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0 达人之技!
    听着绪方一神斋的声音,苏烨几乎是立马就回过神来,快速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随后侧过身,摇晃着毒岛冴子的肩膀。

     “冴子,醒醒!”

     “唔————!”

     随着苏烨的轻拍,毒岛冴子也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红润的脸蛋左右晃了晃,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模样。

     “已经早上了吗?”

     缓缓地抬起身的毒岛冴子,下意识的转着头看向自己的四周。

     “咕————!”

     看着毒岛冴子的情况,苏烨狠狠的咽了咽口水,他觉得要不是绪方一神斋在外面的话,恐怕此刻自己都会冒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了。

     “口水!”

     就在苏烨出声之后,抬起自己的手指想要帮毒岛冴子擦拭的时候,帐篷的门帘被人拉开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还不快点……”

     身穿着绿色的大袍,一只手掀开门帘的绪方一神斋,刚一进来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哎————”

     “现在的小孩子啊……”

     无语的叹了一口气,绪方一神斋淡定的转过身:

     “快一点来训练!”

     在绪方一神斋离开之后,帐篷里的气氛就稍微有些尴尬了,不过好在苏烨也是脸皮够厚的家伙,十分淡定的说道:

     “冴子,把你嘴角的口水擦一擦,咱们收拾一下赶紧出去吧。”

     “噗————!”

     看着苏烨那强装镇定的模样,毒岛冴子轻笑一声,随后开始整理起自己的仪容来。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两人就走出了帐篷,站在了绪方一神斋的面前。

     “看样子恢复力也相当的不错啊!”

     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绪方一神斋走了过来,看着用一脸的幽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苏烨轻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苏烨在绪方一神斋的眼神中,看见了名为‘兴趣’的情感波动。

     “这么快的恢复力,看样子是不用担心玩死了……”

     满脸黑线的听着绪方一神斋的嘀咕,苏烨现在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绪方师父……”

     “今天的训练任务也相当的重要,给我打起一百分的注意力听好!”

     说着,绪方一神斋的目光中带上了一分严肃。

     清冷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苏烨和毒岛冴子。

     “——是!”

     苏烨信心满满的大声道。

     “所有的武道家,必定都有一个极其强健的体魄,初学者,也必定是以修炼自身体魄为主,那样子,才能打开真正通往强者的道路。”

     绪方一神斋轻轻的解释道:“不过,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倒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昨天在我测试你的身体之后,你已经达到了能够训练武术的基本标准了。”

     “现在你的身体哪怕是在弟子级别中,也绝对是能算排得上名号的,现在,也该是时候教授你有关力量的使用方法了。”

     “真的吗?”

     眼神一亮,苏烨终于是等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他拜入绪方一神斋的门下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现在,追求真正力量的时候。

     不由得,苏烨看向绪方一神斋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火热。

     “今天的训练就从最基本的招式开始吧!当然,体能的训练也不能落下。”

     “——是!”

     “那么,今天的训练……”

     目光中带着一丝兴奋,苏烨轻声道。

     “今天咱们就开始训练基础的武术,站马步开始吧,跟我来!”

     说着,绪方一神斋就径自的向前面走去。

     迟疑了一下,苏烨也紧跟在他的身后。

     直到走到了木屋的不远处,苏烨才从侧过身子的绪方一神斋的面前看见了一些金属制片。

     有着套环一样的铁圈,紧紧地焊着锋利的刀刃,刀刃上闪烁着清冷的刀光。

     在不远处的空地上,还有着三桶灌满了水的水桶。

     “这是我昨天晚上做出来的,来,把这些戴到你的手臂上去!”

     露出了恶魔的笑容,绪方一神斋转过身对着苏烨说道。

     嘴角一扯,苏烨已经能从那笑容中看见自己的未来了。

     “我能说不吗?”

     “——不能。”

     似乎是认命一样的苏烨,咬了咬牙,开始按照绪方一神斋的指导,戴起这些工具来。

     苏烨扎着马步,但是从他那苦逼的状态中,就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马步。

     他的双腿以及头顶上,各有一桶水,一旦稍有异动,水就会洒下来。

     在他的双臂顶部,套着绪方一神斋连夜赶制出来的铁环。

     闪烁着清冷意味的刀锋死死地抵在苏烨的肋骨部位,只要他的双臂稍有放松,就会被尖锐的刀尖刺伤。

     在他的背后,背着的正是昨天那块数百斤的大石块。

     在他的身前,一柱香正在缓缓的燃烧着。

     “练武,下盘才是基础,在锻炼你身体的同时,也要锻炼你身体下盘的稳定。”

     绪方一神斋这样子说着,然后一个人就坐在一旁监督着苏烨的状态。

     稍有一丝的乱动,就会延长一柱香的马步。

     “绪方师父!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只是扎个马步,这、这个不会太夸张了一点吧?”

     “按你的身体素质,一点都不夸张!”

     苏烨:“哈——??”

     五分钟过去。

     “绪方师父,我的手指快断掉了!能放一下吗!”

     “呵呵——”

     十分钟过去。

     “师……师父,徒弟真的不行了。你放了我吧!”

     “呵呵——!”

     “……”

     “别、啊!好痛——!”

     刚一放松,尖锐的刺尖已经刺入了了苏烨的肋骨。

     殷红的血液也缓缓地顺着肌肤流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完成的吧!”

     绪方一神斋抬头看了看,在苏烨惊喜的目光中走到他的身边,将他面前的那柱已经燃烧完的香换了下去,然后再点上一根。

     “那么,就再支持一炷香好了。”

     苏烨:“……”

     在苏烨惨遭绪方一神斋的毒手的时候,绪方一神斋也没有闲下来,直接开始教导起了一旁的毒岛冴子。

     “你现在的境界,就是对于某一武术已经开始有了自我的感想,在弟子之上,达人之下的妙手境界。”

     站在毒岛冴子的身边,绪方一神斋淡淡的说道:

     “而这一境界,也同样是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境界,有的人才能天赋上佳,在迈入妙手境的一两年里就能破茧成蝶,成就达人,而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无缘进入达人的境界。”

     说到这绪方一神斋的声音一顿,随后他继续的说道:

     “我所能给予你的仅仅是迈入达人境界的一些技巧和修炼经验而已。”

     “请您赐教,绪方老师!”

     神色一肃,知道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的毒岛冴子,恭敬的回道。

     “嗯!”满意的点了点头,绪方一神斋在沉吟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的对着毒岛冴子问道:

     “毒岛少女,在你的家传剑术里,有着武术外功和内功的区别吗?”

     “不,并没有有关这些的介绍!”

     轻轻的摇了摇头,毒岛冴子否认道:“我仅仅继承的,只是家传的一些剑术,并没有所谓的内功和外功的介绍。”

     听着毒岛冴子的话,绪方一神斋露出了感兴趣的意味。

     “家传的剑术,昨天的那种杀人之剑吗?”

     “是!”对于这一点,毒岛冴子并没有否认,“一击毙命的剑术!”

     “这样啊。”

     沉吟了几秒,绪方一神斋才转过身,对着一旁还在那里站着马步的苏烨说道:

     “烨,暂时停下你的马步训练,过来这里。”

     “是——!”

     听着绪方一神斋的话,就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萍的模样,苏烨直接扔开了自己身上的水桶和石块,迅速的跑到了毒岛冴子的身边。

     看见跑过来的苏烨,绪方一神斋略一点头,随后缓步的走到了一颗树木前。

     “看好了,我接下来的动作。”

     声音刚一落下,绪方一神斋的右拳猛然的紧握,对着他面前的那棵树轰的挥了过去。

     “咔嚓————!咔嚓————!咔嚓————!”

     清脆的断裂声在苏烨的耳旁响起,在两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绪方一神斋面前的那棵树就缓缓的向下倒去。

     “好厉害……”

     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苏烨忍不住低声道。

     要知道,绪方一神斋面前的那棵树可是能有人腰那么粗啊!

     那样的树居然在绪方一神斋的一拳之下被打成两截,可见刚才那一拳的威力如何。

     “那就是……达人的招式吗?”

     不同于单纯的在惊叹着绪方一神斋破坏力的苏烨,学过家传武术的毒岛冴子很显然更能看出其中的门道。

     五厘米左右!

     这是刚才绪方一神斋的右拳距离树枝之间的距离。

     也就是说,在刚才的攻击里,绪方一神斋的右拳并没有攻击到树木。

     而是硬生生的靠着拳压将那棵树打成两节的。

     “这种技巧……”

     轻声的呢喃着,毒岛冴子的眼神中闪烁着点点精光。

     “噢?已经看出来了吗?”

     转过身,看着已经开始陷入到了沉思中的毒岛冴子,绪方一神斋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没想到这个少女的资质居然这么好!)

     “真的很想看看,那群武器组的家伙们知道在我们手中有着这样一个天才少女的表情呢!”

     一念至此,绪方一神斋忍不住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