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河中怪鱼
    玄龟没有说话而是盯着李东看了又看,脸上挣扎之色一闪而过,随后从其身影中取出一滴被五彩光芒包裹的金黄血液。血液脱离老者身体,玄老脸色变的苍白如纸,身形也变得越发虚幻起来。

     黄金血液被玄老一指眨眼睛就飞入李东眉心,李东只觉得自己识海好似被一只洪荒巨兽践踏了一般,浑身好似被撕裂一般的疼。

     将黄金血液打入李东识海后,玄老有气无力的说道:“刚才那滴我的本命精血,乃是和鸿蒙界一起孕育而出。有那滴血液辅助,再加上你那天妒之资,领悟自身道路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再将我叫醒,老人家我这次可是亏大了!”

     话一说完,老者就化为一道流光进入小鼎之内。李东摸了摸眉心,心中暖流一闪而过。将小鼎重新放入怀中,把心中杂念按下,开始在房间内打坐。若是能侥幸悟得未来的道路,无论对于自己实力的提升,还是去鬼界救自己父母都是天大的益处。

     等李东慢慢的沉浸在天道玄妙时,怀中的小鼎周围的银色光芒慢慢汇聚成一条银色锁链,银链在空中一转就消失不见。

     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银色锁链锁着一团墨绿色的气团回到房间内。气团不住的拉扯着银色锁链向外挣扎,但是每次都被银链抽打几下就又重新被银链锁住。

     墨绿色气团极不情愿的被银色锁链拉进了小鼎之内,银色锁链准备回到小鼎内时,看到旁边端坐的李东,绕着李东旋转一圈。把一端伸进小鼎内,拽出如灯芯般的大小的气团,轻轻一甩就打入李东体内。

     在昆仑山某处阁楼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全神贯注的盯着身前的棋局,对面一个少女狡黠的盯着老者,脸上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正在思索棋局的老者,突然眉头一皱。脸上迷惑一闪而逝,口中喃喃道:“山中的祖脉刚刚好像出现一丝急躁的波动?”

     随后就将这个疯狂的想法抛开,昆仑祖脉在此界乃至五界都有天大来历。能让它出现波动的事情和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人界下界中。

     看了看棋盘和对面的少女,尴尬的开口道:“雪灵,赶紧去准备一下吧,再过几天昆仑道宫就要开启了。你可不能坠了我们昆仑山的名头,别整天来打扰老头子我的清修。”

     少女琼鼻微动,摇着头道:“难怪大爷爷和二爷爷不给你玩,原来三爷爷还是个耍赖的高手!”少女说完还对着老者撇了撇嘴,一脸的戏谑。

     老者听后,脸上泛起一阵红晕。佯装着生气道:“你这个小丫头整天就知道道听途说,那两个老头的话你也信?你要是再不走,我可叫上灵子过来请你了?”

     少女听到上灵子后,神情立马蔫了下来。愤愤的看了一眼老者嘴中嘟囔着道:“哼,这么大年纪还刷赖,不害臊!”说完像风一样,消散在原地。

     老者看到少女走后,摸了摸头上的细汗道:“这小丫头的心法术算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老道我差点要晚节不保,以后下棋得换个人咯。”

     “这小丫头的心算能力比当初的老大还要略胜半筹,难怪当初祖师说她乃是昆仑命脉所聚之人,就算再找一个稍微弱点的那件事也有把握了。”老者自语一阵后身影慢慢变淡,周边景象也随着模糊,化为阵阵烟雾消散。

     李东定下心来,慢慢的将神魂与小镇契合,寻找那虚无缥缈的未来之路。刚开始的时候好似在布满大雾的森林中行走,完全摸不到放向,不知道该向何处前进。李东试了好久,感受不到半丝方向准备开始放弃时,突然一阵水流声传到李东的耳中。

     李东心中好奇瞬间被激起,寻着水声,慢慢的向前走去。走了大概有一刻钟,李东来到一条漆黑如墨的河流前。河水平缓的淌着,静谧的水面下不时有一颗颗星辰般的怪鱼从水下跃出,在水面上停留片刻便化为道道光芒重新被水面拉扯进去。

     李东看着这条怪河和河中的怪鱼,脑海中想起来自己入门测试时自己的灵体。自己的灵体所呈现的那条河流和眼前的是何等相似,虽然天下灵体万千,但是自己查阅门派资料从未发现和自己相似的。

     自己离将灵体转换成神通或者法宝还远,但是这件事情却是如鲠在喉。今日李东看到和自己灵体如此相近的怪河怎么不欢喜呢!

     李东将心中疑惑压下,顺着河流一直向上走去,越往上走李东越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在迫使自己停下。但越是如此反而激起李东骨子里的执拗,咬着牙沿着河流继续向上走去。

     河流似乎没有尽头一般,越往上水中星辰般的怪鱼种类越来越少,个头却反而越来越大。李东甚至注意到有的怪鱼差一点就要跃出河流。但是每到关键时刻都被河水击成一片光芒重新回到河水中。

     李东步子迈的越来越慢,身子也弯的好似一个耄耋老人一般。最后只是凭着心底的执念在一点点前进。终于李东迈开的腿没有再向前落下,双腿失去平衡,身子像一滩泥一样倒在河边。

     随着李东倒下的时间越来越长,李东的身体也越发的虚幻,好似一阵轻雾一般,随风一吹就会消散。就在李东身形快要消失的时候,眉心突然响起一阵咆哮之声,紧接着一团黄金血液将李东笼罩。

     被黄金血液笼罩的李东身体竟然慢慢的凝实起来,过了片刻。李东身体和来时候已经没有差别,缩小大半的黄金血液也慢慢消散重新回到李东的眉心处。

     李东慢悠悠的睁开了眼,向四周大量了一眼,晃了晃发胀的脑袋。当看到河水中的怪鱼时苦笑了一声,用手撑着坐了起来。慢慢走向河边伸手想要去捉河中的鱼,手还未深入河中,从天而降一道雷劫径直向李东轰去。

     李东感到头皮发麻,想也不想身子瞬间向后退了几十米。雷劫失去了目标直接轰入河中,竟然没能激起一片水花。

     李东愣愣的看了眼河水,后怕不已的拍了拍胸口。瞬间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一阵狂喜的在原地跳来跳去。

     李东跳了足有一炷香才停了下来,确定原来像山一样的压力消失不见后就在原地打坐检查起身体来。

     李东看了看眉心那小了一多半的黄金血液,心中微微泛酸。这等能助人看清未来道路的神物,想必对他们这样的大能来说也特别珍贵,况且他如今还仅仅是一个执念。李东在心底默默记下这份恩情,头也不回的沿着河流向上走去。

     李东一路走走停停,看着越来越窄的河流和河中越来越凶猛的怪鱼思索着自己的未来之路到底在何处。

     大概过了有一炷香时间,河流已经仅剩一人来宽。河中也只有一条怪鱼在不停的向外跃着,奇怪的是这条怪鱼虽然一次次的失败,但是却并没有像之前的那些化为光芒消散在水中,而是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身体。

     李东盯着怪鱼看了半天也没找出一丝头绪,嘀咕几句后就又向前走去。

     经过半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河流的尽头。当李东看到断崖时,好似阳光穿过薄雾一般,那玄之又玄的未来之路也一点点的清晰起来。

     李东感到自身变化,顾不住其他急匆匆的就向着断崖攀登去,可当刚接触到断崖李东就后悔了。

     那消失了许久的压力又重新回到了身上,力度竟然比之前还要强大上数倍。

     李东咬着牙向上爬去,几步后身体就被压的紧贴着石壁,想再向上动一下好似登天一般的难。勉强将手掌向上移动一点,瞬间手像被利刃分割一般,只剩下鸡爪一般的白骨被压在石壁之上。

     直入心扉的疼令李东脸色瞬间变成猪肝色,虽然现在是神魂状态,但这疼楚体味的却更加清晰,李东马上将另一只想要伸出的手死死按在石壁上。

     过了片刻,疼痛稍微减轻,李东立马试着将眉心剩余的血液拿来抵抗这末世般的压力,让李东大跌眼镜的是玄老留给自己的黄金精血在这里好似凡物一般,根本不能将身上的压力减轻一丝。最后李东无奈只好一点点的将身体挪下断崖。

     经过半响的恢复,勉强能自由支配险些被压垮的身体。李东又小心翼翼的走到断崖旁边,确定那如山的压力还在后,郁闷的坐在河边呆呆的看着断崖。

     眼看四周的景象越来越淡,李东心中焦急万分。他可是知道等这里的景物全部消失后,自己也就失去了领悟未来之路的资格。未来之路就近在咫尺却又这般无力,李东忍不住长啸一声。

     长啸后,李东脑子恢复了往日的清明,心境也变的古井不波。

     来到这里虽然没能领悟未来之路,但是看到与自己灵体如此相像的河流,自己对未来灵体的使用已经有了模糊的方向。这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就是天大的收获。

     况且看到这断崖后,自己脑海中对未来之路也有了一点想法。此行已经算是收获满满,刚才差点被贪欲乱了自己的心境。

     李东将心中些许执念轻轻碾碎,脸上一片风轻云淡的看着眼前的断壁。正当李东准备随着四周不断消逝的景象离开这里时,突然从李东身体内飘出一朵墨绿色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