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五粮液的优点
    虽然黑寡妇得到的邀请函是真货,交给符照的却是一张伪造品。

     在会所的工作人员验证过真伪后,立刻没收了赝品邀请函。符照被认定为“社会无业人员试图混进高档酒会”,一众人高马大的保安把他请出了会所,当然,动作非常粗暴。

     “难道在你们眼里我是个沽名钓誉的人吗?想法设法进来只是因为我这个人虽然经常逃课但比较热爱学习,是大家的崇拜者来着……打算跟科学家前辈们讨论一下如何毁灭世界而已……喂喂,不要拽我的风衣啊!”符照抱着楼梯的栏杆不撒手,敞怀黑风衣被扯掉了半边肩膀。

     夏洛克站在楼梯尽头,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哪怕你再怎么渴求知识,也应该用正当手段进入这里。如果不是在会场内搞破坏,我相信这里的各位都会很乐意解答你的问题。”

     一番话让围观的科学家们纷纷点头。就是嘛,哪怕打着“热爱学习”的旗号也不应该做这种事!

     更何况有人留意到刚才的骚动,基本认定是那个穿黑风衣的卷毛小子鬼鬼祟祟接近别人,还毁坏了某个重要的试验品!

     有这样专门捣乱的崇拜者吗?

     符照成为了会所公敌,勇于揭发他身份并且主持公道的夏洛克则成了自己人。

     ……然而,自持身份的科学家们忽视了一个细节。

     那就是这位主持正义的夏洛克,其实他们也不怎么认识。

     让充当炮灰的倒霉蛋拿着伪造的邀请函混进聚会,然后揭露身份迅速获得疯狂科学家组织成员的认同……的确是个好计划。

     就算是作为炮灰的符照,也不得不承认夏洛克的智商起码和琴酒老大是一个档次的。

     但他在被请出会所时依旧极为不满,一肚子牢骚具体表现在肢体行动上就是……

     “小子,你是在挑衅我们吗!?”平均身高一米九的光头保安们相当愤怒。

     符照被扔在会所门口,保持着竖起的中指:“没有没有,在我们老家这个手势的意思是夸你们尽职尽责。”

     不光睁眼说瞎话,还是明晃晃的把别人当成智障……

     光头保安们活动着手脚慢慢走近,将符照逼到了霓虹灯照不亮的角落,准备像他说的那样“尽职尽责”修理一下捣乱的社会闲散人员。

     看样子,天生一脸倒霉相的符照果然对得起那张脸,的确是要倒大霉了!

     就在光头保安形成的包围圈逐渐缩小,将符照完全堵死在墙角时,背后传来清脆的高跟鞋足音。

     有些人已经达到只是听脚步就能判断出是美人的程度了……保安们纷纷回头,发现身后果然站了一位红棕头发的美人。

     漂亮女人不光是脸,连耳侧卷发的弧度同样吸引人,穿了八厘米的细高跟鞋停在不远处,微笑着开口:“这里怎么说都是公共场合,请不要让人家看到太血腥的场景,可以吗?”

     被美人这样要求,其中一名保安果断离开:“算了算了,把他赶出来就行了,揍一顿的话会所那边也不好交代。”

     光头们纷纷离去,留下后背抵住墙壁的符照叹气:“……就这么走了吗?”

     娜塔莎挑眉,踩着高跟鞋慢慢走过来:“我似乎不应该出来帮忙解围,看样子没有被人狠狠修理一顿让你很失望。”

     符照依旧一脸毫无紧张感的懒散:“谁说我会被修理一顿了……啊!”

     娜塔莎狠狠踢过来的右腿落在耳边,将他没说完的话彻底打断!细长的鞋跟甚至在墙上砸出了一个凹坑,可见那一踢的威力!

     “居然躲开了?我这一下可是瞄准了你的脑袋。”娜塔莎不可思议地喃喃,保持着踢腿姿势,右脚停在离他耳边不到五厘米的地方。

     在她的预想里,对方应该会捂着脑袋蹲下去,当场晕倒也不是不可能。

     符照将脸扭到反方向,抬起一只手捂住双眼:“我看上去比较不靠谱,好歹也是正规反派组织出身的成员啊……”

     在黑衣组织作为“五粮液”打下手的时候,他无数次买错了贝尔摩德要求的粉底色号,或者用少女感十足的碎花布头给琴酒的黑色风衣打补丁……有这样的办事能力,一天至少要听见几十遍“拉出去肃清”和“拉出去爆头”。

     但即便如此,符照依旧活蹦乱跳活过了好几年!

     原因无他,就像有人擅长变装或射击那样,他也有一技之长——堪称一流的格斗术。

     如果认真动手的话,一分钟之内解决掉那群人高马大的光头保安完全不成问题,更别说躲开娜塔莎的攻击了!

     而且回想起来,符照是在她抬腿的瞬间完成了捂眼和侧头躲避的一系列动作,协调性和反应速度极为优秀。

     红发美人露出颇有兴味的笑容:“一流的身手吗?我真是小看你了。不过……干嘛一副不看正眼看我的样子,蔑视吗?”

     “不是。”符照努力摇头,捂住眼睛时另一只手指了指耳边她的右脚,“虽然有打底裤没走光,但怎么说也是超短裙,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吧……对了,现在我们的状态是任务中还是闲聊?该叫你娜塔莎还是代号黑寡妇?”

     “叫我姐姐。”一副宴席女王打扮的娜塔莎放下腿,绣了精美花纹的礼服短裙下包裹的双腿纤长笔直。

     符照听见声音后才松了一口气放下手,自称坏人可做派相当正直:“早知道夏洛克会把我推出去当炮灰让自己成功混进去,我就晚点还他钱了。”

     “想开点,那个人本来就不是会在行动开始前把计划全盘托出的性格。”穿了高跟鞋的黑寡妇几乎和符照一样高,并排站着时尤其明显。

     更何况男女身高在相似的情况下,往往是女性看起来更高挑。

     符照倍感压力地往旁边站了站:“这座会所还有后门吧?从那里翻进去找夏洛克好了……你之前说过他不是外勤人员,我也能看出来他没什么自保能力。”

     “你是担心吗?”黑寡妇侧头望向身旁,“可别小瞧他将语言作为武器的实力啊,不过将自保能力局限在格斗上,夏洛克的确不是这方面的专家。”

     懒散靠墙的符照站直,走向会所后方:“那我去了。你怎么进去?”

     娜塔莎晃了晃小巧的手提包,得意微笑:“特意穿成这个样子,当然是乔装一番再随便找个有邀请函的人搭讪,然后作为他的女伴混进去了。”

     ……

     聚会上出现的短暂风波终于平息,从外表看,长相和气质都非常精英的夏洛克比符照靠谱多了,在来回走动的侍者那里取了一杯香槟,端在手里却没有喝。

     两名科学家没有拉住符照要求赔偿,怔怔地望着被踩坏的培养皿欲哭无泪,彼此对视,半天没人开口。

     直到确认没人留意这里,旁观许久的夏洛克才低调走上前,很有主人气场地坐在了组合沙发对面:“为什么?”

     被问住的科学家刚打算呼唤保安,却被他快速而清晰的一连串发言打断动作!

     “你们是d病毒相关的研究者,今天聚会穿了正装但衬衫领带都没有熨平,显然是匆忙套在身上的。坐下后神情极端焦虑时不时左顾右盼观察周围,连最后一份d3成品被毁坏也不打算追究责任……你们选择在安全的公共场所聚会,却害怕太过张扬引起注意,是为了躲避什么人。所以,为什么?”

     被质问的科学家没有开口,对于夏洛克来说,这种反应其实也算一种回答。

     “杰克……”他慢条斯理地开口,将酒杯放在茶几上,“你们认识这个人,但和他却不是病毒研发人员和试验者的简单关系。”

     对面挺着啤酒肚的科学家额头渗出冷汗:“你怎么知道……”

     “做违法试验的人不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夏洛克抬头瞥了他一眼,“你在心虚,却不是因为做了违法试验而心虚。而且d3病毒被摧毁的瞬间,我看到你的嘴角放松了片刻……证明那东西的存在对你们来说已经变成了麻烦。”

     啤酒肚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顾忌环境没有发出声音。

     夏洛克适时地补充:“如果不打算被杰克杀死,我想和两位换个地方谈谈。”

     ……

     符照避开巡逻保安,溜到罕有人至的会所后方,发现侧门上了锁。

     不过没关系,会所第二层有扇窗户半开着,他悄无声息地翻上去,出现在空荡荡铺了地毯的走廊里。

     走廊两侧都是紧闭着的包厢门,提供给客人安静的议事空间,隐约能听到拐角处属于聚会的音乐声。

     这座会所的结构还挺复杂的,天知道夏洛克跑到哪里去了。而且刚才闹的动静不小,被保安再认出来也不是没可能……到时候就说自己是刚才那人的双胞胎弟弟,同样热爱科学才混进来的?

     不知道这种理由行不行啊……

     符照插着风衣口袋沿着走廊慢慢挪,一眼看见有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蹲在尽头某个包厢的门口!

     或许是察觉到了其他人的视线,行为鬼祟的男人下意识扭头对上符照的目光,愣了三秒果断拔腿就跑!

     “站住!”本来也是溜进来的符照同样不想被人撞见,对方逃跑的样子却让他下意识代入了正义方的立场。

     走廊另一端同样有扇半开的窗户通向外面,符照追过去时,那个男人已经跳出窗口消失在夜色里。

     “这速度真快……练过长跑吧?”符照只不过慢了片刻,身子探出窗外时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行踪了。

     被窃听的包厢门打开,有人察觉到走廊的动静出来查看,居然是夏洛克!

     那双锐利的灰色眸子发现是符照后眯了起来:“你怎么又进来了?”

     符照惊讶地转身,将窗户从内部反锁上一本正经解释:“我不是我,我是我的弟弟。”

     “……”夏洛克深深呼吸,生平第一次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想引起保安注意后再次被赶出去的话,你最好快点进来。”

     符照嘀嘀咕咕地走过去:“我也不想招来保安,不过刚才有个男人趴在门上偷听来着,然后从窗口跑掉了。”

     夏洛克眼神瞬间锐利:“他长什么样子?”

     “我……”才见过一面按理说长相应该记得很清楚,符照开口时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忘了。”

     夏洛克果断转身,对他不抱任何希望。

     真是奇怪,怎么会忘记呢?

     包厢内空气温暖,关门后隔绝了走廊的一切声音。

     穿风衣的符照觉得有点热,干脆脱掉外衣露出里面白色的套头长衫。

     动作轻快跟回了自己家一样,反衬那两名科学家的表情愈发警觉胆小。

     “对了!我还没道歉呢。刚刚不是故意踩坏你的研究成果……主要因为它的位置实在太不起眼了。”符照突然想到什么,坐下后主动开口打招呼。

     身材偏瘦的男人把属于科学家的白大褂穿得松松垮垮,闻言赶紧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本来就在犹豫该不该销毁,不如说毁掉之后让我更放心了。”

     “d3病毒吗?听起来是很珍贵的东西吧,为什么不好好留着?我以前就职的组织还有aptx4689这种神物,但是哪怕高层成员使用时都要写一千字附上理由的申请书……我虽然没有用过,但每次都会帮琴酒老大写申请呢……”符照颇为惋惜地叹气,“被毁掉太可惜了。”

     “够了,这里没有人对你的申请书有兴趣!”夏洛克忍无可忍地打断他,用审问的态度继续询问对方,“然后呢?杰克资助了你们的研究,却在试验成功之后意图干掉所有相关人员?”

     看来他们正讨论很严肃的事情……试图在其中学到反派知识的符照,安安静静地扮演旁听者。

     或许是为了安抚担惊受怕的两位科学家,包厢里的灯光照亮了每个角落不留阴影,却不会过分明亮到让人觉得刺眼。

     符照和夏洛克坐在同一排沙发上,数着对面人额头的汗水,基本理清了头绪。

     干掉了三个人的杰克并非d3病毒试验受害者,而是主动成为试验品的。不光如此,他还是研究的投资人。

     尽管组织名字是看起来相当邪恶的“疯狂科学家”,但据说发起人只不过想表达“科学使人疯狂”这个观点,大部分成员都是遵纪守法的好人。

     不光遵纪守法,还兼具高智商和社会名流种种金光闪闪的优点。

     不过组织邀请从医学到化学方面一切有成就的人作为会员,而且目的是平等的内部交流,会员彼此间除非专业相同才会凑在一起慢慢熟悉。

     d3研究相关的五名科学家就是这么认识的,起初是出于兴趣自行研究,资金不够后计划被果断搁置。

     就在这时候,名叫杰克·阿诺德的商人出手阔绰的资助了他们研究,并在数年后取得了相当满意的成果,商人杰克还主动要求成为试验的志愿者。

     “在注射病毒的第二天杰克就联系不上,之后研究人员意外身亡。这么看来,试验的确是成功了。”啤酒肚科学家捧着热腾腾的咖啡,却无法稳定下情绪。

     卸磨杀驴……不对。

     符照瞄了一眼文质彬彬的高智商学者们,在心里把形容句子换成了比较有文化的“飞鸟尽,良弓藏”。

     支援别人开发病毒,成功之后就灭口吗……真是毫无道德观的坏人。

     “杰克和你们面对面交谈过吗?”夏洛克敏锐地提出核心问题,在看到对方点头后补充,“那个时候他应该还不具备改变外貌的能力,你应该记得他的样子,现在、马上告诉我!”

     啤酒肚保持着机械点头的动作,眉头却深深皱了起来:“我应该是见过他的,但怎么就想不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呢……”

     夏洛克,难得石化了一次。

     ……

     深夜的风偏冷,离开会所的符照裹紧风衣站在公交站牌下,装作在等19路的末班车。

     其实他要乘坐235路返回中央区的集体宿舍,但曾经有人告诉他,等某班车的时候,要装作等另一路车的样子,这样你要等的那辆就会来得比较快。

     这是前辈总结出的成熟经验,善于学习的符照当然完整地记在心里。

     “我的车技可是琴酒老大亲自教的……不过始终连二手车都买不起呢。”符照望着夜空感叹,三三两两的晚归者站在附近,同样在等公交。

     235路车从远处开过来,符照立刻跳下路阶,落地时脚下却一软,跌跌撞撞难以控制地向前冲过去!

     要是平时还好,最多算横穿马路,但在公交车驶过来的时候,横穿马路的他势必会被卷到车轮下!

     眼看生命就要再一次结束,却有人果断伸手及时将他拉了回来!

     符照心里松口气,回头看到拉住他的人时,却不禁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