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8 只是简单的跑步训练!
    “8769,9658,9883,10000,10004……”

     看着已经做完了一万个俯卧撑的苏烨,依旧还处于自我催眠的状态中,绪方一神斋站了起来,手掌拍了拍苏烨的后背。

     “醒醒,你做俯卧撑都能睡着了吗?”

     这么一拍就让苏烨从自我催眠中给拉了出来。

     原本卡壳的意识,也开始缓缓的回归。

     “嗯——?”

     “一万个俯卧撑已经做完了!”

     嘴角带着一丝轻笑,绪方一神斋缓缓地走到了苏烨的面前。

     “我做完了?”

     在稍微愣神之后,苏烨才有气无力的问道:

     “绪方师父,我……”

     苏烨只感到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发出‘嘎吱’的声音,难以忍受的痛苦袭上心头。

     身上每一条大筋都犹如钢丝勒住了他,让他无法正常的呼吸。

     每一寸皮肤都犹如气球在膨胀,无法想象的痛苦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几乎是在绪方一神斋刚刚离开的一瞬间,苏烨的身体就瘫倒在地。

     纤瘦的指头无力的按在地上,他能感觉到,自己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发热的大脑昏涨起来,脸色也在这个时候变的通红无比。

     身上的感官也开始迷迷糊糊起来。

     苏烨只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死掉了一样。

     “今天是第一天,没有任何武术基础的你来说,上午的训练就到此结束吧!”

     但是,绪方一神斋的下一句话,让还没来得及高兴的苏烨如坠冰狱。

     “稍微的休息一会儿吧,下午的训练更加繁重!”

     说着,绪方一神斋就自顾自的让苏烨倒在地上,随后向着站在一旁的毒岛冴子走去。

     望着眼前已经准备就绪,手握武士刀的少女,他轻笑道:

     “少女,就这样攻过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是!”

     深知自己与对方实力之差的毒岛冴子也并没有矫情,缓缓的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刀柄上。

     “铿锵——!”

     刺耳的拔剑声在一瞬间响起,夹杂着狂暴的气流,迅捷的朝着绪方一神斋刺去。

     “哦?”

     饶有兴趣的看着向自己袭来的这一剑,绪方一神斋并没有什么慌张。

     他的右手慢慢的抬起,食指缓缓的伸出。

     “叮当——!”

     不偏不倚的伸出的食指,恰好的指在了刀刃的刃尖处。

     “————!”

     (刺不下去!看样子烨君并没有说谎呢,这个男人实力很强!)

     饶是已经经过T病毒的改造,力量已经大增的毒岛冴子,在此刻,却依然感觉到自己的剑有种碰到了石头上的感觉。

     “这份实力,已经大概能有妙手的地步了吧,你的才能真的是不错呢,少女。”

     眼神中闪烁着几分兴致,望着眼前的少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的绪方一神斋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你不是学习剑术,而是学习徒手的武术的话,我恐怕绝对会对你的才能动心。”

     说到这,他也是一阵惋惜。

     “多谢厚爱。”毒岛冴子收起了刀,而后淡淡的说道。

     不过很快的,绪方一神斋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洒脱一笑道:

     “算了,那种事情怎么说都已经晚了,现在已经是妙手级的你恐怕还不知道下一个武术的境界吧。”

     “达人吗?”

     刚才有听过苏烨介绍这个世界的毒岛冴子,几乎是下意识的出声道。

     同时的,她也用热切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绪方一神斋。

     老实说,在得知这个世界武术家的可怕之后,毒岛冴子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虽然绪方一神斋是空手的达人,但是他传授的一些经验,对自己也绝对是有着帮助。

     别的不说,至少不会担心自己不明确未来的目标。

     “哦?你知道啊!”

     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的少女,沉吟了几秒,绪方一神斋轻笑道:

     “我倒是可以将一些达人的经验传授给你,这样也比得过你一个人独自摸索的好。”

     这并不是绪方一神斋深思考虑的结果,只是他心血来潮的念头。

     (就是不知道那群使用武器的家伙们,要是看见了空手组里培育出这样使用武器的少女,会是什么样的表情?真的是很期待呢!)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绪方一神斋的脸上不自觉的,带起了一丝笑意。

     “不过,这些事情恐怕要等到明天再说,今天我要先看看我新入门的弟子的才能。”

     说着,绪方一神斋测过身体,让毒岛冴子看见了还躺在地上的苏烨。

     “你还趴在地上干什么?还不赶紧的起来吃午饭?”

     “噗嗤——!”

     看着绪方一神斋就像是在拎着死狗一样,拎着苏烨,毒岛冴子忍不住轻轻一笑。

     她并没有觉得这一幕有什么不妥,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学习武术,不去吃苦怎么行?

     要知道,十来年里,她自己都是这个样子过来的。

     大概能有半个小时之后,刚刚还在享受着午饭美味的苏烨,就被绪方一神斋叫了起来。

     “嗯,吃完饭了,你也休息了三十分钟,消化好了吧,开始训练吧。”

     “呜呜,不要啊,绪方师傅,我双手的力气都在吃饭的时候消耗干劲了。”

     “那就使出吃奶的力气吧,嘿嘿,放心,下午就不锻炼上肢了,我们做很简单的跑步训练吧。”

     说到这里,看着面前露出凶光的绪方一神斋,苏烨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妙。

     就像是老鼠遇见了猫的感觉一样。

     有了上午的教训,他可不认为绪方一神斋口中的基础跑步训练会是多么的轻松。

     果不其然,下一刻,糟糕的灵感就应验了。

     石头。

     一块巨大的石头。

     能和苏烨一样高,宽度大概是苏烨两倍,厚度也能有一米左右的石头。

     平躺在地面上,结实的绳子死死地将苏烨和它捆在了一起。

     就是想要解开也要费一些事情。

     可是现在,这些石头却被一根绳子,死死地拴在他的身后。

     “绪方师父,这就是你说的跑步?”

     “为什么在我脚上绑铅沙,你还要让我拖着那块厚的不像样石块?上面不但有你,还有多少块碎石头啊?”

     “来回两万米?我是人,不是拖车啊!”

     “别抱怨了,赶紧的给我跑起来,要是天黑之前没有跑完的话,晚上要加训!”

     丝毫不再给苏烨抱怨的机会,绪方一神斋老神道道的坐在巨大的石块上,手中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的皮鞭。

     “啪!”

     绪方一神斋抡起鞭子,直直的甩在苏烨的身后。

     巨大的力道在空气中产生了可怕的轰鸣声,火辣辣的痛感侵蚀着苏烨。

     “我知道了……”

     龇牙咧嘴的叫唤着,苏烨才开始慢慢的跑了起来。

     “我们出去逛一圈,马上就回来!如果实在太晚的话,就帮忙做下晚饭吧,少女。”

     看着已经起步的苏烨,绪方一神斋转过头,对着站在旁边的毒岛冴子说道。

     “是!我知道了。”毒岛冴子点头道。

     “冴子,记得帮我们做两份晚饭,要是那时候我还活着的话……”

     毒岛冴子满脸黑线的听着苏烨从远处传来的话音,而后,当她再也看不见两人的身影之后,才转过身回到了木屋里。

     “绪方师父,我真的不行了……”

     可是,回答苏烨的,却是一道又一道连绵不绝的鞭子声音。

     他的背后,几乎是血淋淋的。

     “喝——!”

     低喝一声,再次的迈起沉重的步伐,苏烨的脚步缓缓前进。

     “慢——!”

     “太慢了——!”

     “连头蜗牛都能跑过你了!”

     对苏烨的跑步速度感觉到了不满意的绪方一神斋,更加用力的挥舞起自己手中的长鞭。

     “绪方师父,你说的那是哪个品种的蜗牛……”

     “还有力气吐槽?是我对你太轻松了……”

     “啪——!!”

     “疼疼疼——!!!”

     忍不住龇着牙,苏烨马上低起头,没头没脑的跑了起来。

     现在这种情况,要真找绪方一神斋他理论,还不知道要挨多少鞭子呢!

     别看他吃饭的时候很好说话,但是那是仅仅在不训练的时候。

     毕竟在他的心里,训练的时候,对待弟子可没有怜悯这一说。

     就这样,六个小时之后,气喘如牛的苏烨拉着绪方一神斋,跑到了一片悬崖处。

     两条腿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悬崖的面前,向下看去。

     擦了擦自己头上的热汗,苏烨转过头道:

     “绪方师父,你是不是指错路了?前面没有路了!”

     没有理会苏烨的话语,绪方一神斋缓缓地站起了身。

     走到了悬崖的旁边,右手指向了某一个方向。

     “看见那个了吗?”

     顺着绪方一神斋的手指所指的方向,苏烨看见了他所说的东西。

     在那里,一间木屋正静静的立在那里。

     小巧的木屋,在幽深的森林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而那,正是绪方一神斋的屋子。

     “——嗯。”

     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看见之后,苏烨心中却突然的警钟大响。

     (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自从今天上午开始,眼前的绪方一神斋根本就没有做什么让自己舒服的事情。

     完全就是抱着让自己往死里练的心态在训练自己。

     看着绪方一神斋现在的姿态,苏烨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