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3 友好的‘交流’(续)
    博理斯?伊瓦诺夫,这位学习的指令桑博是种融合多种流派的近代武术,在俄军队中十分盛行,拥有丰富的打击技与摔技。

     “确实我单打独斗有可能赢不了你,但是,只要限制住了你的行动,合我们之力的话……”

     虽然这位博理斯的话语没有说完,但是其中透露出来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既然知已经知道有可能打不过我,却还这样上来限制我的行动吗?”

     “对于军人来说,命令就是绝对的!”

     沉稳不迫,而又中气十足的肯定声音回答着苏烨的问题。

     没有一丝一毫犹豫。

     “原来如此,你却是是一个很不错的军人呢。”

     不折不扣的执行着命令,博理斯身上透露出来的决心,倒是让苏烨相当的欣赏。

     但是,随即的,苏烨轻笑了几句。

     “所谓的限制,指的是双方差不多的人呢,想要凭借这些东西来限制我,恐怕……”

     话还没有说完,双臂缠在苏烨身上的博理斯就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两只手臂迅速地抓在了博理斯的手臂上,轻轻一用力。

     限制住了苏烨身体自由的双臂就轻而易举的被抬了起来。

     “喝————!”

     双腿蹬地,用力的向后一跳。

     “轰轰————!!”

     巨大的力道撞击在了房间的墙壁上,博理斯只感觉一阵大力袭来,自己就像是被滚落的巨石撞到了一般。

     几丝苦水从他的嘴中吐了出来。

     “机会————!”

     在苏烨将博理斯撞到在墙壁上的同时,一直在寻找着苏烨破绽的提拉维?柯奇暗道一声。

     别看着苏烨被博理斯限制住了自由,但是,柯奇却丝毫没有在苏烨的身上找到任何的破绽。

     直到苏烨动手的时候,他才抓住了这样的一个破绽。

     随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对着苏烨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白神象领域————!”

     有着前几位的前车之鉴,柯奇没有丝毫的托大,一上来就使用着自己压底的绝招。

     凶残的拳击夹杂着可怕的呼啸声,向着苏烨身上各处的要害打去。

     “古武式泰拳吗?”

     泰拳本来就以强大的攻击力著称于世界,而泰拳中的古武式更是杀伤力巨大的招式。

     看着漫天的拳影,心知这一招威力的苏烨也不敢托大。

     毕竟这是特A级达人的招式,即使是由弟子级别的柯奇使用出来,也能比得上弟子级巅峰的一击。

     双手化圆,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蓝色的屏障在手臂飞舞间幻化而出。

     “制空圈————!”

     “砰砰砰砰————!!”

     丝毫不差的拳影相交,柯奇的白神象领域就被苏烨挡下了七七八八。

     而就在苏烨他使用制空圈的一刹那,站在他身后的博理斯也在一瞬间出脚。

     穿着迷彩的长腿在地上划了一个半圆,夹杂着卷起的阵风,向着苏烨的双脚踢去。

     “你该不会觉得区区偷袭就能打中我吧。”

     淡淡的说了一句,苏烨双脚离地,轻轻的一跳,就躲过了来自博理斯的攻击。

     “那怎么可能,但是,我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打中你呢。”

     说到这,博理斯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得意地笑容。

     “嗯————?”

     轻咦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的苏烨,心中警兆大响。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失去平衡。”

     伴随着博理斯话语声音的落下。

     “唰————”

     一道矮小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苏烨的旁边。

     蓝紫色的发束飘动着,栉滩千影的小手缓缓地在空中滑动着。

     “栉滩流的柔术!”

     眼神一瞥,看着这边的栉滩千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的苏烨脸色大变。

     栉滩流的柔术号称‘技十成,力零成’,那可怕的技巧可绝不是现在的苏烨想要碰触的。

     “————!!!”

     在这一瞬间,苏烨便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重心已经开始偏移了。

     几乎是没有丝毫的迟疑,苏烨马上从空中坠落,再一次的将自己身体的重心稳住在了肚脐之下的部位。

     不过,由于栉滩千影还在不断的尝试着改变苏烨身体重心的缘故,苏烨还是十分狼狈的在地上晃了两下。

     “小妹妹,能不要再动我身体的重心了吗?”

     略带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栉滩千影,苏烨无语道。

     现在的他几乎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一个重心不稳的自己就会被栉滩千影给摔倒。

     不过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锲而不舍的尝试着动摇苏烨重心的栉滩千影,苏烨只好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栉滩小妹妹,乖,一边玩去,下一次见面哥哥给你带一大包的糖果甜食!”

     嘴角露出一丝奸笑,苏烨循循善诱道。

     栉滩流的柔术想要修行起来,就必须要有一个重要的前提。

     那就是抹杀掉一切的情感,做到无欲无求的状态,以此来达到栉滩流柔术的最终目标——长生不老之术。

     当然的,这个长生不老虽然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老,但是驻颜有术还是可以的。

     就像是一影九拳之中「妖拳之女宿」栉滩美云,作为和梁山泊的长老「无敌超人」风林寺隼人同一时代的武术家。

     光看她现在宛若少女般毫无一丝瑕疵的外表就能看出这门秘法的效果。

     但是,栉滩美云的弟子,栉滩千影在修行栉滩流的柔术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点意外。

     哪怕再怎么样的抹杀掉情感,也依旧无法改变栉滩千影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而已。

     作为一个对着外界的事物都有着好奇的心里的小孩子,栉滩千影因为大量的情感抹杀,而造成了味觉的强烈刺激感。

     为了弥补自身情感的不足,栉滩千影对于甜食则是情有独钟。

     原著中这位栉滩千影,更是因为一顿甜食而耽误了和白滨兼一的决斗。

     “真的?你确定?”

     听见苏烨的话语,原本来是冷着脸的栉滩千影,瞬间眼瞳中闪烁起星星的光芒。

     黑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苏烨,似乎是在确认他是否在说谎。

     “当然是真的,下次见面就送给你。”

     不知道这一幕落在其他YOMI的眼中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苏烨却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摇着尾巴的大灰狼。

     “嗯————!”

     得到了准确的答复,栉滩千影直接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蹦蹦跳跳的跑回了沙发上坐着。

     “你要说话算话啊!”

     在坐上沙发之前,她还不忘再次的提醒苏烨一句。

     “当然的,不会忘记的。”

     笑着回应了栉滩千影一句,随后,苏烨的目光便看向了还站在那里的最后一个人。

     锻冶摩里巳!

     黑暗中真正的「一影」风林寺碎牙和现在的「一影」穿慧两人的弟子。

     同时掌握着风林寺流的武术和穿慧忍术奥义的男子。

     “怎么了?不出手吗?”

     短短的半分钟之内,将YOMI的几位弟子打败之后,苏烨看着还稳当的站在原地的锻冶摩里巳,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你多大了?习武多久了?”

     出乎意料的,锻冶摩里巳问了两个这样的问题。

     “我啊,要是不算社会资历的话,今年十七岁,习武的话,也只不过是一年半左右吧。”

     摩挲着下巴,苏烨缓缓的说道。

     “是吗?看样子,我果然是一个没有才能的人!”

     锻冶摩里巳像是再次确认了什么,神情却不见沮丧,大笑着冲了上来。

     与其他YOMI的弟子不同,锻冶摩里巳并非是那种因为天资卓越而被收为徒弟的。

     锻冶摩里巳却依靠着对武术的狂热一次次从艰苦的锻炼与生死的界限中挣扎过来,以舍弃性命与灵魂的觉悟投入武术并战胜了一个个难以超越的敌人。

     最终以「无天赋」之身跨过不可能的领域站在了其余天资卓越的YOMI之上。

     单从实力来讲,即使是合一弟子、YOMI现在的领队叶翔也未必能打保票说战胜过他。

     巨大又复杂凝练的气环绕于锻冶摩里巳的手臂,朝着苏烨直击过来。

     “镐断————!”

     硕大的拳头,夹杂着罡风,一往无前的向着苏烨打去。

     面对着这一招,苏烨的神情也开始肃穆起来。

     敏锐的识感下,苏烨能感觉得到,这一招,将自身的气血全部的凝聚了起来。

     将这些气血灌入拳头,将化为无尽不催的钢之拳。

     而如果这一拳打在了苏烨的身上,恐怕苏烨会在一瞬间截断气血。

     “真的是有趣的招式呢!”

     眯起眼睛,面对着这一拳,苏烨已经无法再从容下来了。

     (和我开启人体潜力的云体有的一拼啊……)

     在云体的增幅下,苏烨可以做到身体素质的成倍暴增以及触摸静之极致。

     而锻冶摩里巳的这一招,几乎能和云体这样的能力相提并论了。

     “喝————”

     沉喝了一声,苏烨将全身的气力调集起来,选择和这一招硬碰硬。

     想要破解镐断这一招式,就只能选择和他硬碰硬。

     “砰————!”

     两拳相碰,刺耳的轰鸣声似乎是要刺破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锻冶摩里巳却是在撞击之后,整个人被硬生生的砸飞出去。

     “不好意思,这一招太强了,强到我没有办法再留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