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9章 再封百里
    (为中国女排加油!)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楚国的瘟疫,总算是得到了完全的控制;所有感染之人,也尽皆治愈。芈通这负责楚国瘟疫的事宜,也算是告一段落,实是大功一件;在民间的声望,也再次得到了提升。

     只是人怕出名猪怕壮,没有兵权之人,声望越高实是死的越快。为此,芈通再次遭到了太子熊眴的深深妒忌,只不过,现行风声正紧,楚霄敖多次给他警告,熊眴才没有采取行动罢了。

     芈通当然也明白此理,为此他也在想尽快落实斗伯比的计策,赶紧逃离都城丹阳,以回到自己的封地韬光养晦去。

     幸好楚国瘟疫大胜,楚廷很快便又要开始廷议。芈通便准备在这次廷议上提出,不再受用君侯公子的俸禄恩惠,而以接受封地的治权,自食其力,同时也可为楚国效力。

     芈通早已准备好了奏章,当然这个奏章又是让国老伍伯代笔的;连同先前国老为他起草好治疗瘟疫之事的奏章一起,洋洋洒洒的抄了一大篇。不过这时的奏章都还是采用在竹简上镌刻,害的芈通手都磨出了水泡,也才只刻出了两三根……

     最后实在没法,芈通才命人取来羊毛和细罗汉竹,简易制作了一支毛笔;再用松枝和油脂燃烧,以提取其中的烟尘,掺上漆树之汁水,也算制成了简成的墨水了。用毛笔沾着墨水在竹简上写可比镌刻要轻松许多。这也可算是历史上第一支毛笔和墨水了。

     写好之后,哦不,是抄好之后,便让人递送给咸尹大夫斗伯比。反正所有奏章都要先过他这一关,咸尹,主管的就是谏议这一项。

     芈通的这个建议,本来就是他咸尹大夫的主意,想必通过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芈通还让人将这毛笔和墨水也一同带给了咸尹大夫,看那家伙一天到晚都是与这竹简打交道,想必也累的不轻,让他尝试一下新鲜事物吧,也好回报他为自己所出的主意。想必他得到了这毛笔与墨水之后,必是乐开了花。

     再说楚霄敖熊坎虽然对君位继承之事属意太子熊眴,但对于芈通完成防控瘟疫之任务,也还是相当满意的。毕竟如果瘟疫得不到控制,那伤害的可是国之根本。为此对芈通的奏请,想必也不会太过反对。

     这日,楚国廷议如期举行,列位臣工也都尽数出席。这,包括那被芈通逼疯了的卜尹鬻成,也来到了厅堂之上。想必那日用水治疗失心疯之后,卜尹鬻成也不用再躲了,反正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不过芈通此次参加廷议,感觉与先前几次有着较大的不同。以往他来到这个大殿上,他就像是一个多余的空气一般,从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今天他却成了焦点。

     治疗瘟疫的妙手、拯救苍生的神医……诸多赞颂之词实是让他应接不暇。

     楚霄敖也是高兴,坐在君位之上不停的点头,同时用手撸着胡须。

     再看看那太子熊眴,此时脸黑的就像木炭似的,一言不发,保不齐又在心中想什么坏主意。

     如此大好时刻,芈通定然不会放过,立马便将他的第二个呈奏说了出来。

     只是这第二个呈奏刚一说出,便立马引起楚廷一阵轰动。因为在旁人看来,立了功之后,应该尽量讨些奖赏封赐,最好是在这丹阳城中升官。毕竟丹阳城是楚国的都城,这里才是权*力中心,在哪里为官能有这都城的权利大呢?

     而这芈通却正好相反,身为君敖公子,铁定可以留在都城的,此时又立了大功,却还要求去往自己的封地。这楚廷中人,谁还没有几块封地啊;只是封地留着收租纳赋好了,人则留在都城为官,掌握楚国权柄,岂不是人生赢家……

     “唉,看来这仲公子是又犯傻了!”众人全都在心中念道。

     芈通自然也看出来了众人表情,只不过他要去往封地,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中道理,又岂是这些人所能懂的。当然,也还有那么几个明白人,斗伯比与伍伯自不必说,就连那老太师班合也猜到了芈通这是以退为进,好积蓄力量卷土重来……

     为此,老太师班合便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表示公子通防止瘟疫,立有大功,可在都城任职,并册封赏,岂能让其回归封地?如同禁足一般!

     班合表面上是为芈通说好话,实则是要将芈通控制在都城,放在眼皮子底下,总比放虎归山要好。

     岂料这事倒让看不透此理的太子熊眴不爽,大为肝火,微微怒道:“诶,太师说得哪里话,公子通以往素有痴狂之症,岂能随便任职,眴看还是观察观察为好,免得将来出什么乱子。今公子通要回封地,实是最好不过了,日后若是证实他痴狂之症确实好了,再调回都城为官,辅助父敖也不迟啊……”

     班合听了甚是气愤,心道:“竖子不相为谋!”不过表面上还是得给点太子面子,只轻声继续道:“请恕老臣迂腐,公子通近来对楚国屡立大功,可见其痴狂之症早就好了,此事不用再做计较。而今,公子通防治瘟疫有功,不封赏而他其回封地领取治权,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啊,为此老臣还是建议让公子通留在都城任职……”

     太子熊眴听了更气,心想:难道这老太师改为支持公子通了?不过想想又打消了此念头,毕竟他与太师合作也不是一日两日,数十年下来,他们从未有过间隙;会不会是太师动了恻隐之心,觉得这公子通生世可怜,走到今日也不容易,而故意放他一马……总之,太子熊眴此刻有些想不通,却又不好说什么,只站在那闷闷生气!

     咸尹大夫斗伯比环顾了一下场内,心中自有他的盘算。此计是他建议芈通的,倒不是他站在了芈通这边、为芈通出谋划策,而是他确实是希望楚国强大。如今太子与公子通内斗,势必会消耗楚国,还不如将实力较弱的一方支开,让其回到自己的封地发展,免得引起冲突。而且他也并不想看到芈通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太子熊眴灭掉,毕竟芈通近些日来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有些用处的,特别是他让人送来的那毛笔和墨水,那简直就是给他送来了一个天大的宝贝。如此有才干的一个人,若是这么就被太子灭掉,岂不是楚国一大损失?

     所以他才向芈通献计,让其回到封地,以求自保。至于将来,想必太子继承了君位,公子通即便羽翼丰满,也不敢太过胡来吧……

     可是眼下太师反对,得找个理由以驳斥太师的观点。随眨了眨眼,计上心来。只听斗伯比呵呵大声笑道:“太师所说自理,公子通防范瘟疫,立有大功。如此这般就让公子通回到封地,确实说不过去!”

     “呼!”众人侧目。就连芈通也是眉头紧皱,甚为不解。心道:“这注意是你出的,此刻却又反对,搞什么名堂!”

     “伯比也觉得此事不妥?”楚霄敖熊坎微微问道。在这位楚霄敖心中,斗伯比的话语还是有些份量的,而且他也甚为喜爱这个最小的弟弟,就连称呼也没有那种君臣的感觉。

     斗伯比行了一礼,淡淡笑道:“当然不妥,有功不赏,势必会影响天下臣民的士气,到哪里也说不过去。不过,奖赏分为很多种,也不必想太师说的那样,非要将他留在都城为官。既然公子通一心想回封地,那边遂其所愿,再封他一点土地,也不会让人落下口舌!”

     “呃,这……”楚霄敖熊坎听了,微微有些犹豫。

     然而太子熊眴只想着早点将公子通“踢出”都城,省的在他眼前碍事,毕竟离开了都城,就是远离了权*力中心,也说明他公子通没有了争权之心。随也立马符合道:“如此甚好,也不由父敖烦神了,荆山靠近谷国有一百里之地,乃是本人食邑,就当送给弟弟了。”

     “噗!”太师听了差点吐出鲜血,这太子也太不动脑子了吧,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也亏他说得出来……只恨这在楚国大殿之上,他有气也只能忍了。

     楚霄敖熊坎开始听了也是吃惊。先前还斗得死去活来,此刻却又割肉送地!不过这样也算是一个折中的办法,事情总算有了一个好的解决方法。缓缓才道:“也罢,就这么定了。将原太子食邑——荆山以北一百里地,划为公子通封地,隔日登记造册。公子通领取了自己封地治权,头三年可以不纳贡,以后和其他领主一样,每年都需按时向楚廷纳贡。”

     “诺!”芈通知道事成,欣喜答应。

     于是,芈通便又得到了一百里封地,直把老太师班合气个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