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还能让我更生气吗
    人生教训之一,千万不要对毫无道德感的人妥协。退让一步就有下一步,迟早有一天身后就是悬崖!

     符照奉行“你的就是我的”反派原则,在接下来的短短数分钟内陆续借走了梳子和干净毛巾,珊瑚绒睡帽,以及几张不知道做什么用的白纸……

     一脑袋卷毛的男人气质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睁圆眼睛扒在门框上探头探脑。

     夏洛克默默注视他的两个黑眼圈片刻,迅速从笔记本上撕下几页纸,和他要的全部东西一起甩进怀里!

     符照抱着睡帽叼着梳子在惯性下后退半步,还没反应过来时,卧室门被砰地一声彻底关闭!

     ……这个家,终于恢复一如既往的安静了。

     夏洛克享受片刻的耳根清净,转身坐在床尾双手撑着膝盖,几个深呼吸后突然发现外面有些过于沉寂了。

     符照在干什么呢?他平常不是老老实实坐一分钟都困难的存在吗?

     夏洛克把床头柜的酒精瓶收进医药箱里,扣上盖子走出房间。

     能够一眼望尽的客厅里电视还开着,茶几上却收拾干净了,不远处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擦得连个指纹都没有,全部食物毁尸灭迹得很彻底……

     夏洛克单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转了一圈,觉得符照应该洗澡去了,悠闲地去沙发上拿回笔记本电脑,打开后登陆安防局系统看看最近有没有急需解决的案件。

     浴室里隐约传来极其轻微的水声,完全不像从花洒中流出的感觉,也不像洗澡时碰出的声响。

     “弄坏了东西从你工资里扣。”夏洛克淡淡的说了句,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注视屏幕,过了半晌却没听到他回答。

     滑到后摔晕了?万一正好晕倒在浴缸里,被水堵塞气管都有可能!

     夏洛克本能的察觉到不对劲,循着很浅的水花声走向浴室一把拉开门。

     房间里雾气弥漫灯光暖黄,符照脸上搭着一块白毛巾躺在浴缸里,垂在外面的右手握着一罐啤酒,罐身倾斜时啤酒淅淅沥沥的在地上流淌,发出声音。

     ……没死,就是睡着了。

     “嗯?”符照感受到室外的冷气醒来,一把扯下覆盖五官的毛巾,警惕的试图跃出浴缸时看清了门口的人,“吓我一跳,还以为是琴酒老大回来了……”

     水面上露出半截精瘦的胸膛,温热水流在肩膀汇聚成缕缓缓流下……

     符照撑在浴缸边缘心有余悸。

     按理说洗澡洗到一半被人破门而入他应该惊叫出声,事实上从前遇到这种情况他也会惊叫出声。

     那时候闯进来的通常是被五粮液激怒到失去理智的琴酒,而且开门后二话不说先拔枪对着浴室一通扫射。

     不过夏洛克显然没有什么暴力的爱好,只是对浴缸里浮着的几只小船比较无语。

     ……原来问他要纸张是用来叠这个?!

     “你最好洗快点。”夏洛克眯起瞳孔扫过他半裸的上身,突然一阵无力,转身随手关上浴室门。

     符照一脸莫名其妙的将啤酒罐摆正,嗅了嗅被热气蒸腾蔓延的大麦香气,突然觉得这个不会被追杀的世界也很不错。

     清晨七点,夏洛克按时醒来,在铃声响起之前按下闹钟,动作机械般精准。

     从双人床正中央坐起来的男人,下床时撩开睡衣瞥了眼左肩,伤口有明显的痊愈迹象。

     身处这个世界不会受时间流逝的影响,附加好处是体质有明显加强。对夏洛克来说每一天都是重复的,区别只是当天发生的案件不同。

     不对,今天还没接触到任何案件,但他已经感受到了几乎翻天覆地的改变。

     与主卧室相对的房间被改造成了书房,夏洛克推开虚掩的房门,刚走一步就踩到某个软绵绵的东西。

     一顶珊瑚绒睡帽。

     他弯腰捡起睡帽,抬头时看到不远处双手举过头顶呈投降姿势的符照,身下铺着的垫子已经被扯得皱皱巴巴,睡相果然不怎么好。

     睡衣原本的主人身形瘦削,不过就西方人的骨架而言不算纤细,所以穿在符照身上还是略大一些,衣摆卷起时露出一截腰腹,随着呼吸浅浅起伏。

     “嘘……上一个吵醒我的人坟头草都有兵长那么高了。”符照听见脚步声睁开半只眼睛,意味不明的翻身嘟囔,显然没有清醒,“毁灭世界的邪恶反派从来不按时起床……”

     夏洛克握着睡帽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扔过去,听见梦话一样的发言果断转身离开。

     平常这个时间早就应该收拾一下前往总部大厦处理案件,但懒惰的习惯很容易传染,看到睡得死沉的符照,他想了片刻,果断回到床上继续休息。

     特派小组的成员工作时间并不固定,夏洛克天天去总部报到只是自愿加班而已。

     对他来说破解谜题同样是娱乐方式,在从前的世界还需要烟草和可.卡因兴奋大脑,但来到这里后那些东西完全派不上用场。

     光是层出不穷的犯罪,已经足够让夏洛克保持在兴奋状态了。

     不过……既然认真工作了那么久,那么偶尔有一天歇息也是可以的,况且他现在还在养伤期间。

     医生不是也说,常年的高强度思考会让精神变得疲惫吗?

     夏洛克拉上被子躺下,合起眼睛没过多久重新陷入睡眠状态。

     ……

     “——滋啦!”

     符照赤脚站在厨房,熟练的单手磕开生鸡蛋落在油锅里,边缘的蛋白部分没多久煎出一圈焦黄。

     符照捏了一小撮胡椒盐洒在上面,颠着锅将煎蛋翻面,余光瞥见屋子另一端多了个人,晃着锅铲打招呼:“下午好!非常感谢你的招待,不过冰箱里已经没吃的了,所以我自己又买了点,你应该没什么忌口吧。”

     夏洛克没回答,撑着还不那么清醒的脑袋靠在墙边,扫过客厅里的挂钟有点惊讶:“两点了?”

     居然……睡那么久?

     视线落在餐桌上的购物袋,他的大脑在思考中迅速清醒。

     最近的超市步行十分钟就到,算上来回和买齐这些东西的时间……夏洛克在心里迅速勾勒出一幅路线图,符照应该比他提前一小时左右醒来。

     “不过你家里厨具不怎么全,我只好随便做点,还有超市里买回来速食。”符照把煎蛋扒拉进盘子里,重新倒油的时候发现他神情不对劲,“怎么了?”

     夏洛克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嘲讽的将碍事的发丝撩到脑后露出额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扰乱我的私人生活,你还能做点什么让我更生气的事情吗?”

     五粮液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指了指门口置物架上被翻出来的id卡,“我是用你的钱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