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琴酒这个人性格冷酷,话并不多,一旦开口却都显得很有道理,比如之前跟伏特加说“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去记的”,就收获了小弟崇拜而且深以为然的眼神。

     轮到符照,听完之后沉默三秒,掏出纸笔开始给boss写申请书,准备搞点经费给老大买核桃补补脑子。

     枪不离身的琴酒那天正好没带什么武器,在屋里寻觅了一圈找到个手榴弹,直接拔掉拉环冲符照扔过去了……

     符照的组织统一制服被烧坏了下摆,当然,又申请了经费买新风衣并借机吃回扣,这些都属于后话。

     “咕噜噜。”

     手榴弹当时滚过地面,就是这种声音。

     回到现在。

     符照在意识到自己踢回去的东西是颗手榴弹之后,瞬间加速跑向童帝,一把揽过小朋友的腰扛在肩上往小巷深处逃窜!

     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被爆炸火光瞬间照亮,又很快黯淡下去。

     谁家抢劫的时候会出动这种大杀器啊!

     符照被震得耳朵有点发麻,好在爆炸的冲击波没有牵连到这里,只是觉得身后的气温都升高了几度。

     “喜欢我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吗?虽然一开始不是问候你的。”

     女人啜泣的声音突然停止,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身形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

     衣服还是之前那身,体格和声音却完全不同了。

     “啊,洛基?”符照眯着眼认了片刻,才从黑暗里分辨出那个人是谁,热情地打招呼,“好久不见,你的发际线好像比上回又靠后了。”

     洛基丢掉手里伪装身份用的购物袋,里面的杂物滚了一地,很惋惜地叹了口气:“唉……刚才怎么没有把你炸死呢?”

     符照把童帝往自己身后推了推,警惕的拦在前面挡住所有血腥气,下巴一扬指了指他脚下:“不是已经有一个快死了吗?”

     爆炸威力并不大,至少跟炸塌了整栋宿舍楼的规格没法比,但那个深夜抢劫的男人躲闪不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下暗色的血迹蔓延开来。

     “没办法,好歹也是安防局曾经的成员,为了维护城市和平还是要做点正事的,你不这么认为吗?”邪神的蓝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随意地靠在墙边望过来,“我现在的身份可是通缉犯,出门买个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还遇到这种事情。”

     符照退后几步生怕那个炸弹狂魔又扔过来什么东西,简洁的评价:“你活该。”

     洛基耸了耸肩,听见身后逐渐逼近的脚步声,直起身瞬间跳上墙头,半蹲着冲他微笑:“我要走了,回头见,替我向索尔问好。”

     “……洛基伪装身份经过这里,被人截住的时候正好让我们几个遇到了吗?”夏洛克安顿好车子,站在小巷入口时只看见了邪神一闪而过的背影,推断却非常符合真相。

     符照沿着墙角慢慢靠近地上重伤的劫匪,掏出手机开始拨急救电话,一边提醒:“应该是吧,最初是悠次郎发现情况的。地上的人还有口气,能救回来,打电话之后我们赶快跑啊,不然得留下来交医药费。”

     童帝把书包带往肩膀上提了提,柔软的孩子气脸庞上掠过一丝不自在:“我只是刚才看见那个女人被强行拉进了小巷……那就是一直失踪的邪神吗?”

     “我知道我知道,谁也没想到会是他。”符照安抚地揉了揉他的脑袋,没有让未成年人直接目睹受伤现场,“你去外面等着吧,怕血就别进来,我得帮那个人包扎一下……不知道被我碰了之后他还有没有命,不过这么流血流下去就得死了。”

     悠次郎不满的挥掉他的手,向前迈了一步:“我不会害怕血,只是因为刚才放走了通缉犯而感到一点愧疚。我会抓住他弥补过失,就是这样。”

     符照刚在伤者身边蹲下,背后就出现了雪亮的光芒,悠次郎打开手电筒帮他照明,垂下的眼睛中能看出比大人还沉稳。

     符照把试图抢劫邪神的倒霉罪犯轻轻翻过来,撩起上衣检查出血部位,呼吸突然一停:“那个……要不你还是别照了,我可以摸黑包扎,但是有点晕血,刚才黑乎乎的看不出什么,现在——”

     “不,就这样保持照明。”夏洛克突然开口,弯腰停在洛基丢下的那堆杂物面前,嘴角闪过得意的微笑,“他以为自己跑得快,就不会留下线索吗?”

     符照已经用扯成布条的衬衫把伤者受伤最严重的左腹裹了起来,抬头随口提问:“发现什么了?洛基是不是还买了水果?他买给自己吃应该不会下毒吧,你们不要的话能不能让我拿回去?”

     “先生,我真的很同情你和这种人搭档。”悠次郎举着手电筒慢慢走过来,打量了一眼散在地上的黑布朗和速食餐盒,“洛基肯定不是出来购物的,他伪装身份要去什么地方?而且看起来这段时间一直藏在黑暗世界……”

     符照听见越来越近的救护车声音,给绷带打了个蝴蝶结催促:“赶紧走,水果给我留着!”

     夏洛克扫了一眼他手上沾的泥土和血迹,认命的捡了个黑布朗扔过去让他闭嘴:“我已经得到足够的线索了,先回去吧。”

     只是看了看塑料袋就有线索吗?

     符照啃着不太甜的水果比较费解,那些东西哪里都能买到啊,不一定就能证明洛基躲在地下世界。

     “不是内容物,而是袋子。很早以前所有购物场所就把塑料袋换成了可降解材料,还有相应标志。除了……被黑暗势力控制的东部城区。”夏洛克应付完了救护车,回家时被问得有点烦,于是解释。

     东部统称“地下世界”或者“黑暗世界”的地方,居民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犯罪分子,当然不会有耐心去建设环保事业,一切怎么破坏环境怎么来。

     童帝坐在后排,又抽出了他的便携电脑放在腿上,嗒嗒的打字:“刚才的事情已经提交给了索尔,他会留在这里找出邪神离开老巢的理由。所以,接下来必须由我们去一趟东区了。”

     ……

     既然不久之后出差,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养精蓄锐。

     这是符照的一己之见,毕竟其他两个人——不管是性格古怪的英国侦探,还是少年早熟的毛孩子都没有休息的念头。

     童帝只有十岁,在安防局的智力水平测试中和夏洛克一样拿到了极限分数,身体素质还远超普通人数十倍,长大后比超级大脑更强也说不定?毕竟日漫中的角色各个都跟开了挂一样,超能力设定堆起来简直不要命……

     在回到门牌号为221b的福尔摩斯家中后,热爱侦探工作和正义感强烈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开始登陆天网,分析关于邪神的资料。

     符照则是懒洋洋打着呵欠钻进了浴室,未来的危机完全和他无关……

     客厅里最亮的灯打开,照得哪里都是明晃晃的雪白。

     半个小时后,符照洗了个澡出来,跑到沙发上的夏洛克身边,一下下推他肩膀。

     “你有换洗的衣服吗,我喜欢黑色套头衫,刚才那件扯成布条拿去给别人包扎伤口了……”符照用一条灰色干毛巾擦着卷发,细碎的水珠流过胸膛落在腰间围着的浴巾上,接着用手臂撞他。

     夏洛克眼前屏幕上呈现出精密的城市地图,被打断思路后白了他一眼:“没有。”

     “那有内裤吗?我家都被炸飞了,还得看明天废墟清理得怎么样,能不能抢救出一点家当。”符照本能地忽视了夏洛克情绪中的不满继续提问,摇头晃脑地把发梢的水珠甩来甩去。

     夏洛克靠在沙发上抬手遮住过分明亮的灯光,再不回答的话估计他就开始问有没有袜子了,深吸一口气用最快语速提醒:“卧室最右边的柜子下层全是没穿过的干净衣服,想要什么随便拿,然后回书房待着睡觉,不准出来,也不准梦游!”

     “不行啊,我又有点饿了,还打算弄点吃的呢。”符照用毛巾把脑袋裹好站起来向卧室走去,赤脚在地板上留下一行潮湿的脚印。

     夏洛克在他离开后终于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

     “已经有消息了,宿舍楼倒塌事件或许不是邪神做的,超级反派拆迁协会在网上宣称对此事负责。对方是热衷于在打架时加重建筑破坏的组织,本来打算去炸总部大厦却始终无法接近,干脆选择毫无防备的宿舍楼下手……”悠次郎盘腿坐在沙发尽头,浅茶色的瞳仁映出个人便携电脑上的文字,抬头时正好看见符照懒散的背影,“先生,你的搭档似乎没有接受过超级英雄培训,为什么还要留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