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6章 小道消息
    (谢谢‘淡淡不如水’的推荐票,还有哪位一票我看不到了,只能看到前三个,苦!)

     在芈通的心里,对斗伯比这个最小的叔父记忆不深。想来也是,斗伯比虽为芈通长辈,却比芈通只大了一岁。对于当年的楚若敖来说,也算是晚年得子,甚是喜爱。

     故此,芈通对于这位小叔父不太熟悉,也在情理之中。

     此时经过公输虔这么一说,倒好像有点印象;是否童年在一起打过架也不得而知,只不过六年痴呆时,就没有与他有任何交集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叔父,竟被公输虔说的神乎其神。至于这个小叔父的谋略与见识,芈通倒不觉得什么,只是他手上还握着兵权,怎么说也确实应该见上一面。

     正在思量间,却听到一个粗旷声音传了进来。

     “呵呵呵!听说公输虔大夫来了,怎么也不叫上咱。呃,尔等竟聚在这里喝酒,真是太不厚道了,咱在外面给公子处理瘟疫的事情,可每到喝酒的时候,却不叫上咱!”

     这种大大咧咧的声音,自然是伍锋,来者正是他。

     芈通站起身来,看着伍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并未接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便将他请入席内。

     伍锋也不客气,直接便坐到案前,抓起一只猪腿就啃了起来,然后再狠狠地灌下一爵烈酒。才踹着气道:“嗯……过瘾!”

     伍锋的这种性格,芈通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也正好说明伍锋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可是公输虔却是第一次见,自然觉得有趣,只打笑道:“门尹大人这种吃法,恐怕得再猎杀一头野猪不可,呵呵!公子,汝就不怕被他吃穷吗?”

     芈通只是淡淡一笑,并未说话。伍锋自然也与公输虔相熟,只笑道:“诶……吃通公子几块猪肉咋了,咱可是把他当成兄弟才这样的,要是旁人,不入我法眼,就是派人抬我去吃,我都不干。再说,这段时间防治瘟疫的事情全都由我来做了,也算是公平交易,相互抵消、谁也不欠谁的了……”

     公输虔听了,也觉得伍锋甚是豪爽,不过还是继续开玩笑道:“门尹大人可真会邀功啊,谁不知道这段时间防治瘟疫的事情都是由朗神医来做,大人您还不是躲在树底下偷懒;此时吃肉倒有你,却丝毫不提朗神医……”

     “呃!咱功劳是没有朗神医大,但那些粗活累活不还是咱来做的,啥时候躲在树下偷懒来了?尔可真会埋汰人。”伍锋说着,便又抓起猪腿啃食起来。

     芈通与公输虔听了,相视一笑。公输虔欲再开口,却见芈通伸手示意,便没有再取笑伍锋了。

     却听芈通开口道:“此时瘟疫防治的怎么样了,想与父敖给的期限也快到了。”

     伍锋这才停止啃咬,只是口中方才啃食的并没有完全咽下,便张开口喊喊糊糊的说道:“哦,已然差不多了。这两天并没有新增传染之人,只有个别病重之人还在治疗,不过病情已转轻了,只在继续服药。哦,对了,公输大夫,怎么近些日,运送来的青蒿越来越少了……”

     “哦,此事我正要向公子禀报。此时已快过了青蒿生长季节,而且采摘的人也越来越多,山林间已很难再寻得到了。”公输虔朗声说道。

     芈通自然知晓,点了点了头,只道:“嗯,是了。不过好在此时瘟疫也接近尾声了,便不管了吧。哦,对了,那个‘卞和’小孩子,受瘟疫感染怎么样了?”

     听到芈通又问起这小孩,公输虔有些不解,回道:“哦,那小孩虔先前特别问过大夫,早就没有了关系,已然回到自己家里去了……”

     芈通也怕引起公输虔怀疑,便又故意道:“哦,那就好,我只是上次游历的时候,在这卞和家住过,为此留意多问了一下。“

     公输虔苦笑道:”公子真是宅心仁厚,只是汝是贵族,切不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对谁都这般好。“

     芈通知道这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周礼就是讲究贵贱尊卑,其实这也就是他与太子之间最大的差距。不然,没有这道长幼之分,他就不信他比不过太子。心中虽是如是,口上却急忙引开话题:”呃,对于此次防治瘟疫的奏章,还得请尔等帮我好好揣摩揣摩!免得有什么遗漏,到时父敖怪罪!”

     “呵呵!这汝得又要请我喝酒了。”伍锋一听,立马又呵呵大笑道:“我父亲知道公子最近烦心事多,早已帮公子写好了奏章,想必公子不会嫌弃我父亲的水平吧!”

     芈通听了心中一喜,心思如此甚好,虽然近些日来学了不少这楚国字,但也还有不少字不认识,若是自己写,那可真难为自己了。只笑着说:“说得哪里话,这事可还真得谢谢国老了。你回去给我多说几句好话。”

     “公子的事就是伍家的事,谢个鸟啊!”伍锋装作微怒,只又说道:“呃,还有件事伍锋得跟公子说一下。那便是昨晚深夜,敖上还将太子和太师分别找去,好像十分生气,对太子训斥了好一番,最后太子也愤愤离去。请恕伍锋笨拙,有些猜不透!”

     芈通听了,和公输虔对望一眼,心中自然想到一块去了,那便是楚霄敖可能已经知道屠杀芈通石灰石窑洞的人是太子了。只是楚霄敖知道是太子,还将太子和太师找去,定然是没有打算追究太子了;只是生气固然是生气一番,所以才将太子训斥一番。懂得此理,芈通自然也有些心寒,同是父子,为何有如此偏袒?这也正说明,这长幼尊卑的周礼规矩是牢不可破。不过越是如此,越能激发芈通的斗志,对于这小道消息,芈通也只是鼻子一耸,冷冷笑了一声,又向伍锋询问道:“此事你除了告诉了我们,是否还跟其他人说过?”

     “当然没有,不是咱们是自己人嘛,咱才告诉你们的。就连我老爹都还来得及说呢!”伍锋得意地道。

     芈通点了点头,继续道:“这样你就谁都别告诉,包括国老,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伍锋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满口答应:”行行行!不说就不说,谁叫咱是兄弟!“

     芈通淡笑,道:”走,你愿不愿意陪通去一趟咸尹府上?”

     伍锋不知道芈通为何会突然扯到咸尹府,只懒懒的道:“鸟,咸尹那厮年龄不大,却总是一副神神叨叨的表情,让人看不透,咱懒得跟这种人打交道,你让公输虔陪你去吧!”说着便站起来身,用衣袖擦了一下油乎乎的嘴巴,便又道:“咱吃饱喝足,还有事情要干,可先走了。”

     说着便一溜风的出了府门,和他来时一样没有任何停留。芈通见着也是淡淡一笑,才再询问公输虔是否愿意陪他走一趟。

     公输虔觉得芈通拜访斗伯比,还是一个人带着庸小去比较好。一者这斗伯比位高权重,他公输虔才是一个下大夫,去了有些不合适。二者这斗伯比不喜欢伸张,人去多了反倒引起斗伯比的不快,庸小是芈通的随从,只是跟班,自然不算。三者也是他公输虔还得赶着回荆山邑,毕竟荆山邑是芈通的封地,他得替芈通守着,丢哪里也不能丢这老本,芈通府的所有吃喝住行都得靠着荆山邑纳赋;而且荆山邑那些大夫们,先前都与芈通有些矛盾,只要稍不留神指不定便又弄出什么幺蛾子,他公输虔如果不是拿着芈通的令信,恐怕早就镇不住他们了。

     芈通瘪了瘪嘴,最后只得送走公输虔,才自己叫上庸小,乘着马车,便径直往咸尹大夫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