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4章 荒野立志
    (感谢酒庸与狼大当家的推荐票!)

     两人呆坐在荒野之上,心中自是十分难过,场景异常悲切,暂且不谈。

     直到挨过了大半夜,天空微微显现鱼腹白,想是天快亮了,那些贼兵应该撤了。两人才起身,小心地折返回去。

     所幸一路无恙,贼兵早已退去,可能是贼兵怎么也想不到,芈通会这么大胆,这么快便折返回来。

     只见大战过后的窑洞周边,已是废墟一片,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犹如人间地狱。而那些贼兵还甚是过分,竟将他们贼兵自己人的尸首全部焚烧,武器全部带走,不留下一丝证据。窑洞里的石灰石自然也被搬运一空,造成被人抢劫的假象。

     走到他们撤退时的小道时,只见那戴着草帽的庸老二还横躺在路上,胸前被戳了七八个窟窿。芈通咬了咬牙,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心中尽是悲痛。

     这些家兵、这些奴仆、这些壮士!都是为了他芈通而丢掉性命的!此恩此德、此恨此仇,他芈通定将永记心间。他绝不会让这些壮士白白死去,他定要为这些壮士讨回血债……

     以前他穿越到这个世界,早就看透了种种利益,只想着做到与世无争便行了。他想只要他不惹别人,别人定不会拿他怎么样!而且,寻找和氏璧、解开和氏璧之谜,才是他的心中愿想。至于权利,他并不太追求;他可不想取代熊眴,争夺继承之位,而改变了历史。

     可是现在,他却不那么认为了。

     改变历史,什么是改变历史?历史是用来创造的。他这个后世之人,穿越而来,拥有非凡的见识,这种蝴蝶效应早就不可能逆转了,还来说什么不改变历史。

     再说,历史对于楚国之前的年代,记录甚少。只知道在他楚武王之前,还有一个楚厉王;至于这个楚厉王的“丰功伟绩”,则基本上绝迹,只有《韩非子》记录了一点和氏璧的往事;到底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人,却没有任何证明……

     但对于他楚武王,则记录相对多得多。

     也就是说,历史可以没有楚厉王,但绝对不能没有楚武王!

     他才是楚国称王的第一人!

     为此,他必须争夺这王位的继承权。

     若是他不争取,或许他便会像今晚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杀死也不可知。若是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历史上还会有楚武王吗?

     除非他还像前六年那般,做个傻子。只有傻子,才不会引起太子熊眴的猜忌,才会安然度过余生。只是那样,与他没有穿越过来又有什么两样?历史需要的是一个英明神武的楚武王,而不是一个傻子芈通!

     一个傻子芈通,或者一个被杀死的楚武王,那还是历史吗?那又何谈不改变历史?

     而且他还要寻找和氏璧,一个傻子芈通,是不可能完成的!在这尔虞我诈的大争之世,活命都那么难,何况寻找和氏璧这种旷世至宝?

     既然历史终究会被改变,那便让他来创造历史好了!

     所以,从此刻起,他便要争权,要争这楚君之位。

     只有拥有了权利,才能保证不死!只有他不死,才会有后来的楚武王!只有有了楚武王,才会使得历史尽可能小的偏离……

     芈通想着这些,双手已死死捏成了拳头!

     对于今夜的这场血战,不但没有打消他的斗志,反而给他指引了方向。他要用未来的楚武王君位,来祭奠今日的亡灵。

     不过眼下,他更要将这些亡灵妥善处置好,以免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芈通想着,便弯下腰来,也不顾这一夜的劳累与伤势,直接将这庸老二的尸体背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背往窑洞!整齐摆好,并将其使用的大刀放在他的右手边。

     旋即又步往窑洞外,接着背起另外的尸体。

     庸小见着,立马理解,也跟着背起尸体来……

     两人大概背了有十几具尸体的时候,便听见山下又响起人声,面面相嘘,急忙跑到一个石头后面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听到一个粗旷的声音,道:“不好,出事了!快上去看看!”

     声音落下,便是一阵脚步声,轰隆隆的直往芈通他们的窑洞方向奔来。

     芈通听了,算是放下心来,因为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国老之子、楚宫门尹的伍锋!随缓缓得从藏身的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伍锋见到芈通无恙,心中甚是欢喜。然后芈通和庸小,却没有能忍住,经受过这般生离死别的一夜,心中的痛苦、悲愤一下便宣泄出来,竟同时流出了泪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时的泪,却是无比的珍贵。他芈通在敌人围困时没有流泪,在被断矛刺伤时没有流泪,却在这脱离危险、看到满地的壮士尸首时流泪,却又有谁说他不是男儿!

     伍锋看到他们,也算放心了,看了看四周,深吐一口气,询问道:“这……这是怎么了?公子!”

     芈通摇了摇头,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指了指周围说道:“让你的兵,将这些壮士的尸体,安放到这窑洞之中,我要给他们好生安葬!”

     伍锋听了,立马便吩咐属下照办。

     芈通见了,也算歇了口气,只是又觉乏力,一个恍惚,竟往右边摔倒。

     伍锋眼疾手快,立马将芈通扶助,将他挪到石头上坐下。并从腰间解下干粮袋和水,递给芈通。

     芈通摇了摇头,指引着庸小说道:“这是我母亲在庸国时认下的弟弟,算是我娘舅,把水和干粮先给他一点!”

     伍锋望了一眼庸小,心道什么时候听说过通公子在楚国还有娘舅。不过也没有说什么,顺从的将水和干粮递了过去。不过很快他又从身边一个随从身上解下了一个水袋给了芈通。

     芈通接过,猛灌了两口,才又吩咐道:“这次尸体安放好以后,请把他们弄干净整齐一点。平日跟着我没有享过什么福;走,就让他们走的体面一点。哦,对了,如果兵士们找到一个有满脸胡茬的壮汉,就立马报告我!”

     芈通所说的,自然是庸老大。刚才折返的时候,他与庸小只发现了庸老二的尸体,而庸老大的却没有见着。

     伍锋自然照做。待到芈通也吃了一些干粮之后,才又询问起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芈通便将昨夜遭人围攻之事说了一遍,直到最后,又几近哽咽。

     伍锋听了也是异常气愤,还没等芈通说完,便一拳击在身后的石块上,叫道:“直娘贼。若是让我查到是谁干的,非活剥了他不可!”

     芈通与庸小见了,相视一眼,知道这伍锋是个直暴脾气,什么事情也忍耐不下,便没有将自己怀疑的对象——太子熊眴说出来。毕竟此时太子势大,凭他们这些人还是扳不倒太子一众的。而且他们又缺乏指证太子的直接证据,胡乱猜测,定然也没有用,还打草惊蛇。

     “还反了都,此地距离我楚国都城才几十里地?太猖狂了,不行,我得查看一下,就不相信找不出一点证据!”伍锋发完一通脾气之后,便直立起身,去往那些尸体之旁,以寻找蛛丝马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