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9 结束的第一天!
    “咕————!”

     “要是你还想要吃晚饭的话,那就快一点从这里下去吧!”

     “是吗?那就找个能下去的地方……”

     干巴巴的笑着,苏烨想当然的说道。

     “找个能下去的地方?”

     冷笑着,转过身来的绪方一神斋露出了骇人的气息。

     “你要从这里爬下去!”

     丝毫不给苏烨反应的时间,他双手一伸一缩,原本还在苏烨身后的巨大的石块瞬间飞起。

     然后,紧紧地靠在了苏烨的身后。

     “咻咻咻————!!!”

     用来捆住苏烨和大石块的绳子,如同精灵一样快速的飞舞着。

     一圈又一圈,不过一会儿,苏烨和大石块又再次的绑在了一起。

     “你就这样背着这块石头下去吧!”

     说着,人影一跳,几次起落间,就快速的跳下了悬崖。

     然后走回了木屋中。

     “要不要这样坑?”

     看着绪方一神斋,苏烨已经是生无可恋了。

     “早知道就不拜他为师了,否则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悬崖,不是很高,大概能有一百来米左右。

     对于成年人来说,这样的悬崖根本就不是什么很高的高度。

     但是,那是在很正常的情况下。

     现在的苏烨,刚刚跑完两万米,双脚累得疲乏无比不说,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好歹能有一百斤的大石块啊。

     差不多一百斤的石块,相当的沉重,哪怕是背在自己的身后,苏烨都有种快要站不起来的感觉。

     就更别说顺着悬崖往下爬。

     不过短短两三分钟,苏烨就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紧紧的插在岩石缝中的手指更是疼痛无比,双臂的肌肉再次的开始疼痛起来。

     殷红的血液,顺着手指甲缝,缓缓的流下。

     心脏,似乎都被人用手狠狠的捏紧了一样,这种感觉,当真是前所未有。

     痛!

     痛到极点的痛!

     双手,就像是不像是自己的了一样,除了感觉到痛以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感觉。

     上午的一万个俯卧撑已经让他的双臂肿胀无比,下午的两万米长跑让他的腿脚到现在还是颤颤巍巍的状态。

     更别提雪上加霜的能有一百斤的石块。

     一滴滴的汗水不断的滴落下来,一丝丝的血迹不断地流淌在悬崖上。

     天色,早就已经暗下来了,连续数个小时的攀爬,的确是很折磨人的一件事情。

     在小心翼翼的爬了将近能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之后,苏烨的脚跟才突然的碰到了实地。

     脚踏实地,这种感觉,前所未有过的好。

     苏烨直接躺在地上,大声的喘着粗气。

     双手的手指已经被殷红的血液覆盖,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不断的滴落。

     汗渍,打透了他的衣衫。

     乌黑色的头发混夹着尘土,无力的垂下。

     全身上下红彤彤的肌肉中,青色的筋条露在外面。

     疲惫感和饥饿感袭上他的心头,折磨着他的心智。

     现在的苏烨,只想这样静静的躺在地上,连动一下的愿望都没有了。

     下一刻,一阵诱人的香气袭来,勾起了苏烨肚子中的馋虫。

     (这个香味是……)

     鼻子轻轻的耸了耸,再也忍受不住这股香味的苏烨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身前,毒岛冴子正端着一碗热面,笑眯眯的看着他。

     “多谢了,冴子!”

     说着,苏烨就食指大动,累了一天的他,快速的消灭起眼前的食物。

     就在苏烨吃着晚饭的时候,刚才走进木屋的绪方一神斋将一堆药草一样的东西拿了出来。

     随后,慢慢的将它们放在了毒岛冴子熬饭的锅碗里。

     伸手将苏烨身上的绳子解开,绪方一神斋给自己舀起了一碗面条。

     “我熬好了一些药粥,在睡觉之前把它们喝掉,否则的话明天你会起不来的!”

     身为达人的绪方一神斋自然而然的知道自己今天的训练量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如果不稍加药材加以药疗的话,恐怕明天苏烨就有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好的症状。

     “是,绪方师父……”

     苏烨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颤颤巍巍的伸过几乎没有什么力气的手指,不断晃动的将药粥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右手拿起汤勺,轻轻的搅拌了几下之后,苏烨才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了晚饭。

     吃饱喝足之后,苏烨就像是一个农民在田地里忙了一整天似的,浑身的疲惫涌上来。

     “要睡的话等会去床上睡觉,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扫了一眼瘫倒在地的苏烨,绪方一神斋继续的说道。

     说着,他就再次的起身,从木屋里拿来了一些帆布,做成了帐篷的模样。

     “绪方师父,你要住外面吗?”

     看着绪方一神斋的动作,苏烨忍不住的问道。

     “哈————?”

     听着苏烨的话,绪方一神斋转过身,嗤笑了一声:

     “那怎么可能,要住外面的是你们啊!”

     不过随即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迟疑了一下,继续问道:

     “你们两个睡一起没有问题吗?”

     “这个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对视了一眼,毒岛冴子最终出声道。

     “是吗?”

     扫了一眼面不该色的两人,将自己搭建好的帐篷放在了木屋的一旁,绪方一神斋淡淡的说道:

     “由于今天是第一天修炼,所以我只让你做了热身运动而已。从明天开始,这就是最基础的训练了,今晚你就好好睡一觉,以消除所有疲劳吧。另外,别做多余的事情!”

     说到最后,绪方一神斋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地面上的两人。

     “呃……”

     哪能听不去绪方一神斋嘴中意味的苏烨忍不住声音一噎。

     就连毒岛冴子也是脸上闪过一丝绯红,很显然,她也知道绪方一神斋是什么意思。

     刚转过身,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的绪方一神斋,突然的停下了脚步,出声道:

     “忘了和你们说了,在这个森林里有些比较可怕的生物,不想死的话,就别睡的太死。”

     这样子说完,绪方一神斋就施施然的走回到了木屋里。

     “这什么意思?这个森林还不安全吗?”

     听着绪方一神斋的话,毒岛冴子皱着眉头问道。

     “确实不安全,但是冴子啊……”

     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少女,苏烨苦笑道:

     “咱们两个现在就住在整个森林里最不安全的地方。”

     听着苏烨的话,毒岛冴子的脸色一怔,随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般的轻笑道:

     “你是想说,森林里的生物再危险也危险不过绪方老师吗?”

     “知道就好!”

     白了毒岛冴子一眼,拉开帐篷,苏烨缓缓的走了进去。

     “话说回来,还真的是疼啊!”

     当一静下来,苏烨身上的那种疲劳感以及疼痛感再次的袭来。

     火辣辣的痛感不断地侵蚀着苏烨的意志。

     “怎么样?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吧。”

     同样掀开帐篷,毒岛冴子紧跟着苏烨走了进来。

     “没什么问题的,你也知道,这样的伤势明天一大早就能好的。”

     听着苏烨的回答,毒岛冴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这句话是真的。

     曾经被舔食者抓开的那样的伤口,都能在几个小时里痊愈。

     眼前这种小伤,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些什么。

     将帐篷里的被套以及床褥整理好,苏烨直接躺了下去。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冴子,现在赶紧的睡觉吧。养好精神,绪方师父不是说明天要教给你有关达人的经验吗?”

     “要是没有休息好的话,恐怕会影响明天的训练的。”

     这样子说完,躺在被窝里的苏烨再也忍不住身体上的疲劳,眼皮轻跳两下,随后慢慢的闭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就把苏烨从睡梦中惊醒了。

     “轰————!”

     那声巨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地上一般,发出的沉闷之声。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那么吵?”

     左手放在自己的嘴前,苏烨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朦胧的意识,开始缓缓的回归,苏烨终于是回过了神来。

     “————咦?”

     迷迷糊糊中的他突然地发出了一声惊咦。

     全身上下再也没有昨晚的那种疼痛感,甚至是连一丝的疲劳感都没有。

     清爽的感觉从全身的毛孔中散发而出。

     一吸一呼之间,完全没有了昨天的劳累。

     精神奕奕的苏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态,绝对是好到不得了的好。

     那种感觉,就像是昨天根本就没有经历那样的训练一样。

     “看样子恢复的不错呢!”

     带着一丝轻笑,苏烨低声道。

     老实说,经过T病毒强化的他,只要不是作死,基本上伤势都能比较快速的恢复。

     “已经早上了吗……”

     从被窝中坐了起来,转过身的苏烨就看见,在他的一旁,毒岛冴子正在熟睡着。

     紫色的秀发散落一地,红润的脸上略显苍白。

     白色的晶莹顺着她的红艳艳的嘴唇滴落在地。

     随着她的一呼一吸,盖在身上的被套有规律的起伏着。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和冴子一起睡吧……”

     看着一旁少女的睡相,苏烨心里的思绪一下子炸开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绪方一神斋那洪亮的声音在帐篷外响了起来。

     “起床了,我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