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符照用最后力气抬头望着那双金属质感的灰色眼睛,愣愣的握着领结喃喃:“我……过去?”

     缩小版夏洛克因为脱力逐渐松手,只能使劲点头,激烈的视线中还能看出从前模样,冷冰冰没什么情绪,只有遇到谜题才会兴奋起来。

     符照的注意力瞬间被他全部占据,不管是脚下翻涌燃烧的岩浆还是剧烈撕痛的伤口都渐渐模糊,只有那双眼睛不断扩大侵占全部视野……

     再然后,他站到了平整的地面上。

     上一刻还是充斥着让人窒息的硫磺味地狱,下一秒就变成了气氛静谧的图书馆,场景转换时没有任何衔接过渡。

     夏洛克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风衣裹在高挑瘦削的身体上,正把一本很厚的书放回书架,看了他一眼后扭过头。

     ……梦境,果然很神奇。

     “我还活着?”符照揉揉眼睛低头时发现自己恢复如常,立刻欣喜地在上身摸来摸去,“伤口消失了……”

     弗莱迪自制的铁爪手套锋利程度非同一般,当时为了不坠向地狱,可是直接穿透了他的腹部死死抓着内脏不放。

     要不是《反派须知》手册第二部分第59条写着,“一个有格调的反派绝不在重伤时喊疼”,符照早就哀嚎咒骂着晕过去了!

     而现在衣服没有出现任何破损,就像他根本没受伤一样。

     夏洛克在浮动的书墨香味中淡淡开口:“本来就会消失,那只是你的梦,只要不死,就不会具现到实际中。”

     符照心有余悸的扯开领口往里看了看,确认彻底痊愈后彻底松口气:“早知道你直接把领结给我不就行了吗,离开那个噩梦能让我少受多少罪啊……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些精英人士,为了显得自己很高明,所以每次都在最后一刻才把救命稻草抛过来。”

     “那个领结……是我骗你的。只要制造出合适理由就能影响你的潜意识,你相信能在它的带领下进入我的梦中,所以才实现了。”夏洛克走向另一排书架,解说完毕后开始打击他,“归根结底,是你毫无自控力才会在自己主宰的梦里还处于下风。”

     脑波和睡着的人保持一致后就能将思维潜入别人的梦境,夏洛克在游乐场出现时连使用的身体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怎么可能还带着来自其他梦境的东西?

     还好符照不会怀疑这种谎言,千钧一发时真的相信那个从脖子上扯下来的领结能够带他去安全的地方。

     五粮液被教训了一通,摸摸口袋发现那袋辣条也跟着消失了,遗憾的打量周围:“所以这里就是你的梦吗……图书馆?很符合你的个性但还真是无聊,我去找找有没有《少年jump》,接下来要做什么?”

     所处的环形空间高耸不见天花板,只是从上方倾洒着柔和的橘色灯光,一排排书架沿着螺旋状楼梯向上延伸,颜色各异的书脊上有的写着烫金花体字,有的空空荡荡。

     “现在处于深度睡眠无法自主醒来,只能等我之前定好时间的闹钟了。”夏洛克踩过柔软的绛红地毯,有点敷衍地解释,“这里没有漫画也不是图书馆,而是我的思维殿堂。”

     符照一脸茫然地抽出本书,哗啦啦翻开:“思维殿堂……”

     夏洛克把他手里的那本书拿过来,丢在脚边的垃圾桶里:“或者说记忆宫殿。我把所有需要记住的事情放在建立在精神世界的空间,用到的时候直接进来找就行了,这样不会忘记任何细节。”

     大概相当于将脑海中的记忆具现化了吧,掌握的每一点知识都出现在这里变成书籍,分门别类地摆放整齐。

     这排书架储藏的知识是天文学相关,有些标题拗口到读都读不通顺。

     符照的星座知识比较丰富,以前还在组织搞过付费批星盘活动,对正经的天文学几乎不了解,绕开地上的垃圾桶:“那你为什么要把记忆丢掉?”

     “我要增加一些关于冥王星争议的内容,虽然每个细节都会派上用处,但偶尔会记住完全没用的知识,定期对思维殿堂进行精简是非常有必要的。”夏洛克扫视书架的目光顿住,将两本书调换了一下顺序,又撕下其中一页丢掉。

     那个圆形垃圾桶始终出现在脚边,而且不管扔进多少东西永远都是半满的样子。

     瞧瞧人家对于梦境的控制程度……

     符照感叹了一会儿就失去兴趣,亦步亦趋的跟着夏洛克左顾右盼,反正里面的书看不懂,在危机结束后只要等待闹钟把他吵醒就够了。

     “这本写着我的名字啊!”符照伸手在另一个书架高层取下薄厚适中的简装书,翻开首页扫了一眼,上面记载了他的资料,从身高到年龄都很清晰。

     夏洛克一把抢过来看都不看的向身后扔去,那本书咣当一声精准命中垃圾桶。

     “喂喂喂,别把它扔掉!”符照立刻扑过去抢救那本书,“你会不记得我了吧!”

     夏洛克挡在他身前,处理无用知识的垃圾桶渐渐透明消失:“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没用的记忆。”

     “真是越来越讨厌你了……”符照见抢救无望悻悻转身,准备等会儿那个垃圾桶出现时就把一排书架推倒扔进去。

     夏洛克望着他丧气的背影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趁符照不注意时弯下腰,出现在手边,将关于符照的那本记忆放回了书架中。

     符照正在掂量哪个书架,突然在上层很高的地方发现一本奇特的书,垫着脚拿了下来:“这是什么?完全没有分类,也是没用的吗?”

     和写着标题的资料不同,这本书通体纯黑没有备注,看上去只是薄薄一册,拿在手上却很沉。

     夏洛克轻松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大步走来在他翻开前抢先合起黑色书册:“你不可以翻开。”

     “是吗?真遗憾我已经看过了,而且内容不错。”有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在符照刚才取书的地方挤出一张烈火烧灼至毁容的脸。

     弗莱迪!

     符照现在处于健康状态,条件反射地飞起一脚命中他的脑袋,蹬着弗莱迪的脸迅速后退:“你居然还没死?”

     “嘿嘿嘿……”弗莱迪的面部被踹得扭曲凹陷仍然大笑,嘴角流出不明的绿色液体,一滴滴染在下方的书籍上。

     液体落下却将那些记忆染成了黑色,以此为中心浓如夜色的漆黑迅速扩散,很快将图书馆般的记忆宫殿全部浸透!

     所有的书都变成了那本黑色的册子,暖色光线照在黑暗的空间中显得格外诡异,

     弗莱迪狂笑着活动骨骼变形的脸,一只爆出眼眶的眼球死死盯住符照:“哈哈哈哈,你根本就没有摆脱我!来!让我们看看福尔摩斯先生的秘密是什么……”

     室内突然刮起足以把人卷走的烈风,书架震颤着抖落不明的黑色小册子,纸张翻页的呼啦啦声吵得人心烦意乱。

     符照在风中皱着脸将手挡在面前,脸上突然盖了张纸,下意识睁开眼抹掉。

     “闭上眼睛!”夏洛克冰冷的命令在耳旁响起,在他之前将那张纸扯下丢入狂风。

     但是就那一秒钟,还是足够符照窥见上面的内容。

     那应该是一份报纸,绝大多数铅字都模糊不清,只有加粗的黑体字标题格外明显:“失去黑暗的光明毫无意义?夏洛克·福尔摩斯暗中助长伦敦犯罪的证据曝光……”

     弗莱迪将突出的眼球塞了回去,活动着下颌修复脸部:“我的力量早已增幅到了这种程度,怎么样亲爱的,是不是还做着醒来的美梦呢?”

     掀起的狂风越来越烈,数以万计的纸张席卷而上遮住所有光芒,将这个空间彻底摧毁。

     夏洛克僵硬的注视这一切,声音穿透混乱狂风无比清晰的传来:“你还相信我吗……不,不管你如何回答,我都不在乎。”

     符照没来得及开口,先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接着周围的黑暗像幕布一样被扯碎落地,书架和狂风消失不见,露出让人窒息的血红色真实。

     “欢迎来到……我的梦。”弗莱迪的双臂在身侧展开,展示着背后地狱版的游乐场。

     摩天轮的座舱是一个个狰狞的羊角恶魔头,人形尸体被扭曲成木马形状在基座上和着音乐旋转。

     还好这一次,夏洛克没有变小。

     但在这个不被他控制的梦中,任何暗示都失去作用,那个骨瘦如柴的恶鬼才是主导者,

     符照轻轻踢开几个咕噜噜滚到脚边的彩球状眼珠,嫌弃的问弗莱迪:“……有冰淇淋吗?”

     “当然。”弗莱迪煞有其事地点头,左手在虚空中一抓,握住粘稠的深绿色冰淇淋,“要吃一口吗?”

     符照皱着眉连连后退,差点因为踩到地上的眼珠摔倒:“不不不,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饿。”

     “那我吃了……呃!咳咳咳咳!”弗莱迪扭曲地笑着吞下一大口材料诡异的冰淇淋,却突然爆出一串咳嗽!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这是我的梦,为什么我还会被呛到!”

     夏洛克毫不意外地拍了拍符照肩膀,沉着回答:“可能因为,你是个正在作案的坏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