间绽放,眉心浮现出一只栩栩如生的血色凤凰。

     灵寂和尚看到对方眉心浮现的血色凤凰后,安静祥和的脸上闪过一丝惧怕之色,慌忙开口道:“文仙子,切莫动怒,何不听完令妹的话再行计较也不迟。”

     凤衣少女听后脸上神情微微松了些许,也不答话,目光紧紧盯着光头少女,渴望着发现她有一丝悔意,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将其抢夺过来。

     光头少女用眼角轻扫下上方犹如天神般的女子,眼中温情一转恢复成古井不波的禅心。

     越过灵寂轻启朱唇道:“姐姐,不必牵挂贫尼,缘聚缘散自有因果安排,我的红尘俗事已随青丝而断。今日我能寻得本我,重回我佛,乃是我的绝世机缘,恳请姐姐成全。”

     凤衣少女听到后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强忍着心痛道:“你我上百年的姐妹情义,怎能说忘就忘呢,你若受不了这菩提院的清苦日子,随时可以回咱们玉音岛。”

     清秀女尼轻诵下佛号道:“你我姐妹情深自然难忘,但是我佛真意更令人难以割舍。这百多年的欢愉时光令人痴妄,也不过是我几世修行中的一朵浪花,今后世间再无玉仙儿,只有青灯作伴,长随我佛的比丘尼。”

     清秀尼姑说完便转身进入金莲,两滴泪珠顺着脸颊落在缁衣之上,还未入金莲便被一道柔和白光清散干净,清秀尼姑也恢复宁静祥和的表情。

     玉文儿听到自家妹妹这样的话后,胸口一阵烦闷,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尖利的长啸一声,四周的灵气瞬间被驱散远去,狂暴的像脱笼的野兽,肆虐的向周围涌去。

     旁边几个看热闹门派的飞行法器瞬间被掀翻,在空中翻滚数十里后,全部将速度提升到最大,赶忙逃离开来。

     气浪卷到逍遥门的时候,飞舟外一阵绿光闪烁,接着气浪好似流水遇见顽石一般从飞舟旁流过,尤自蓝不知何时出现在飞舟之上,看了看空中的少女后,眼中闪过一丝恐怖,将飞舟远离少女几百里后,才重新进入飞舟的内部。

     凤衣少女一声尖喝后,周边全成了真空地带,四周空间竟然闪现出一条条黑丝,像泥鳅一般在空中游动。

     灵寂和尚刚把金莲周围狂暴的灵气平复下去,抬头看到黑丝后脸色巨变,赶紧反手将钵盂向空中掷去,钵盂在空中散发出一阵乳白色光晕将黑丝笼罩,慢慢的将游离的黑丝一点点拉进钵内。

     钵盂内的五色小鸟趁机化为一道流光就窜进玉文儿的怀里,玉文儿用手轻抚下怀里的爱宠,怨恨的瞪着灵寂道:“好生的侍奉我的妹妹,若是被我发现有一丝的怠慢,我一定杀上菩提院为她讨一个公道!”

     灵寂和尚看着灵气慢慢重聚,黑丝消失不见的四周。脸上重新恢复那种淡然平和的表情,听了玉文儿的威胁也不在意,淡淡笑道:“圣女敬请放心,令妹乃是我菩提院的先辈大德,怎么会受到怠慢。若是令妹有一丝的委屈,我自愿亲赴玉音岛请罪。”

     玉文儿虽然心中气闷,但是也知道一旦觉醒宿世智慧的佛门大德心智何等坚定,仅仅凭自己如何说得动舌绽莲花的佛教之人。况且有菩提院当代圣师的保证,自己妹妹绝不会受丁点委屈。

     心中咒骂几句天道不公,当下也不废话,目光森冷的看了看金莲,随后乘坐大船飘然离去。

     灵寂和尚看到玉文儿离开后,舒了口气低颂下佛号转身走进金莲,金莲在空中闪动几下就消失不见。

     金莲消失后,看热闹的众人也纷纷散开,各自向昆仑山赶去。李东摇了摇头低声一叹,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有这般的力量,想到鬼界的残酷法则,心中感到一阵阵的无力,也没有心情再看什么,找个借口告白翡翠冷就回去打坐修炼。

     半日后,一阵晃动将李东从打坐中惊醒。李东站起身来向外看去,只见飞舟停在一个巨大湖心岛之上,周边被一片色泽圆润的玉色灵水包围,水中一朵朵荷花随风摇曳。

     众人都跑到飞舟高处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周的奇异景象。尤自蓝从飞舟之内走出,看着满湖的荷花微微愣神,随后轻轻一叹,大步走到众人面前。

     众人看到尤自蓝走来,都乖巧的行了一礼。尤自蓝看着他们脸上的激动之色,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瞬间恢复了神情朗声道:“这里就是闻名整个人界的昆仑山玲珑湖,湖中一些奇珍异宝乃是人间一绝,以后你们有机会可以来这里寻些机缘。

     待会我将你们送到昆仑山上,自有人安排你们,我去拜访几位老友,文熙你负责照顾大家,遇见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把玉佩捏碎就行。”

     文熙摸了摸怀里的玉佩,一脸凝重道:“师叔敬请放心,文熙定不负师叔重托。”

     尤自蓝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玉符一闪,湖中一只荷花向着众人飘来。尤自蓝将众人带下飞舟,将飞舟收起后。一掐法决,荷花迎风而张,变的犹如大船一般。随后大袖一挥将众人送上荷花之上。

     荷花缓缓的飘入云端,几名女性修士兴奋的在荷花上指指点点。翡翠冷走到李东面前,看着在旁一脸冷漠的李东轻声道:“李师兄,这般人间美色为何师兄独自在这里沉默不语?”

     李东看着一脸小心翼翼的翡翠冷,神色微缓低声道:“这些美景不过梦幻泡影,只有自身的实力才是根本,你看尤师叔便可自由自在的欣赏这里的美景。而我等只能靠这些花瓣来看些残风断景?”

     翡翠冷听到李东话后怯怯的说:“我师父经常说,修行之道一张一弛,切不可好高骛远,否则会自毁道基。师兄在同龄人之中已属翘首,未来成就肯定不会比这些前辈差,师兄有何必自寻烦恼。”

     李东听到这些暖心的话语,心中坚冰也融化了一丝,当下脸色柔和道:“话虽如此,不过勤奋点总是好点的。我看你才突破筑基中期,我这里有我之前的一些心得,个人愚见,你如果闲着没事可以看看。”

     说完李东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玉筒交给翡翠冷,翡翠冷看着李东松下的脸,俏丽微红的接过后逃也似的向几位师姐跑去。李东一脸茫然的看着翡翠李东背影,挠了挠头继续做下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