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3章 防患未然
    明眼人都不难看出,此次封赏,着实对太子十分有利;出任大司马,统管国家兵权,这该是多大的权利。

     而且,老太师班合,一直都是太子之师,实是太子十分信任和依靠的重臣,近些年来与太子熊眴甚为亲密;此次又兼领大将军、左司马之职,正可谓太子熊眴兵权全收。

     楚霄敖如此布局,看来这太子继承君位已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幸好芈通乃后世穿越过来,一心只想着如何寻找到他的和氏璧,对这种功名利禄之事,并不计较太多。

     可是,最近对芈通极为信服的公输虔,心中却有些不快。

     此战决胜,别人不知道,但是公输虔心里明白,功劳最大的,其实是这位仲公子芈通与他自己。

     为此朝堂一散,公输虔便跑到芈通这里来,愤愤地道:“唉,公子谋略,天下无双。此次对权国作战之功,实是公子最大。然而得到好处最多的却是太子,公子除了拿回筑建祭天台所应得奖赏外,却无半分好处,实是不公!”

     芈通嘿嘿一笑,依依不舍的放下刚刚在庙堂之上所领的黄金剑,道:“公平,要这公平干嘛?通本就是这君侯次子,吃喝不愁,此次又封了这荆山五十里食邑,难不成还怕饿死不成?”

     公输虔狠狠的盯着芈通,一本正经的说道:“以公子之才,难道就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先前就听说公子有痴狂之症,想必就是装的吧,此等这般,与行尸走肉何异?”

     “大胆!”芈通听了怒吼一声,怒瞪了公输虔一眼。

     可能公输虔也觉得有些过份,连忙半跪在地说道:“虔不敢,不过虔所说句句肺腑。难道公子就没有想过施展一番作为,即便不是为了自己着想,为了楚国之将来也行啊!”

     芈通又望了一眼公输虔,来回走了两步,半响右手抬了抬,示意公输虔站起来,才道:“卿之所言,通何尝不懂。只是通早就看透了一切,志向并不在此。以后事态如何发展,还是一切随缘吧!”

     公输虔望了芈通良久,半响才站起身来,喃喃说道:“没想到公子竟如此看淡一切。实乃我楚国不幸。”说着便欲往门外走。

     芈通心中计较,可能也觉得太过伤公输虔的心了。旋即又叫住公输虔道:“卿且莫太过失望,日后要有为楚国出力的事情,通自当义不容辞。”

     公输虔闻言站住,思虑片刻才又摇了摇头道:“若公子没有此志向,为公子计,虔劝公子以后还是少抛头露面的好。因为太子之人,疑心太重,妒能忌才;以公子之才,恐怕很难不显山漏水,他日若有什么地方太过耀眼,名望盖过太子,恐怕会招致祸端……”

     芈通听了心中苦笑,心道我又怎么不知道太子这个人,日后更是得了一个名号叫楚厉王,可见凶残至此。只是自己穿越而来,早就知道历史不可逆,太子之争他必将败北,又何必自讨没趣?难道他不但要在和氏璧上改变历史,还是在这楚室大事上改变历史?这和氏璧早出来几年、晚出来几年并没有什么;可是这事关诸侯继位,君侯纪年可是大事,说不定还会改变历史进程,那可就不得了了。

     不过这公输虔站在他的角度,也确实是为芈通考虑,并无过分之处。芈通心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冷了公输虔的心?又想着总不能刚刚得到一个小弟,这么快就失去了,日后有些事情还得需要他啊。只得又安慰着笑道:“难道通志向低下,与卿连朋友都做不成,有些事情要你办也不行?”

     “呃!”公输虔微微愣住,半响才回过神来,一脸苦笑道:“公子说的哪里话,虔自祭天台之事之后,便视公子为主。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下来,切莫取笑公输虔了。”

     芈通也是淡淡一笑,走近公输虔身旁,拍着公输虔肩膀道:“眼下却是有一件急事需要公输大夫做,来来来,我们先坐,待我命下人备些酒菜,慢慢说来。”

     公输虔微微一笑,心想这公子虽没有太大的志向,但跟在他身后办事,却是十分开心,以后的事情谁也预料不到,恐怕也是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唉,暂且也不管了,且听公子吩咐什么事吧。

     公输虔想着,也就不顾其他,跟随着芈通到食案之旁。

     古代之人,饮食都是一人一案,再上食物各自享用。芈通乃是现代穿越过去,觉得甚为别扭。旋即又笑着对公输虔道:“我俩要不要撤掉一案,然后对案而坐,开怀畅饮。”

     公输虔呵呵一笑,点了点头,也不客气,端着酒菜便坐到了芈通对面。心中却想着芈通尊重自己、不分贵贱,暗存感激。直道:“公子真乃豪爽之人,刚才说有事要虔去办,不知所说何事?”

     芈通喝了一口酒,皱着眉道:“卿刚才之意,是让我防患未然,但眼下有一件事,更是迫在眉睫,如若做的不好,恐怕楚国危矣。”

     公输虔微微皱眉,茫然问道:“何事如此严重?竟被公子说的如此恐怖!”

     芈通坐直身子,淡淡道:“此事绝非危言耸听。楚权之战,洪灾泛滥,淹死人畜不计万千;眼下雨势已停,天气闷热,如若防范不好,恐怕瘟疫流行!”

     公输虔听了,半只鸡腿都没有啃下去,立忙放入盘中,惊道:“哎哟,公子所说确实属实,经过如此大水浸泡,再受高温炙烤,人畜尸体腐烂加速,瘟疫恐怕立马便要肆虐上来。只是这防范之法?虔确实……”

     芈通也知道,这公输虔乃是建造大家,又不是医生,对这控制疾病的事情,他是做不来的。不过眼下无人,他能叫的动的,除了自己家兵,便只有这公输虔了。所也不绕弯子,直接凭着后世知识,直接说道:“古来防范瘟疫之法,都是隔离。你回荆山之后,便立马用我的名义贴出告示,让庶民呆在家中,限制臣民流动。荆山现在是我食邑,用我名义贴出的告示,臣民不得不从!”

     公输虔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只是这一项,恐怕还限制不了瘟疫流行。正要询问,却听芈通又道:“其二,多备一些石灰粉,再在墙角、屋内、街道等人员流动之处撒上一些。此物防潮,遇水能消除瘟疫之毒。此刻天气虽放晴,但依然闷热潮湿,一用此物便立马有效,实是良方。”

     公输虔皱了皱眉,问道:“石灰还有如此用处,我还以为石灰只能做金疮药之用呢!”

     芈通听了微微一笑,心道石灰的用处可大了呢,日后建房筑城,都可用此,你这建造大师可要多多琢磨才对啊。不过想来此时人们知识浅陋,烧纸石灰之法不凑效,得到的石灰甚少,才没有过分浪费,而只用作金疮药的一味配方罢了。不过眼下也不好跟他解释的,只得继续说道:“其三,多储存一些青蒿和石膏。虽然此刻青蒿都快老了,但在一些山林阴凉处应该还能采到青嫩青蒿。将此物切碎保管,若有人发热、发冷,腹泻不止,便可服用。石膏清凉,若有瘟疫流行,便可将石膏碾碎,放入食物中烹食。”

     对于这治疗瘟疫的方法,其实芈通所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在穿越前正好有关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知道它能治疗疟疾,所以想想采来一些应该没事。而且这个时节,应该是疟疾的高发期。

     至于石膏,芈通以前在考古研究,倒在书上看过,古代人防止瘟疫便是用些石膏,应该是有些效果的吧。其实古代病菌相对较少,并没有太多的抗药性和工业污染,想必对于一般的瘟疫,应该足够应对了吧。

     其实对付瘟疫,更应该是注意卫生,不要吃脏东西和喝生水。这倒是目前最大的障碍,因为这个时候的人,有些还习惯生食,包括吃肉也多是生的。想到这里,芈通立马又补充道:“其四,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便是禁止臣民喝生水,吃不熟的东西,所有食物,必须用火烹饪之后才可是食用。”

     公输虔虽然不懂其中道理,但都还是点了点头,只吃了两口,便站起来道:“这样我便赶回去准备了。这事还是越早做越好。”

     芈通对于他的言听计从甚是满意。也站了起来,道:“如此就拜托了。哦,还有一点,但凡碰到人畜尸体,一律命人立马用火烧了。这种极易引起瘟疫,你要小心为上了,若非必要,你不要亲自触碰。”

     “诺!”公输虔应了一声,便离去了。对于芈通的提醒,甚是欣慰,铭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