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地下区
    符照不用开会闲得无聊,在夏洛克离开办公室后非常自觉地霸占了他的工作电脑。

     以那个人的性格,里面肯定不会存放什么私人信息。符照翘着腿坐在皮椅上翻了半天,也只翻出了一些内部案件资料。

     当然,放在桌面最显眼地方的还是杰克同志犯下的三起案子。

     “三名死者都是被捅完刀子就跑的作案手法放倒的啊……”符照仔细阅读一手消息,开始认真做笔记。

     反派行事的首要原则:能动手就不动嘴,千万不要啰嗦!

     有多少毁灭世界的前辈放倒英雄胜券在握的时候,稍微得意外加满腹常年无人理解的寂寞,在大事未成时就对着正义人士一通嘴炮,主要内容不外乎阐述自己的邪恶计划,或者尽情嘲讽倒地的英雄。

     但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英雄们往往获得反击的机会,体力值回满后将滔滔不绝的反派一举击败!

     每次听到这种事情,符照都会忍不住长叹一声:“您这是演讲呢,还是搞破坏呢?”

     难道毁灭世界前长篇大论一番可以增加成功率吗?

     明显不是,而且这么做的人没有一个成功过!

     《西游记》中妖怪抓到唐僧干脆一口吞了而不是洗洗再吃,孙悟空搬来多少救兵都没用。

     可见洁癖和演讲癖这种东西,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害死人。

     还是琴酒老大为人干脆,说爆头就爆头,一秒钟都不犹豫。

     符照敬佩了一阵,然后感到难以遏制的低落。那时候给他半分钟解释的时间也好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超级英雄们纷纷散会,符照听到走廊外传来激烈的交谈声,而且越来越近。

     夏洛克动作迅速地推门进来,刚要反锁时被一只高跟鞋抵住门框!

     娜塔莎的笑容优雅迷人,行为却刚好相反,用力踹开门踩着清脆的节奏站在他面前:“刚刚的会议上你真是太不知趣了。”

     “如果你定义的知趣是扭曲原则来讨好一群无能之辈,那我宁可一辈子这样。”夏洛克松开衬衫领子,没有穿惯的正装让他更加烦躁。

     符照记得那个美人,刚来到这里报道时她曾经出现过,今天换了一套职业裙装依旧神采飞扬。

     娜塔莎留意到符照的视线,径直靠近坐在他对面:“这不就是你的助手吗?为了近距离调查杰克被关在同一个监狱里,怎么样小家伙,调查出什么没有?”

     夏洛克一脸不爽:“不要以为套近乎就能让我听不出你话里的讽刺。”

     娜塔莎满不在乎地挑眉:“无所谓,反正你平常都是这种态度对待其他人的。”

     “从我的位置上离开,打开的程序保持原样就好,然后可以继续享受你无所事事的美好下午了。”夏洛克在显示屏的对面就基本了解符照做了什么,挥挥手示意他去一旁消磨时光。

     看到这种情形,符照已经大致明白会议上发生了什么,插着口袋站起来:“民主的决策方式就是麻烦,如果是我们组织,绝对不会因为意见不合吵到一肚子火。”

     因为不服老大的都被拉出去爆头了。

     夏洛克重重地坐在转椅上,灰色眼瞳中阴云密布:“比起打着民主讨论的借口独断专行,我宁可选择直接一点的□□。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明白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把杰克抓回来,而是查明那三个受害者的背景。”

     “受害者怎么了?”办公室里唯二的座椅都被霸占,符照只好站在桌旁,“难道他们其实是疯狂科学家的一员,开发了病毒把杰克变成那样的?”

     夏洛克突然停下所有动作,完全静止一般意味不明地注视他。

     符照试探着左右走了几步:“……你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话了?”

     “别告诉我刚才那句话是你随口说出来的。”夏洛克眨了眨眼睛,看到符照摇头后表情略微放松。

     保持着机械摇头动作的符照:“不是随口,而是彻底的瞎说,我乱猜的。”

     夏洛克双臂支在桌子上深深垂头,声音极低:“真不敢相信一个普通人随便说出来的话,和我的分析结果完全一样……”

     “……嗯?”符照勉强听清了内容,顿时兴奋起来,“我不会蒙对了吧!真的是被迫成为实验品的杰克同志蓄意报复?”

     娜塔莎放松地坐在椅子上,红棕发丝贴在脸颊:“你的上司试图说服特派小组暂时放弃对越狱犯人下落的追查,转而集中精力调查研究病毒的组织,不过很可惜,失败了。”

     “有第一个感染者就会有第二个,还不知道d3从植入体内到完全感染的时间多长,为了避免他们制造出更多的病毒携带者,这是最佳做法。”夏洛克仍然一脸不满,“杰克杀死的三个人都是医生,和疯狂科学家组织都有一定程度的联系。动机有两种,除了蓄意报复之外,还可能是组织内部的肃清。我们对杰克的了解太少了,目前还无法判断他是出于哪种目的。”

     肃清真是让人怀念的词汇……符照不禁联想到琴酒专杀自己人的爱好。

     看来不管是哪里的邪恶组织,行事风格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

     “我这里倒有个能够接近他们的机会……”娜塔莎扬起微笑,缓缓扭头注视着夏洛克,“地下区今晚九点,疯狂科学家集会,说不定可以趁机混进去哟。不过现有的大部分人手都被派去通缉在逃罪犯,没有给你留出执行b计划的空间。”

     计划a是将所有囚犯如数抓回,包括杰克,只要不出现监狱系统又一次崩溃的情况,三起杀人案的动机夏洛克早晚会知道。

     b计划则是主动出击,混进该组织掌握内部资料。

     至于为什么在发生了杀人案之后,“疯狂科学家”还能光明正大的聚会?

     原因很简单,和黑衣组织不同,它并不是一个违法组织,而是城市中顶尖科学家以交流为目的组建的集会。

     如果不是在某些领域有重要成就的天才,根本不好意思加入,勉强混进去也不好意思跟那些金光闪闪的精英人士打招呼……

     而d系列病毒,包括让特派小组焦头烂额的d3就更合法了!本市法律并没有规定不能搞科学研究,参与研究的科学家们顶多算是在用技术造福人类时不自觉跑偏了道路。

     哪条法律规定不能随意改变长相了?不光病毒感染,主动整容的人还一抓一大把呢。比如赤井秀一,现在还不是好好活着,琴酒老大看在大家都是长发加左撇子的面子上没有和他计较而已。

     唯一犯法的,只是d3感染者干掉了三名参与其中的医生这件事。

     符照率先提问:“地下区是什么地方?”

     “七十二个街区之一,虽然叫那个名字,位置却在地表上,只是因为管理混乱成为了安防局也难以插手管理的灰色地带。”娜塔莎简单解释一句,仍然看着夏洛克,“提前说明,得知这个消息并用特殊手段拿到聚会邀请函的时候,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疯狂科学家组织至少有两个人见过我的长相,所以伪造身份潜入不可能。”

     夏洛克想说的话被堵回去,突然又想起一个人:“外勤人员……索尔呢?”

     “追捕他那个反社会的熊弟弟时受了重伤,目前还在医院里躺着。”娜塔莎惋惜地轻轻摇头,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掏出唇膏补妆。

     夏洛克一脸平静:“知道了,那就我去吧。”

     娜塔莎瞬间睁大漂亮的眼睛,唇膏差点涂到别的地方:“那里可是治安最差的地下区,而且你又不是外勤人员,出现差错绝对逃不了的!而且……就你这种情商为零的样子,虽然很符合科学家们的神经气质,但真的能潜入内部和他们打成一片吗?”

     黑色正装的夏洛克看上去精明干练:“我只是在人际交往中省略了不必要的虚伪客套,并不是没有情商。更何况……谁说我是一个人去了?”

     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的符照,突然升起一阵不祥的念头。

     ……

     本市七十二街区中,地下区的治安排名倒数第二,不过比主要责任是解决超级反派的中央区繁华许多。

     毕竟中央区最高的建筑是安全防卫局总部,而面积最大的建筑则是乌鸦港、秃鹫湾及凤凰河三大监狱,按违法情节轻重分别关押着从小偷到连环杀手不同档次的犯人……

     总之,完全没有考虑过经济发展。

     地下区则不同,夜生活相当丰富,哪怕太阳落山也会有无数酒吧会所的招牌照亮夜空。

     晚上九点只是通宵娱乐的开始,有个顶着一脑袋蓬松卷毛的男人站在街头。

     “你确定我这样可以吗?”符照将黑风衣裹紧一些,试图找到安全感,“那可是大科学家的聚会,平常不在新闻杂志上露脸的人根本没机会拿到邀请函好不好!就算拿到了,我这种没有知名度的人……”

     夏洛克扭头看着橙色霓虹灯下那张倒霉相十足的脸,居然开口鼓励符照:“请有点成年人的信心,至少你也上过新闻,虽然是集体出镜。好了去吧,快到聚会的时间了。”

     没错,早间新闻上作为“监狱系统崩溃的在逃罪犯”一员,被集中报道了好几遍。

     “总之只要混进去就行了吧?不过打探到多少内容就不是我能决定的……”符照忐忑地向街边装修精致的独栋会所走去。

     夏洛克最后提醒:“戴好蓝牙耳机,我和娜塔莎都会提醒你的。”

     之前站在会所门口服务生注意不到的角落,现在符照心惊胆战的走过去,刚出现在会所门口,就有人迎上来轻声询问是不是参与聚会的科学家。

     符照一言不发地点头,压低帽子遮住半张脸,另一只手从风衣侧袋里掏出邀请函递过去。

     这身打扮完全照搬自琴酒老大,长款黑风衣加帽子,只要眼神凌厉一些,怎么看都透着阴沉和疯狂,总之特别高贵冷艳。

     服务生估计是被他的气场镇住了,接下邀请函震惊地久久没有发话,在符照甩出去十几个眼刀后终于回神,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让他进入会所内部。

     已经彻底布置过的会所,比起觥筹交错的宴会厅更像设施不那么完善的实验室,以干净的白色为主。

     符照的视线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男人手中停留片刻。

     真不愧是科学家,喝个红酒都是用烧杯的……

     “到底会在哪里呢……记得资料里写过,研发d3的并不是全体成员,而是组织中的某一批人。”符照在一层四下巡视,“又不是我故意忘记杰克本相的,被浓烟呛得半条命都没了,谁还记得这个。不过再见到他一次我肯定能想起来!”

     符照不想推卸责任,但不得不承认,因为他忘记了烟雾中的那张脸,才提高了抓捕的困难程度,不然以安防局的办事效率杰克早就落网了。

     会所还有通向上层的楼梯,符照没去拿装在烧杯里的红酒,晃了一圈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于是走向第二层。

     楼梯只有他一个人,正好方便和夏洛克交流。

     符照抬手捂住隐藏在帽檐处的微型耳机,又确认一遍胸口的摄像头是否在运转:“喂喂,信号正常吗?”

     “没问题,图像声音稳定。”首先回答的是娜塔莎。

     没听到另一个声音的符照:“夏洛克呢?那家伙躲到哪里了?”

     耳机中传来娜塔莎无奈的声音:“我怎么知道……还有记住,行动时请称呼代号!我的名字是黑寡妇,他是‘烟斗’。”

     “明白。”符照慢吞吞地向二楼走去,“我的代号是五粮液,在从前的组织就有了。”

     更加无奈的黑寡妇:“叫这种名字,你真的不会笑场吗?”

     符照认真解释:“当年boss准备了五粮液和二锅头两个代号,用枪指着我的脑袋限三秒钟之内做出选择,我能够临危不乱地挑中前者,已经足够证明心理素质过硬了。”

     不然能在潜入敌营的时候还这么淡定的聊天吗!

     而且符照还做了其他打算……难得参加一次疯狂科学家们的聚会,当然要学点东西为日后的反派事业增砖添瓦,所以他基本是抱着交流学习的心态来的。

     二楼的人更少一些,灯光也相对昏暗,符照漫无目的闲逛,终于在经过深红色组合沙发时听到了有用的内容!

     两个凑在一起的人在角落窃窃私语:“作为病毒,d3实在太脆弱了,最后一份……”

     他的耳朵非常灵敏,不过隔得太远也只听见了半句话,但对方的确提到了d3这个词!

     符照激动地凑过去仔细打量,那两个人都穿着白大褂,会所半明半暗灯光下衬托得极其不像好人!

     毁灭世界的前辈们,请再教他一些知识吧!

     符照忍住微笑的冲动从侧面靠近沙发,一本正经地上前打招呼:“你们……就是研发d3的人吗?”

     “你是谁?”其中一位冷冷开口,眼神不善十足警惕。

     符照摆摆手赶紧解释:“请不要紧张!我是你们的粉丝,从小的梦想就是做到一起完美犯罪,现在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导师共同研究d3啊哈哈哈……”

     为了拉近距离,他拿起小茶几上的香槟酒瓶试图给对方倒酒表示亲近,踩着沙发旁的小箱子一步上前。

     “咔咔。”

     可怕的破裂声从脚下传来,两名科学家的脸顿时比夜空还黑。

     另一个人终于开口:“你这混账刚刚……把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支d3踩坏了……”

     自称从不推卸责任的符照瞬间僵化:“啊哈哈哈,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好好收起来啊!锁进箱子根本不算保险措施好不好,我还以为是垫脚用的呢……”

     左边身材瘦长的科学家愤怒起身:“我根本没见过你,一上来就毁了重要的研究资料怎么赔偿?你真的是会员吗?怎么进来的?”

     一连串问题让符照无法回答。

     “——当然不是会员,恐怕他的邀请函也是伪造的,我已经通知了这里的保安。”

     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夏洛克带着得体的微笑上前搭话。

     同样的修身黑风衣竖起领子遮住半张脸,气质阴沉疯狂,口袋边缘真正的邀请函露出一角,烫金花体字反射灯光。

     符照瞬间明白真相:“你这家伙居然还留了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