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符照订好了蟹堡王的夜宵,等待送餐时趴在睡袋上捧着手机敲来敲去,表情轻松的和露营差不多。

     夏洛克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层出不穷要挑战他的罪犯上,没过多久,紧闭的办公室大门传来极轻的敲门声。

     “唰……唰……”

     符照瞟了一眼门口,觉得应该和刚才那通电话有关系,夏洛克在百忙之中抬头用眼神指了指门口,他只好爬起来拖拖拉拉的走过去开门。

     符照将右手搭在铜制把手上的时候才意识到一些细节,根据敲门声的位置判断,来客的个子应该很矮,几乎快贴在地上的那种矮。

     并且也不是敲门,而是……用指甲之类的尖锐物品在挠。

     符照心底的念头心底一闪即逝立刻被忽略,动作随意地直接将门打开——

     “救命啊啊啊!”

     夏洛克大概猜到了原因,顺着堪称凄惨的惊呼声望过去,居然看到他的一头卷毛直直的炸起来,效果和做了离子烫差不多!

     而接下来的一幕,简直是挑战人体极限!

     符照两步迈出将近六米的距离跑回来,高高跃过办公桌,以跳水的姿势扬起一道弧线落在他办公椅后,一咕噜爬起来扶着椅背哆哆嗦嗦:“有有有鬼啊……你们的总部肯定死过人!”

     夏洛克的椅子跟着一起颤抖,顺着他惊恐的眼神望向门口。

     有个白衣女人四肢着地缓缓爬进办公室,白色衣裙上大片大片新鲜的血迹,水草一样杂乱纠结的长发遮住整张脸,但不用看也知道被覆盖的脸在七窍流血!

     符照从椅背后伸出手勒住夏洛克的脖子,下巴搭在他左肩,女人每靠近一点,就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

     夏洛克抬手捂住被噪音折磨的左耳,语气镇定:“我要被你吵死了。”

     “那是鬼啊!鬼啊!正门被堵了我们从窗户撤离……不对,在厉鬼作祟下危险系数太高很有可能失手。你脑子这么好用,会念什么驱鬼咒吗?”符照把他的手拉下来,贴着耳朵把话灌进去。

     有个声音给出回答:“……驱鬼咒?那东西没用的。”

     “居然没用?那我再想想别的办法。”符照咬着下唇苦苦思索,片刻后才发现回答他的是个怨气森森的女声!“不要过来!杀掉我你会很麻烦的,等我变成厉鬼咱俩不一定谁怕谁呢……”

     夏洛克叹息着轻轻摇头,面对不断爬行逼近的女鬼非常淡定:“伽椰子女士,不好意思,他是新人暂时还不了解城市情况,请你不要计较。”

     “我看出来了。”伽椰子终于爬到办公桌前面,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呆了一会儿,果断把符照平时坐的那把椅子拖了过来,“这么晚还来打扰,该道歉的是我。不过从日落之地出来一趟不容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符照惊恐地看着她以全身骨折的姿态瘫在椅子上,手臂勒紧夏洛克的脖子拼命摇晃:“我们还不跑吗?不跑吗!呃……这鬼是你的熟人?”

     伽椰子慢慢伸出手撩开脸上的长发,露出一张惨白面容:“新人,我和你同样被召唤到现世,不过……是‘逆轮回’。”

     和夏洛克一样以消灭超级英雄为目的?

     符照疑惑地扭头望着夏洛克,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欣赏轮廓分明的侧脸。

     夏洛克用力把他的手扯下来,面向伽椰子的表情相当无奈:“给我一分钟,不然在解决你的事情之前我就要被他勒死了。”

     被轮回力量召唤到现世的并不只有人类英雄和反派,看看索尔就知道雷神也难逃一劫。

     既然有神,那么鬼怪的出现也顺理成章。

     这座城市西方的数个街区统称为“日落之地”,几乎没有活人居住,是各类妖魔鬼怪聚集的地方,百鬼夜行,妖孽游走,街上死气沉沉凄凉萧瑟。

     换言之那里是个巨大的鬼城,据说还隐藏着异次元空间的大门。

     鬼怪们在原先的世界死亡……不,被人超度后出现在城市中,相比人类罪犯,他们的行为更不受限制,杀伤力也更强。

     幸运的是,在大量灵异生物出现之前,阴阳师安倍晴明以及林正英道长等人先一步来到这里,于西区构筑起强力结界困住妖魔鬼怪,无法将其彻底超度也能限制行为。不会在城市兴风作浪。

     和人类反派相比,鬼怪的心性更加单纯,大多数都是生前被害,干掉仇人也就心满意足,在哪里待着都无所谓,对毁灭世界并不热衷。少数几个冥顽不灵的,也在长期劝说下改正了许多,安分居住在结界内。

     总之,西区鬼怪害人的积极性已经不那么高,比人类罪犯还要安全……如果不考虑外表的话。

     符照半蹲在地上扒着椅背,听完介绍后沉默良久,突然怨愤的拼命摇晃夏洛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个世界还有鬼这种东西!”

     夏洛克眼里的景象晃来晃去,不满他的指责一字一句提醒:“是你自己说害怕的,所以我才没有提起!现在竟然开始埋怨我?真是……”

     符照心虚的停下动作,身体扭来扭去完全缩进椅背后面,仍然对伽椰子警惕十足:“早知道我今天就不来陪你加班了……”

     “好了,现在处理正事。”夏洛克直接无视他的嘀咕,将电脑屏幕转向旁边,目光如往常一样锐利地看住那张白森森的脸,“按照总部规定,来自异世的居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直接提交安防局处理,以反派身份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人只要放弃目标,就能作为普通人获得帮助。那么……你有什么需求?”

     伽椰子擦着嘴角的血迹开口,声线略显嘶哑:“我要报案。”

     “报案?”符照在夏洛克背后探出脑袋,“你遇到问题直接索命不就行了吗?”

     伽椰子幽怨地白他一眼,转向夏洛克严肃道:“我儿子,俊雄,失踪了。”

     “……有照片吗?”夏洛克表情僵硬几秒,勉强维持镇定,“什么时间失踪的?”

     伽椰子从松松垮垮的白裙里抽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推过来:“今天下午还在家里看到他,傍晚就没人影了,我已经警告那小子好几遍不能随便出去索命,不会是……”

     六岁,男,身形瘦弱,性格敏感内向。

     夏洛克拿到照片迅速在心里得出结论,双手交握抵在下巴上扬起微笑:“这个年纪的孩子做出什么都不奇怪,我记得西区没有摄像头,所以要去现场看看。”

     符照小心翼翼地探出身体,瞟了一眼那张不用处理就能放到网上当灵异照片的黑白照,迅速缩回来:“有什么好笑的啊!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画面里的小男孩面无表情脸色惨白,一看就是伽椰子亲生的。

     “这是挑战,终于不用被那些无聊的案子浪费时间了。”夏洛克将照片还回去,关掉电脑从座椅上站起来,“我没有处理过西区的案件,不过一定会找出真相。走吧。”

     符照愣了片刻,才意识到最后两个字是说给自己的,抓住办公桌边缘拼死抵抗:“我不去!我留下来帮你破案!”

     “这里不需要你。”夏洛克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把挣扎的符照往门口拖去,“伽椰子女士,请带路。”

     伽椰子担心失踪的儿子,听到他痛快答应去实地查看后轻松了一些,这次没有爬着前进,而是像人类一样直立步行。

     符照后背贴着地面被拖出去几米,停下挣扎有些意外地挑眉:“原来你会走路啊?”

     那还从门口爬进来吓他一跳!

     “我只是觉得这样登场比较震撼。”伽椰子阴气四溢地一笑。

     能沟通的鬼还是比较可爱的,再加上符照天生对反派比较有好感,很快镇定下来,起码能不哆嗦地走出总部大楼了。

     在大厦正门口遇到来送外卖的蟹堡王员工,他付钱后打开装汉堡的纸袋掏出蟹黄堡,才咬了一口夏洛克就开车从不远处驶来。

     黑色捷豹停在空地上,夏洛克穿着敞怀的黑风衣下车,阻止了往副驾驶位钻的符照:“你去开车。”

     “为什么又是我……”符照把一袋子食物交给他,从前方绕到驾驶位,抱怨却没有拒绝。

     晚上十点左右,安防局总部大楼附近还是灯火通明,有种让人安心的温暖,而他们即将去的日落之地妖孽横行,连照明都是环保无污染的鬼火。

     符照用力关上车门,发动引擎前余光扫过后视镜确认路况,看到后排座位上长发习惯性遮住脸庞的伽椰子,突然觉得自己在开灵车。

     “……我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吗?”五粮液遭遇人生中唯一的弱点,泄气的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

     夏洛克一手系着安全带把他拉起来:“我把你带过去,当然也会把你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