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真言女神(2)
    真言女神媚笑着看着杰拉尔和瑞克斯,说道:“换做是我被困在这里,我就不会这样傲慢了。舌头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因为它是谎言诞生地地方,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吃你们的了……”

     被抵在墙壁上的杰拉尔和瑞克斯尝试的扭动身体,但都是失败,真言女神嬉笑的说:“不要做无用功了,上帝知道你们心中肯定有许多难以启齿的东西,现在趁着你们还能说话,我们来玩玩真心话对真心话吧!”她在二人之间徘徊,“那我要先问哪一个呢?”

     女神盯着杰拉尔看了好久,缓缓开口说道:“你先来怎么样,你看上去是这样的……黑暗污浊,你肯定会有很多想要说给上帝听的事情!”

     “你要我说什么,我什么事都不记得!”

     女神摇摇头,妖媚的笑看着杰拉尔,“没关系,你的回答不需要记得不记得,它是我与你灵魂深处的一个对话,任何人都不能在我面前说谎。”她将手放在杰拉尔的额头,似乎就像她那样说的,在捕捉他的灵魂,猛然间女神睁大了双眼,吼道:“你不是你,至少不是这个世界的你,你到底带着什么谎言来到了这里?”

     杰拉尔贴在墙上,怒目瞪着真言女神,回答道:“我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里,忘记了所有的事情!”

     “那我就来帮你回忆回忆……”说完,她手指间的神力发出淡白色的光芒,一丝一缕的流窜进杰拉尔的头部,但是这流窜的感觉似乎不是很好受,杰拉尔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皱折眉大叫道:“我不知道!”

     女神指尖的白光更加强烈,而杰拉尔的惨叫也越来越深,他额头上青筋暴起,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全身都在抽搐,然后下一秒他猛然的睁开双眼,原本黑色的瞳孔在这一刻变成了赤红,全身都舒展开,瞪着那双猩红的双眼,杰拉尔的声音于此同时也变得暴戾沙哑,“我的力量无与伦比,我要君临天下,所有挡在我路上的人都得死,在我面前颤抖吧,你们这些胆颤的无能懦者,我要你们都臣服在我的脚下,尊我为王!”

     女神显然是没有料到会有这一出,杰拉尔的这副模样吓住了在场的人,真言女神下意识的缩回了手,此时的杰拉尔似乎是在用自己的力量悬浮在空中,并且发出阵阵诡异的笑声。

     瑞克斯得此间隙,拿出口袋中的狗哨子一吹,门外的黑狗瞬间冲了进来,让真言女神一下子惊慌,放下了控制,瑞克斯脱离了控制顺手拿起一旁架子上的一根铁叉,冲到女神身边一下子刺入了她的心脏,一击毙命,鲜血顺着铁叉流淌出来,染红了一片。

     似乎刚刚的异样让杰拉尔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狂妄诡异的笑了几声后,便顿时失去了生气,脸色煞白的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瑞克斯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但是还是赶紧离开的好,拉起杰拉尔的手臂把他挂在自己的背上,但是刚刚走了几步便听见那边的甬道传出一阵响动,心中一惊,难道这个真言女神还有帮手?赶紧闪身躲了起来。

     甬道中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近,等到来者进入到了这片大厅,瑞克斯小心翼翼的撇头看过去,大松一口气,原来是海拉姆。

     海拉姆进入到这个大厅,第一眼便看到了倒在地上死去的真言女神,她死后的脸呈现出了一副猫妖的面孔,尖长的獠牙泛着寒光的露在外面,有些瘆人,海拉姆小心的喊道:“瑞克斯!”

     “这儿呢!”躲在黑暗中的瑞克斯应声回答,随后走了出来笑着说道:“海老头,你怎么来了!”

     海拉姆见瑞克斯没事,松下一口气后立马便开骂,“我能不来吗,你个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来问我有关真言女神的事情,但是我是没想到你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一个人疯不够,还拉着杰拉尔一起,真是……杰拉尔呢?”

     “在那里躺着呢!”说罢便转身将杰拉尔拖了出来。

     杰拉尔此时的面色惨白的有些吓人,海拉姆惊呼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副模样,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瑞克斯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他和我没关系,是真言女神造成的。”

     “那也和你脱不了关系!”海拉姆大吼道:“现在纠结是谁的错都没用,还是赶紧先回去要紧,杰拉尔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去抓翼蝠兽,你把他带走!”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蓝调

     海拉姆和瑞克斯相对的坐着,两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凝重,海拉姆摩挲着自己的手,再一次向瑞克斯确认道:“你确定你没有看走眼?”

     瑞克斯再一次不耐烦的回答道:“是的,绝对没有,我又不眼瞎,况且他那又不是一瞬间,持续了有好长时间的,他的眼睛绝对是赤红的,我确定没看错,当时忙着干掉真言女神,他说的话我有些记不起,但是大体就是那个意思,连真言女神都被他吓住了!”

     海拉姆想着躺在内屋休息的杰拉尔,又听着瑞克斯的描述,他没有亲眼看到实况,不敢妄下定论,但是就依据瑞克斯的描述,杰拉尔在那么一瞬间失去了原本的意识,那么在那一瞬间显现的到底是他的什么形态,圣书为他的百年一现到底是为什么。这一切都是未解之谜,关于杰拉尔的一切都开始让海拉姆疑惑,他到底是什么人。

     瑞克斯回想起杰拉尔那一瞬间的神色,他双脚离地悬浮空中的那种神秘的力量,不禁让他有些胆颤,他对海拉姆问道:“海老头,我们拿他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冕下?”

     “不行,绝对不行!”海拉姆一口否决了瑞克斯的这个提议,严肃的说,“杰拉尔他现在是自由者,黑暗光明都不会庇护他,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对冕下说了这件事,冕下绝对不会让杰拉尔活,不清楚杰拉尔的属性,不知道杰拉尔这份力量的福祸,冕下绝对不会冒险留下这个威胁的,你要是说了就是要杰拉尔死!”

     瑞克斯没有想到这其中的狡诈,“那我们怎么办?”

     海拉姆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杰拉尔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我们谁都不要说,在看看情况,在我们清楚杰拉尔的一切之前,这件事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否则就是把他推向死亡,知道了吗?”

     “嗯!”

     瑞克斯和海拉姆心事重重,就在此时听到了内屋房门打开的声音,杰拉尔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这两个人铁青的脸色,不禁问道:“你们怎么这样严肃,出了什么事吗?”

     海拉姆连忙回转过来,笑着对杰拉尔说道:“没有没有,就是看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醒,有些担心,但是现在没事了,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就是感觉大脑里面嗡嗡的响,就像是刚刚身体被重组了,什么都不像是自己的,很难受!”

     “没事,多休息休息就好了!”海拉姆笑着说,“你在和真言女神对峙的时候,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杰拉尔摇摇头,说道:“不记得,她伸手碰到了我的头,我就感觉到非常疼,然后我就失去了一切知觉。”

     “嗯……”海拉姆的表情十分的严肃,只手撑着下巴深思。

     “对了,那只翼蝠兽呢?”

     瑞克斯伸手一指墙角,“那儿呢!”

     海拉姆跟着杰拉尔走过去,看着笼子里面那只还在扑腾的翼蝠兽问道:“这只翼蝠兽,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杰拉尔嘴角微撇出一丝笑意,说出了那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回答,“我要养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