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2 如同艺术般的技法!
    “或许早就应该想到的,这群特A级达人的实力绝不像动画中那样的简单。”

     恐怖的达人级能够无视子弹,甚至是抗衡一个国家的军事化部队。

     除了他们那可怕的动态视力以外,只有那到达音速的速度才能做到这一点。

     没有超越音速的速度,何谈躲避子弹,无视热武器?

     没有超越音速的速度,何谈抗衡现代化的军事部队?

     “看样子,要扎扎实实的训练了!”

     强压下心头的震动,苏烨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本来在离开了绪方一神斋之后,略微有些放松的心情,在一瞬间再次的紧张了起来。

     虽然他的任务里并没有打败达人的这一任务。

     但是,那并不意味着,苏烨不会和达人级别的强者交手。

     他可不会将自己的安危,赌在那虚无缥缈的可能性上。

     原本略为浮躁的心,再一次的沉静了下去。

     就在苏烨思考的时候,小巷中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战斗,几乎就是一边倒的场景。

     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那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不过是数十秒的时间,原本还站着的小混混们,全部都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不是手骨被拉断,就是脚骨脱臼。

     那模样,真的是凄惨无比。

     由此可见,岬越寺秋雨的下手算得上是很重了。

     “柔术吗?”

     目光在倒地的混混们的身上一扫,苏烨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身上的伤势。

     看起来好像很严重,但是实际上,只不过是疼了一点而已。

     等去了医院将手骨、脚骨接上就没多大的问题了。

     毕竟身为活人拳的代表之一,岬越寺秋雨绝不会出手杀人,他现在所做的,也仅仅是警告而已。

     而真正能让苏烨在意的,却是给这群小混混造成伤害的方式。

     和绪方一神斋教导的招式比起来,更加注重技巧的柔术。

     力与技的结合,就像是完美的艺术品一般,赏心悦目。

     (可惜了,我的风身没有办法复制这些技巧。)

     苏烨的风身只能勉强的感知到空气中气的流动,但是却无法捕捉岬越寺秋雨的攻击轨迹。

     因此,面对着这样的出手,苏烨根本就没有办法复制下柔术的技巧。

     “哦?”

     耳朵轻动,似乎是听见了苏烨轻声的低吟,岬越寺秋雨转过头来,目光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苏烨。

     “少年,你知道柔术吗?”

     “当然!”

     点了点头,苏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看着岬越寺秋雨好奇的表情,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我还因为柔术,而被师父大骂了一顿呢。”

     说到这,苏烨自己也是一阵无语。

     身为苏烨的老师,「拳圣」绪方一神斋,在教导苏烨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有提到过有关柔术的技巧。

     但是,绪方一神斋却并不是柔术的达人,对于那些技巧也只是简单一提而已。

     而苏烨,哪怕明知道自己很不适合柔术的道路,却对这种技巧表现出了很强烈的兴趣感。

     于是,他就悲剧了。

     被绪方一神斋那个训练达人往死里训练了将近半个月。

     现在回想起来,苏烨都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师父?”

     不同于陷入沉思的苏烨,岬越寺秋雨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苏烨话语中名为‘师父’的词语,继而目光严肃的审视着苏烨的全身。

     (没有想到,我居然也会有看走眼的一天……)

     摩挲着自己的小胡子,岬越寺秋雨看向苏烨的眼光中闪烁着连连惊讶。

     “全身上下,粉色的肌肉均匀的布满了全身,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家伙,可绝不是什么普通的老师呢。”

     粉色肌肉,这是岬越寺秋雨自己创造出来的一种名词。

     在他的认知中,人的身体里,一共有着三种类型的肌肉。

     第一种,赤色肌肉,爆发力强,但是持久力却不够。

     第二种,白色肌肉,持久力强,但是爆发力却不够。

     第三种,粉色肌肉,则能兼具两者的爆发力和持久力,是一种近乎完美的肌肉。

     而岬越寺秋雨,他也是花费了几乎20年的时间,才将自己全身上下的肌肉转化为了粉色肌肉。

     并非追求量,而追求质。

     也因此,和绪方一神斋那强壮甚至看起来都有些累赘的肌肉比起来。

     同样身为特A级别的达人,岬越寺秋雨全身的肌肉却显得并不是很强壮。

     但是,在那一副瘦削的身躯中所隐藏着的,却是所有人都无法无视的可怕力量。

     可是现在,在看见和自己差不多的苏烨肌肉的状态之后,岬越寺秋雨反而是对于能教导出苏烨的老师,产生了一点兴趣。

     然而,他却并没有冒昧的询问有关苏烨老师的事情。

     毕竟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这样提问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岬越寺秋雨暗暗的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这么快的将身边的混混们解决掉了。

     用来试探试探眼前的少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即使不问,大概也能猜到差不多的范围。估计,也就只有那里的几位之一了吧……”

     在将武术界的名人大体的浏览一遍之后,岬越寺秋雨也大体能猜出来,教导苏烨的人的范围。

     岬越寺秋雨心绪流转,但是其实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在将所有的混混们打倒在地之后,岬越寺秋雨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看你的样子,像是刚来这个城市的人,少年,我能问一下你来这个城市里干什么吗?”

     “去地下格斗场!”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苏烨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他可不相信以岬越寺秋雨那种精明的头脑会猜不出自己的来历。

     虽然双方差距太大,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绝对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镇压,但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与其遮遮掩掩的遭梁山泊的惦记,还不如自己大大方方的说出来,省的心烦。

     “原来如此,地下格斗场啊,那里确实是个赚钱的好地方。”

     几乎就是在苏烨说完的下一刻,岬越寺秋雨的脸上的光彩更加的明媚了。

     “————赚钱!?”

     听着岬越寺秋雨的评价,苏烨差点一口盐汽水喷出来。

     这货那种不正常的思考方式,怎么和绪方一神斋一模一样?

     地下格斗场,对于你们这种达人来说,确实连热身的运动都算不上。

     但是对于仅仅是弟子级的苏烨来说,那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儿啊!

     而且,赚钱?

     你这是掉钱眼里了吗?

     “大叔似乎也参加过地下格斗场的决斗?”

     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岬越寺秋雨,站在一旁的毒岛冴子好奇的问道。

     “嗯……啊!”

     沉吟了几秒,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岬越寺秋雨略微尴尬的回应道。

     不过,在毒岛冴子说话的时候,他才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毒岛冴子的身上。

     (武器?这个少年,不是徒手的武术家吗?)

     目光并没有在毒岛冴子的身上停留过久,岬越寺秋雨反而是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她的武器上。

     (黑暗的空手组和武器组的人混到了一起?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呢!)

     心绪翻腾着,但是岬越寺秋雨还是保持着一副笑呵呵的表情:

     “————嗯!”

     略一颔首,岬越寺秋雨用十分遗憾的语气回答道:

     “很久之前经常去,但是,去了几次之后,大闹了几场,就被人拒绝在门外了。”

     说到这里,他也是一脸的唏嘘。

     要知道,现在的梁山泊可还是财政赤字啊。

     但是这附近的地下格斗场,只要一听见是梁山泊的人,就绝对不会让进了。

     毕竟谁都不想和太强的人交手。

     多好的一条赚钱的方法,就这样的没了。

     听着岬越寺秋雨的话,苏烨的嘴角一阵抽搐。

     看了看已经快要沉下去的天色,苏烨出声道:

     “大叔,就不和你聊了,地下格斗场估计已经开始营业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他就迈开脚步,从岬越寺秋雨的身边走过。

     “慢走,少年。”

     侧过身,给苏烨让出了能通过的空间,同样得到了情报的岬越寺秋雨回应道。

     直到看不见苏烨的身影之后,岬越寺秋雨才转过身,缓缓地离开了原地。

     “这件事情,回去和长老商量商量吧,还是小心后面的家伙比较好。”

     毕竟距离双方默认的停战也仅仅过去了数年而已,现在空手组和武器组混在一起,难不成是要什么事情了吗?

     一个弟子的前来还不值得他在意,真正让岬越寺秋雨在意的是苏烨身后的那群武术家们。

     在离开小巷,走了十来分钟之后,苏烨看着不远处,一家不大起眼的房屋。

     麻色的斗篷披在房屋的顶上,不过数米高,数十米长宽的模样。

     放在高楼群拔的十一区,也算得上是不显眼的一种房屋了。

     再加上周围那同样不能算得上是很有人经过的空旷环境,晚上看去,这里更显得荒芜寂寥。

     但是,谁用能想到,这样不起眼的一个地方。

     这样一个白天几乎没有任何人经过的地方,到了夜晚,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为地下格斗场。

     “走吧,应该就是这里了,冴子。”

     在反复的比划了几遍手中的地图之后,苏烨再三的确认了这里就是自己要找的地下格斗场之后。

     便丝毫不再犹豫,随即的迈开脚步,拉着冴子向着不起眼的房屋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