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6 绝对防御领域!
    绪方一神斋好歹也是特A级别的达人,而自己只不过是刚迈入武术界的菜鸟而已。

     反正自己不管怎么打,都肯定不能伤的了他。

     一念至此,苏烨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废话,就在他双手轻动,右手上抬,对着绪方一神斋轰然打去。

     “啪————!”

     这是拳掌交击的声音。

     绪方一神斋抬起一只手指,轻松写意的挡下了苏烨的拳头。

     “————!”

     (这种感觉……)

     面对着绪方一神斋的这一根手指头,苏烨只感觉自己的力气还没来得及爆发,就完全的被挡住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出拳被看穿了一样。

     而就在此时绪方一神斋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即使是不需要可以去看,也能看的很清楚。这就是观之眼。”

     “任何的攻击在出招之后都会有一个极其短暂的蓄力时间,能够提前看穿对方的攻击,并且在对方发力之前将其拦下。说简单点,就是极其可怕的动态视力。”

     “原来如此呢。”

     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苏烨轻轻的点头道。

     不过随即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继续的看着绪方一神斋问道:

     “可是,我们要怎么训练观之眼呢?”

     “这个先不着急,我先给你讲讲其他的实用性武术,观之眼,我们有的是时间训练。”

     说到这,绪方一神斋的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他似乎很期待,两人那时候的表现。

     “怎么有种危险的感觉……”

     趴在毒岛冴子的耳边,苏烨忍不住低声的嘀咕道。

     而毒岛冴子,也同样深觉其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绪方一神斋就像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小动作一样,自顾自的说着:

     “比起观之眼,一般的武术家基本上都会掌握的另一个技巧。”

     清冷的目光直视着苏烨,绪方一神斋冷声地说道:

     “那就是,制空圈。”

     “制空圈?”

     重复了一遍名字之后,苏烨就抬起头来目光同样看着绪方一神斋。

     既然他都说了这是武术家基本的技巧,那么,就应该是静之武者和动之武者都能学会的招式才对。

     果不其然,下一刻,绪方一神斋的声音继续响起:

     “静之武者明察秋毫,对周围变化了然于心,对空间距离、敌人速度方位、自身的发力状态无不把握透彻,进而形成一个绝对防御领域,对任何进入的物体都能下意识地掌握、格挡、拨开乃至粉碎。”

     “制空圈虽然不是静之气特有,动之武者同样能够掌握,但比起来无疑是静之武者要容易得多。”

     “那个……绪方师父……”

     听着绪方一神斋讲解完之后,苏烨忍不住抬起手问道:

     “怎么感觉制空圈和观之眼好像啊,他们两个有什么具体的区别吗?”

     毕竟制空圈和观之眼都是自身感知所形成的招式,两者相差的绝不是很大。

     “当然有着具体的区别,刚才我应该说过了吧,所谓的制空圈,那是武者的感知形成的一个防御领域,一旦踏入这个领域的攻击就会被感知。”

     声音中带着几分低沉,绪方一神斋嘴角轻笑道:

     “但是,制空圈的大小却是有着极限的距离的,一般就是武术家双臂所能延伸的最大距离。”

     说到这,绪方一神斋的双手一摊,两只手掌不断的在空中划过痕迹。

     “这是……”

     已经发动了气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可以看见,在绪方一神斋的周边,一道白色的屏障将他包裹了起来。

     “也就是说,在制空圈之外的攻击,武术家是感知不到的。”

     淡淡的说了一句,绪方一神斋没有理会面前有些吃惊的两人,继而招式一变。

     “但是,观之眼却并不一样,在对方发动攻击招式的时候就能看见,然后相应的做出防御的方法。”

     “原来如此……”

     沉吟了一会儿,毒岛冴子才开口道:

     “制空圈只是适合近战,而观之眼则是适合任何的战斗,这样说没错吧,绪方老师。”

     “可以这样理解!”

     收起自己的招式,绪方一神斋淡淡的一点头。

     “那么,既然武术的理念都已经这么清楚了,下面我们就开始训练吧。”

     “嗯?这么快?”

     听着绪方一神斋的话,苏烨本能的叫道:

     “绪方老师,你看都快到中午了,咱们吃个午饭再训练好吗?”

     只不过很可惜,这个建议换来的不是绪方一神斋的同意,而是他满满的愤怒。

     “哼————!”

     冷哼一声,绪方一神斋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苏烨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觉得可能吗?”

     苏烨:“……”

     “速度太慢了!”

     绪方一神斋的声音在黑暗谷寂静的森林中响起,声音的洪亮仿佛连大地也要为之震动一般。

     至于是什么让他突然发出这样大的声音,那无外乎是与苏烨的修炼有所关系了。

     在绪方一神斋居住的小木屋前,正上演着一幕艰苦的修行。

     苏烨此刻站在高高的木桩上,散发出自己的静之气,不断地感知着周围的变化以此来躲避或者打碎来自绪方一神斋投掷的石块。

     尖锐的石块在空气中发出层层的音爆声。

     而苏烨只能胡乱的在木桩上乱跳着,双臂不知道在挥舞些什么,同样的,胡乱的阻挡着绪方一神斋扔来的石子。

     “坑爹啊!”

     面对着自己如此的处境,苏烨只能默默地大叫了一句。

     这简直是何等无语的训练方法。

     假如只是一般地站在高高的木桩上面的话、并且接住别人扔来的那些小碎石的话,苏烨完全有信心将其阻挡或者击碎掉。

     毕竟即使是最基础的静之武者都能做到这种事情。

     但是,坑爹就坑爹在绪方一神斋的投掷方法和脚下的木桩上。

     绪方一神斋在训练上可不会给苏烨什么好脸色,绝对是地狱式的训练。

     他一次扔上几十块,并且每块石子的速度都能几乎有子弹那么快不说。

     单单是现在苏烨脚下的木桩,就足够让他难以抵挡绪方一神斋的这些碎石攻击了。

     要说这些木桩的特殊性,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可以给苏烨立足的地方,都是那些尖锐无比的锥尖罢了。

     因此,苏烨要是稍有不慎,就会从木桩上掉落下去。

     绪方一神斋的这个训练,其目的是为了训练苏烨武术的招式。

     至于说那从来没有怎么训练过的平衡感,只是顺带就能练会的东西。

     “将自己的领域划分出来,坚守自己的领域。”

     再次更加快速的掷出数十块石子,绪方一神斋大声的说道。

     “你是白痴吗?抬起头看我的动作,观察我接下来投掷的方向以此来躲避!”

     听着绪方一神斋的话,在木桩上狼狈的躲避着满天的石子,苏烨忍不住低声道。

     “怎么感觉速度越来越快了,这样训练真的没有问题吗?”

     既要小心自己的走位不能让自己从木桩上掉落下去,又要在意绪方一神斋投掷的石子。

     毕竟绪方一神斋一次投掷数十块,能用手挡下的自然能挡下,挡不下的就要通过自己的跳跃快速的离开原位置。

     仅仅不过是十来分钟的时间,却让苏烨面临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消耗。

     “用自己的眼睛看清石子的大体方位,用自己的感知避开石子,并且注意自己的脚下。”

     绪方一神斋在训练中,一直的在给苏烨强调着。

     “现在的你拥有的只是静之武者的感知而已,想要将这份感知化为制空圈,就要不断的将这份感知凝实。”

     绪方一神斋不断游走在木桩的下面,双手在说完这话以后,便快得连残影都出现过来地挥动起来了。

     也就在绪方一神斋说完之后,苏烨便感觉到有着什么密密麻麻的东西,进入到自己的感知中了。

     面对着这密集无比的攻势,苏烨连忙微躬着身体,随后脚步轻快地挪移到另一根木桩上去。

     在完成这个动作的同时,苏烨将体内可以动用的力量通过双掌一口气挥霍而出。

     “啪啪啪啪啪————!!”

     双手同样快速的挥舞着,气劲在一瞬间化为蓝色的屏障。

     凭借着自己的感知,苏烨将进入自己感觉中的石块一一的拦截了下来。

     在感觉到自己拦截的双手到达了极限之后,便果断的跳到了另外一个木桩上。

     石头的粉末蒙在他的身上。

     当粉尘被风吹散之后,一片片淤青、红肿的皮肤出现在苏烨的身上。

     那是他没有拦截下的石块造成的伤口。

     “疼疼疼疼————!!”

     虽然苏烨挡下了一些石块,但是还仍然有着没有拦下来的石块打在他的身上。

     被这样的快速地碎石所命中,苏烨此刻可不仅仅是身体上留下伤痕而已。

     就连精神上所遭受到的打击,也是极端剧烈的。

     “还不行,制空圈还不过凝实,太过于松散了!”

     轻轻的吐了一口口水,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灰尘,苏烨低声的喃喃道。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下一波的攻击再次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