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4 加入,失败的原因?
    看着从地上再次的站起来的锻冶摩里巳,苏烨神色严肃道:

     “有一点你说错了,你不是没才能的人,你对武术的热爱,是一种非常宝贵的才能。”

     “是吗?”

     听见苏烨的话语,锻冶摩里巳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夸赞我的才能呢。这场战斗我们认输,欢迎你加入YOMI!”

     至此,整个YOMI中,除了鲁兹正的弟子不在这里之外,剩下的所有人的弟子,都被苏烨击败了。

     “哦?”

     听着叶翔的话,苏烨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狭促的笑意。

     “仅限于我吗?”

     “当然,还有你身后的这位……”

     嘴角抽搐着,叶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侧过头,看向苏烨身后的毒岛冴子。

     但是,话还没有说的完,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现在的叶翔一脸的目瞪口呆。

     “武器?”

     看着别在少女腰间的武士刀,叶翔几乎是一愣一愣的出声问道。

     “那个,是武器吧!”

     “好像是呢,有什么问题吗?”

     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叶翔,苏烨一脸好奇的问道。

     “问题可大了!”

     被自己的弟弟伊萨抱在怀里,蕾切尔似乎是终于是找到了时机,忍不住插嘴道。

     “这里可是空手组的集合地啊,一个手握武器的家伙加入YOMI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且……”

     不甘心的瞥了一眼毒岛冴子,这位爱出风头的美国少女总感觉自己好像输在哪里了。

     “你们好像对我加入YOMI有些意见啊?”

     看着在场的YOMI的成员眼神中露出的几分敌视,毒岛冴子饶有兴趣的问道。

     虽然房间里没有人说话,但是无声的沉默还是没有否认这件事情。

     可是,下一刻,原本还在沉默着的几个人,脸色瞬间的惊恐了起来。

     夹杂着杀意,沉闷的气息一闪而逝。

     “我……没有意见……”

     眼皮跳了跳,作为YOMI的首领的叶翔沉声的开口道。

     “你就不能有点骨气说声拒绝吗?”

     看着变脸速度堪称京剧的叶翔,苏烨忍不住调侃道。

     丝毫没有在意YOMI成员的那种不善的目光,苏烨继续的说道:

     “算了,今天可不是来和你们打架的呢!”

     “各位同伴们,看来我们已经对彼此有了初步的认识,希望以后能与大家好好相处。”

     苏烨对着愤愤不平却带着戒备的YOMI众人微笑着再次伸出了手。

     只是配合他之前的行动却怎么都让人觉得他有些欠扁的感觉。

     “我们以后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的。”

     作为YOMI的首领,叶翔半是不服气,半是愤闷地重重握住苏烨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啧————”

     心情愉悦的砸吧砸吧嘴,苏烨在和YOMI的成员做过了一番介绍之后,走出了房间。

     虽然说对于一些YOMI来说,苏烨能做到碾压。

     但是,对于栉滩千影、锻冶摩里巳、叶翔等一些YOMI来说,苏烨想要战胜他们却需要浪费一些手脚。

     毕竟比起苏烨那完全就是靠着身体能力的「我流」来说,他们的技法足以弥补身体上的差距。

     “我是不是要把这些技法融入到自己的「我流」中呢?”

     就在苏烨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能性的时候,一道脚步声在他的身边响起。

     “看来你们相处得很愉快?”

     绪方一神斋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看见独自一人站在外面的苏烨,忍不住打趣道。

     “会议结束了吗,师父?”

     苏烨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来,不过随即的就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一影九拳,说到底还是一群武术家,根本就不像是那种官员一样还要打什么眼色。

     作风干脆利落,不会在会议上拖泥带水废话连篇。

     “嗯,已经结束了,不过我们还有些事要办,你的资料也要登记一下,跟我来吧。”

     拳圣点了点头,转头打量了还在房屋里的叶翔一番,开口道:

     “翔,看起来你又进步了不少,下次得到老师的允许的话,有空到我这里来修行一段时间吧。”

     随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瞄了一眼苏烨,绪方一神斋继续说道:

     “我给你找了个很好的陪练,想必你刚刚已经体验过了不是吗?”

     “是,拳圣老师,我一定会去的。”

     说着,叶翔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一旁无所事事的苏烨。

     “好了,苏烨,跟我走吧。”

     说着,绪方一神斋招呼了苏烨一声,带他离开了YOMI的房间。

     “你们怎么看?”

     看着苏烨离开了这里,锻冶摩里巳打破了沉默问道。

     “把我的风头都抢光了家伙,下次我一定要抢回来!”

     蕾切尔恨恨地咬住大拇指指甲,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过,就是不知道她说的是苏烨还是毒岛冴子了。

     看着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之上的交流,YOMI的成员直接选择了无视她。

     “刚才那家伙的一拳怎么样?”

     YOMI的首领,叶翔转过头对着锻冶摩里巳问道。

     “很强!”

     慎重地点了点头,锻冶摩里巳回到道:

     “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依然是留手了,毕竟他连他的气都没有爆发。”

     说到这里,锻冶摩里巳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五成,这大概就是他刚才拿出来的实力。”

     声音落下,锻冶摩里巳将自己的目光扫向了一旁的柯奇,沉声问道:

     “柯奇,你一向最擅长寻找别人的破绽,有什么看法?”

     “他并不是境界上比我们强很多。”

     柯奇面色镇定,似乎刚刚生的一切丝毫没能动摇他的冷静:

     “我能感觉得到,他体内的气和体魄比我们强上不了多少,而且在武术招式上更是落后于我们,就像是没有配套的武术一般。”

     “这不难理解,绪方老师是「我流」的武术家,将我流交给他并不算得上什么奇怪的事情,而我流相关的武术招式,更是需要武术家自己去探索完成。”

     身为一影九拳的合一,叶翔很清楚每一位老师的武术特点,也因此,他也清楚的知道每一个老师的流派。

     “噢?那可真的是有意思了!”

     锻冶摩里巳摸了摸下巴,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那么,那个家伙是怎么打败我们的?”

     作为YOMI的成员,他们可以允许自己的失败,但是却决不允许自己连怎么失败的都不知道。

     “本王不知道。”

     见锻冶摩里巳询问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拉丁?杰汗一脸正经的回答道。

     “军人只需要服从命令即可,但从军事角度来讲,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不建议将对方作为进攻目标。”博理斯身姿笔直,满面肃然。

     伊萨?史丹尼:“我不知道……”

     就在YOMI的众人脑袋有些发混的时候,一道清脆的童声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感知力————!”

     转过头去,就看见栉滩千影坐在沙发上,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头。

     “这是怎么回事?千影小姐?”

     相互的对视了一眼,锻冶摩里巳开口问道。

     “就像是我刚才所说的那样,那家伙的感知力超群无比。”

     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之后,栉滩千影就再次的沉默了下去。

     “感知力?制空圈吗?”

     听着栉滩千影的话语,拉丁?杰汗下意识的说道。

     毕竟对于没有修行过制空圈的他来说,所谓的感知力大概就是制空圈等同的东西了。

     “喂!你们为什么用那种表情看着本王?”

     不过随即的,他就发现了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因为在他的周围,所有的YOMI的成员都在用一种‘你是白痴’的表情看着他。

     就连一直毫无表情的柯奇,都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难不成本王说错什么了吗?”

     看着一脸懵逼的拉丁,YOMI的成员忍不住齐齐的叹了一口气。

     制空圈作为基础的武术,YOMI的成员自然而然的有涉猎学习过。

     但是,拉丁的老师,那位「拳魔邪神」席尔夸特?裘纳萨德的武术,班卡拉西却是特例中的特例。

     班卡拉西,是没有制空圈这一武术概念的。

     实在是受不了这位没有学过制空圈的拉丁在这里大放厥词,叶翔巳忍不住开口道:

     “静之武者明察秋毫,对于周围的变化了然于心,也因此制空圈说白了就是感知周围的变化,从而产生反应的一种武术,但是,武术家的感知力并不等同于制空圈,制空圈是有着明确的范围的,一般就是在双臂延伸的最大距离就是制空圈的极限了。而武术家的感知力却并不一定是这样的极限。”

     “呃……”

     拉丁只感觉自己的面子彻底的没了。

     不过好在YOMI的成员们也知道拉丁的武术特性,倒是并没有因此而嘲笑他。

     反而是将注意力再次的集中到了栉滩千影的身上。

     看着众人再次聚集的目光,栉滩千影也就不卖关子了,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他在锻冶摩里巳你挥出那一拳之前,就已经将全身的骨骼收缩,气血凝聚起来。”

     “在柯奇你用出白神象领域的时候,他就已经构建好了制空圈。”

     “在拉丁?杰汗你偷袭的时候,他就已经早就转过了手臂。”

     “在你们还在使用武术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对应的方法,这就是我说他感知力强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