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王剑乍现
    求推荐收藏打赏啊!!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有近一分钟,杰拉尔他们的耳朵就饱受摧残了一分钟,即使是翼蝠兽已经停止了叫喊,他们耳朵里面的轰鸣声也依旧没有停息。等他们回过神来看向翼蝠兽的时候,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在刚刚的一分钟内,翼蝠兽完成了它步入成年的一次脱变,整个蜕变结束之后,原来还可以装在那个箱子里面带来带去的翼蝠兽,现在俨然已经长到了一米高。除了体型有些变化,其他的部分杰拉尔还没有看出来。

     蜕变之后的翼蝠兽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兴奋,它站在屋子中间,咧着嘴看着杰拉尔和瑞克斯,“嗷嗷”的叫了几声,然后便撑开了它的肉翅,在房间里面低飞。身形高达一米的翼蝠兽,将双翼全部撑开几乎长达两米,这间小屋子似乎有些局限了。

     康奈尔的这间屋子有人的时候是卧室,没人的时候就是典型的一个储藏室,也是难怪海拉姆对这个屋子设下了这么重的秘术,这间屋子里面的东西让人眼花缭乱不说,任意拿出一件都是珍品。而翼蝠兽此时就在这满是珍品的屋子里面低飞,说不准肉翅一个回甩就会碰倒一大片。

     瑞克斯赶紧对杰拉尔说道:“杰拉尔,赶紧的,这间屋子可全是海老头的宝贝啊,平时连碰一下他都是不给的,要是这个家伙不小心毁了什么,咱两的性命可就都交代这这里了。”

     杰拉尔点点头,目光死死的锁定着翼蝠兽。

     瑞克斯用手臂捅捅杰拉尔,盯着两米开外的翼蝠兽,说道:“我从这边,你从那边,我们包抄它,绝对要歹着!”

     “嗯!”

     杰拉尔和瑞克斯按计划行事,一左一右包抄翼蝠兽,但是翼蝠兽哪里是那么笨的生物,它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人的意图,故意假装放松警惕,在他们靠近就准备一扑的时候猛地振翅飞了上去,停在了屋内的柜子上。

     翼蝠兽站在柜子上对着他们嘶叫,顿时让杰拉尔和瑞克斯感觉极度的挫败,连一只小小的翼蝠兽都抓不住,还翻过来被它调戏,说出去真是脸都没地方放。

     要是这样那还好,坏就坏在这翼蝠兽不只是安静的停在柜子上,不闹出点动静它不想善罢甘休。柜子顶端存放着一些物品,翼蝠兽也不管是什么,肉翅胡乱的一个个扫下,先是一个矮人族黄金制作的圣杯,瑞克斯眼疾手快一把接住。

     翼蝠兽感觉有些不爽,它左右两边肉翅一挥,分别掉下了圣徒第三节脊椎骨和一个晶莹剔透的绿瓶子,但是都被稳稳的接住,让他们没想到的的是,这两样不起眼的东西不过是障眼法,翼蝠兽真正想要扫下去的东西其实是第三件。

     在他们都忙着接前两件的时候,翼蝠兽将脚下的第三件狠狠的扔了下去,然后得意的看着他们,没错那个表情的确是很得意。杰拉尔他们并没有料想到翼蝠兽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惊讶之余也在感叹这个生物的智商。

     掉落下的这个长方形的盒子落在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这声响让他们浑身一颤,因为隐约间他们好像听见了木头盒子裂开的声音。瑞克斯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蹲在地上拿起这个长方形的盒子,颠来倒去的看了很久,然后他猛地一拍大腿,叫道:“啊,这个盒子我记得,不是海老头的,是康叔的!”

     杰拉尔也凑过来,问道:“是康叔的,然后呢,是不是不会有什么事?”

     瑞克斯转过头,看着杰拉尔,眼神里面全是生无可恋,他苦丧着脸说道:“完蛋了,我要死的更惨了,麻烦到时候请给我一刀痛快,拜托了!”

     杰拉尔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瑞克斯瞪着他那双大眼睛看着杰拉尔,浮夸的说道:“你还没有了解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吗,这个是康叔的盒子,他在回来的当天就和我说过了,要是我碰了这个盒子我一定会死得很惨,现在这个盒子不仅被碰了,还不知道哪里裂开了,即使不是我的错,那最后受苦的还是我,我绝对会死的~!”

     “没那么恐怖的!”杰拉尔也蹲下,从瑞克斯的手里接过那个盒子,看见盒子上面刻着很多的符咒,但是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瑞克斯看着这个盒子,说道:“这个盒子不知道哪里坏了,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没有坏都不知道,反正等待我的结局都是死路一条,还在乎打开了没有吗。”说完,伸手便去挑开盒子。

     盒子打开后杰拉尔刚想上前开开眼界,但是在打开盒子的同时,他就感觉腰际突然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灼烧感,从一点汇聚到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被那种感觉刺激着,他实在是难以忍受,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叫着。

     瑞克斯心里的石头还没有落地,这边杰拉尔又突发状况,搞得他是一个头两个大,当即放下手中的盒子转到杰拉尔身边问道:“杰拉尔,你这又是怎么了?”

     浑身都在忍受着强烈的灼烧感,疼的他大叫,蜷缩在地上,杰拉尔的视线刚好对着那个打开的盒子,他已经被疼的有些晕眩,眼睛有些恍惚,但是他很确定的看到了盒子里面的那个东西在发光。

     杰拉尔的大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想法,就好像是潜意识下达了一个指令,他恍恍惚惚的上前,猛地将盒子里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在杰拉尔的手触碰到盒子里面东西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沐浴在这白光里面,身体都好像受到了净化,疼痛感瞬时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等杰拉尔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他才看清楚手中的东西,是一把纯银色的剑刃,只有在顶端带着一颗罕见的纯蓝宝石镶嵌,整体看上去洁净无暇。

     杰拉尔综合了一系列的因素,他心中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就是王剑!

     杰拉尔就在失神之际,突然听到了身边传来一声嘶叫,他转过头去看见的是站在一旁的翼蝠兽,翼蝠兽已经高达一米,倒在地上的杰拉尔看它还需要仰着头,它看出了翼蝠兽眼神中的内疚和自责,笑着安抚了几下它的头,道:“没事,我没事!”

     瑞克斯的眼睛则是一直盯着杰拉尔手中的王剑,这把银色的剑刃看上去就十分的迷人,他感叹道:“哇嗷,这把剑真是太帅了,乃怪康叔不给我看……”

     杰拉尔赶紧把王剑放回到盒子里面,但是瑞克斯是明显没看够,伸手拦住。杰拉尔一把拍开瑞克斯,严肃的说道:“你也知道康叔带回来的东西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他既然不给我们看那肯定不寻常,现在是阴差阳错,难道还不及时弥补吗,赶紧收起来啊!”

     “对对对,趁着康叔不在,赶紧放回原位。”xh:.254.198.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