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啊,先从你开始好了,刚刚那一脚踹的连失去痛觉的我都开始疼。”弗莱迪挑选商品一样的眼神转来转去,最后向夏洛克走来。

     “喂,有个问题。”符照举手提问,发现对方不怀好意的目光还在夏洛克身上打转,干脆捡了个眼珠彩球扔过去:“问你呢,为什么是我踹的你,反而先拿他开刀?”

     弗莱迪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笑着冲他做出拥抱的手势:“因为这样比较有趣,你不这么认为吗?”

     他在这个梦境里是绝对的主宰,张开手臂后夏洛克立刻动弹不得,毫无征兆地被绑在了色彩斑斓的柱子上!

     “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符照扭着脸躲开那个穿着脏毛衣的疯子恶鬼,右手利爪擦着脸颊划过,“夏洛克,你怎么变成靶子了!”

     弗莱迪从浅浅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支银色枪管的沙漠之鹰,塞进符照手里,笑得手舞足蹈:“是啊是啊,一个靶子!欢呼吧,让我们来试试能击中几环!”

     符照松手,那支沙漠之鹰立刻掉在地上被皱着眉踢开:“你要我把他当靶子?干什么玩笑!”

     “看我的眼睛,哪里像是开玩笑的。”弗莱迪挖出了自己浑浊的右眼,举到他眼前晃了晃,“看看我的眼睛。”

     符照炸毛的一把推开打落那颗眼珠:“我看这个干吗,你眼睛里有美人吗?我靠,居然还有虫子!你多长时间没洗过澡了?讲不讲卫生啊?”

     “那就看看你的靶子。”弗莱迪的利爪挑起符照下巴,左手一翻转那颗眼球重新出现在掌心,“试试你能命中几环?”

     符照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伤,血痕沿着创口流进衣领里,那支被丢掉的沙漠之鹰又出现在他手中:“我不会伤害夏洛克的,不是因为他,而是不想听你的,一个有格调的反派绝对不会向另一个反派低头!”

     “开枪。”夏洛克平静地命令,一根绳索绕过他脖颈松松系着,被五花大绑捆在一根比腰还粗的彩柱上也无法让他产生落魄的感觉。

     弗莱迪用长指甲扣了扣脸上一层叠一层的伤疤,以手为枪指着夏洛克狞笑:“你倒是想的很明白,让他开枪能死个痛快,让我开枪的话……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暗示这家伙让我差点跌入地狱的!”

     符照耳旁滑过弗莱迪的话,握着那支枪突然抵在他额头上!“烦不烦我先一枪毙了你啊!告诉你,大爷我是很擅长爆头的,我们组织都很擅长爆头的!”

     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沙漠之鹰却发出一声轻飘飘的空响,枪管里什么都没有。

     “嘿嘿嘿,被扯入了别人的梦里,你们这些外人能避开主人的意志开枪吗?”弗莱迪头上的礼帽掀到地上,露出光秃秃满是扭曲灼痕的头顶,“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射不出子弹!”

     符照忿忿地放下手,略带愧疚冲远处的夏洛克摇了摇头,又讽刺弗莱迪:“你都掌控梦境了,怎么也不知道给自己变顶假发出来?”

     然后很开心的欣赏他被噎住一样的表情。

     “开枪。”夏洛克没有任何笑意,脖子上绳索在缓缓收集影响了发声功能,“为了避免世界上的罪恶彻底消失导致我也失去生存意义,我为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制造了逃跑的机会,才会被逆轮回的力量送到这里来,所以……不要犹豫。”

     他的声音和以往完全不同,嘶哑的几乎听不清楚那些字。

     现在是不是……醒不过来了?

     符照迫切希望这一切都是噩梦,然而沙漠之鹰的重量无比真实,让他的右手颤抖着几乎拿不住。

     “快,开枪呀,杀了他呀,不然我就帮你动手啦!”弗莱迪在符照身旁夸张的做着鬼脸,不断催促干扰他的判断力。

     现在痛快的杀了他,还是让寄居在梦里的恶鬼一点点把他折磨死?

     符照的手开始颤抖,抬眼捕捉到夏洛克望来的镇定目光,缓缓举起那把枪:“我不相信说的话,但你不会死。”

     “砰!”

     沙漠之鹰装了实弹,后坐力让他的身体剧烈摇晃一下。

     弗莱迪在子弹离膛的瞬间拍手狂笑!但是那颗子弹没有落在夏洛克眉心,在光滑的彩柱上发生弹射现象……然后,钻进了他的心脏里。

     这一次,弗莱迪流出的血液仍是稀薄绿色,整个人却不对劲起来,痛苦地倒地不起,一边挣扎一边发出怪异的嗬嗬声:“这……不可能……”

     “这是你的梦,根据在梦里被杀现实中也会死亡的法则,恭喜你抢救无效。”夏洛克身上的束缚已经解开,那根彩柱因为梦境主人失去掌控而缓缓消失,走过来眨了眨左眼,“不过别担心,恶灵不会死,你只是再一次回到了地狱而已。”

     符照将那把漂亮的武器丢下,失落地叹了口气:“没想到在这个世界我干什么砸什么的特长还是被保留了……你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死?刚才我可是真打算跟他拼了的!”

     “不知道。”夏洛克环视着地狱游乐园,那些让人心惊胆战的设施已经崩溃消散,“但我清楚,他和d3感染者应该是一个下场。”

     符照探头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弗莱迪,扭头很肯定地说:“我觉得他是死透了。”

     每个人都是自身梦境的绝对主宰,如果能早一些意识到这点,绝对能早点解决弗莱迪。

     然而符照因为恐惧放弃了主宰权,只好在被扯入别人梦中发挥了无意识的能力。

     ——有他参与的一切邪恶计划,100%不会成功!

     ……

     清晨六点,西区边缘停着一辆黑色捷豹。

     位置很嚣张,但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里,所以把车停在正中央也没什么。

     “叮铃铃铃!”

     符照在刺耳的闹钟声里捂住耳朵往一边躲了躲,突然意识到什么睁开眼睛:“我没死?我从那里出来了!”

     这里不是游乐场或者思维殿堂,车内一切维持着他睡着前的样子,车窗干净,挡风玻璃前没有任何饰品。

     夏洛克比他早几秒从梦中脱身,按掉闹钟趴在方向盘上,随意的望过来:“嗯,没死。”

     符照顾不上听他说什么,激动的扯开衣领检查一番,确认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才欢呼着解开安全带,伸手向后座抓去:“开车开车,我要吃东西!可乐果然没有气泡了啊,蟹黄堡还能吃……”

     夏洛克拧着钥匙发动引擎,踩油门时补充一句:“明天,继续值夜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