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发际线
    气味,声音,姿态……对于观察力敏锐的人来说,想要认出某个善于变形的在逃犯,并不止是靠脸。

     符照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摸着下巴:“嗯……刚才没有留意到整容业帝王旁边还有个秘书呢,衣服虽然干净但皮鞋太脏了,而且……我猜他忙着逃命没时间洗头,琴酒老大在行动的时候还不忘保持长发飘逸,这就是超级反派和普通坏人的区别。”

     油腻腻的黑发,隔着监控画面都能看清楚!

     “西装不合身,那件衣服不是杰克的,看尺寸更像来自他身边的人。衣服可以借,不过鞋子很难找到合适的尺码。”夏洛克身体前倾将他的话补充完整,习惯性地十指相抵。

     大厅中碎碎念的死侍先生在接到命令后站起来向目标靠近,能从画面中看到双方的距离越来越短,所有摄像头却在下一秒同时破坏!

     电脑屏幕中一片空白,还从楼下隐约传来震动声!

     “什么情况?”符照愣了片刻,拉开房间的门向外冲去,“杰克同志,我还没出场所以你千万不要逃走啊啊啊——”

     这是他接到的第一份正式任务,绝对不能失败,否则还有什么脸面回组织,还有什么脸面见boss!

     不对……

     符照跑到电梯门口,狂戳按钮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反派……

     所以来自正义方任务什么的,还是失败了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符照心里说着嫌弃,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行动了。

     电梯慢吞吞地从一层爬上来,而且听动静楼下应该发生了爆炸,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波及,还是走楼梯下去比较快。

     符照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风衣衣角翻卷时留下痕迹。

     夏洛克的动作慢了半拍,只来得及对他的背影说出一个字:“回……”

     楼下有专业的行动人员“死侍”韦德·威尔森,交给那位前任佣兵应该没问题,但唯一超出预想的就是新来的助手行动效率太高,在他阻止前就冲了出去!

     作为脑力支援的夏洛克,没有犹豫地追上符照脚步。

     符照顺着安全楼梯的扶手一路滑到底层,发现酒店的大厅已经充满了阻碍视线的白色烟雾,有实感一般在空气中沉浮。

     耳旁听到的杂乱脚步声越来越远,工作人员似乎在组织客人撤离,不知道作为买家的三个人还有杰克逃走没有。

     怎么会特派小组的外援刚一行动,就出现异常了?

     浓雾中有人跌跌撞撞地跑向这里,符照准确地单手按住他的脑袋,发现是监控中看到的那个整容美男。

     “鼻子!鼻子里的假体要出来了!”号称整容业帝王的美男,努力从脸上掰开他的手指。

     符照松手,想起自己的身份于是安抚:“不要慌,我是来帮你的……大概吧,杰克……你那个秘书呢?”

     “不知道,我来打听据说能改变外貌的病毒,我操今天才认识他,塞钱说想来看看,我就答应了。”人造美男揉着鼻梁假体摇头,在烟雾中勉强看清他的长相,“我操小伙子,我看你很有前途,去我那公司当模特吧!”

     符照窃喜:“啊哈,难道我已经帅到这种地步了吗?”

     一张锥子脸的人造美男,发出非常诚恳的邀请:“不是,你可以当整容前的模特。”

     “滚啊!”符照向浓烟深处走了几步,果断转身把他踢飞!“还有,好不容易整出一张帅脸,就不要动不动说脏话了!”

     言行和脸反差极大的整容帝王哀嚎一声,倒飞着消失在愈发厚重的烟雾里。

     雾气虽然挥之不散,但幸运的是没什么毒性,闻起来有种湿乎乎的水汽感。

     符照不清楚自己走到了哪里,他的方向感一向很差,几乎迷失在大厅中。

     有个脸绝对能成为“整容后模特”的男人,悄无声息地从他身后出现。

     符照察觉到什么回头,看到了对方湛蓝眼睛和及肩的深栗色头发:“……洛基?之前隶属于安防局的成员,代号邪神的那个?”

     “你认识我?”洛基疑惑地眯起眼睛,收回想从后面将他打晕的念头。

     同样是安全防卫局的人吗?怎么没见过?

     符照相当友好地抓过他的右手用力握了握:“幸会幸会,我听索尔提起过,说你走上歧途来着。”

     “……”洛基垂下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眼神冰冷却有种无时无刻不在嘲笑世界的邪意,“特派小组新来的菜鸟么……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别走错了方向。酒店二层以上和外面都有安防局的人对吧?我在楼梯通道装了高爆炸弹……”

     符照从他的话里想起什么,在风衣口袋里掏来掏去:“高爆炸弹,你是说这个么?那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不藏得隐蔽一点啊!我跑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脚,然后……它的倒计时就不动了……”

     洛基漂亮的蓝眼睛随着他手里黑色球体转来转去,怒气爆发突然情绪崩溃!“为什么我的炸弹……被你踩了一下,就坏了!?”

     “那个……”符照把玩着报废炸弹,心虚地解释,“然后我为了确认是什么东西又打开看看,上面的液晶数字就不动了,好像是撬开的时候不小心扯断哪根引线?”

     为了增加拆除难度十三根引线只有一根是真的,其他断开就会引爆……居然被这个一脸倒霉相的卷毛误打误撞报废?!

     计划部分失败的邪神踢向符照胸口,脚尖却擦着他的衣襟落空!

     符照完美闪避,不满又气弱地嘟囔:“炸弹而已嘛,黑衣组织很多的虽然我没用过,下个月发工资赔你一个好了,那么小气干嘛,居然还动手……忘了问你,给我发薪水的人要抓回杰克,你是他的同伙?”

     “怎么,要顺便把我捉拿归案关进凤凰河监狱么?”洛基的行动方案绝对不止一套,在被人拆了炸弹躲开攻击后也不过意外,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符照认认真真地摇头辩解:“不,其实我是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反派,正在进行毁灭世界的修行,想问问你还缺不缺人手,缺的话我就跳槽了。”

     洛基呆滞片刻缓缓弯起嘴角,露出让人浑身发毛的澄澈笑容:“跟我一起吗……我劝你最好不要。”

     “为什么?”被拒绝的符照上上下下观察一番,最终将视线落在他宽阔的额头上,“难道说,毁灭世界容易导致发际线靠后?”

     洛基一遍遍提醒自己用假身份混进地下区是因为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做,通过深呼吸平复情绪:“不是——我现在改邪归正了,是个好人。”

     符照不信任地打量伪装成酒店服务员的他,气质邪佞,到底哪里像好人了?

     “——符照!”

     远处传来夏洛克的呼喊,却因为烟雾.弹阻碍视线,看不到人在那里。

     “你的同伴?”洛基得意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口径枪慢慢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手指悬在扳机上。

     他怎么下来了?是来找自己的吗?

     符照顿时紧张起来,收起不正经的表情提高声音:“夏洛克趴下!”

     ……好在洛基目的应该是离开,开枪只是假动作,在符照分神时连连后退,身影被白色浓烟吞没。

     酒店大厅胶着的雾气随着制造者的离开慢慢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被追捕的杰克。

     光洁的大理石地砖被仓促逃离的人们踩出杂乱脚印,还有在地上摔碎的杯子。

     夏洛克在听到提示的瞬间离开原地,警惕地贴着墙壁前进,直到烟雾消失看到附近的符照,隔着一地狼藉和他无声对视。

     ……没能和大反派一起离开,也没能要个签名什么的。

     符照却不觉得可惜,反而觉得对方并非支使他干活而是关切呼唤的声音很不一样。

     而且还叫了他的名字啊……

     以夏洛克的记忆力,见面第一天看过那份资料后估计就能背下他的简历了,只不过从来不开口而已。

     重伤患索尔从酒店外一瘸一拐地进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视:“d3的感染者逃走了?爆炸应该是洛基搞出来的,他失去力量后冰巨人怕热的体质也消失了,所以格外喜欢热.兵器。”

     夏洛克如梦初醒,注意力从符照身上离开,冷静地环顾四周,从细微痕迹还原现场:“烟雾.弹发射的瞬间韦德先生冲向杰克,但因为……忘了拿头套所以折返回去,戴好头套再行动时你弟弟阻止了他。”

     拖着受伤的身体还是没有把人追回来,索尔露出懊恼的神情。

     “至于其他细节……”夏洛克越过地面的障碍物走过来,意味深长地将符照重新打量一遍,“有人看到了洛基,并且至少和他进行过三分钟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