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在看脸的世界
    酒店大厅浓烟弥漫的同时,受到惊吓的在逃犯杰克冲向出口,从唯一没有布置炸弹的后门离开。

     杰克跌跌撞撞跑下台阶,不受控制地恢复了原本的相貌,那张脸说不上哪里不协调,但组合起来就是让人无法记住!

     后门埋伏的警卫早就被洛基放倒,曾经的邪神坐在门口,默默看着杰克跑了出去,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和他的脸比对……

     直到比对了三次,洛基才确定这个不容易被记住的的人是自己要找的。

     嗯,应该是同一个人,看来随身携带杰克的照片是个正确选择,不然根本认不出来啊!

     洛基追上去叫住他,堵住所有去路:“后面有人跟过来了,你是想被他们抓住,还是选择继续跟我合作?”

     酒店后门通着一条小巷,杰克被拦在巷口,惊慌地回头后发现是熟人,表情放松了一些:“洛叽?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有过短暂的接触,虽然不知道“洛叽”是不是他的真名,但对方帮过自己一次。

     现在又出现,是想做什么呢?

     “没那么多时间解释了!之前你差点就被夏洛克抓住,在我的帮助下你才能逃脱,现在依然如此!”洛基扣住双肩把他推在墙上,表情危险地靠在他耳边提醒,“再做一笔交易,我就帮你从追兵手里逃出去。你把d3藏在哪里了?”

     酒店中残留的烟雾仍然给安防局工作人员造成不小麻烦,想要找到这里应该没那么快。

     况且洛基在离开之前稍微阻挡了某个毁容的佣兵,听说是叫死侍来着?不过那个随手拆炸弹的穿风衣卷毛很让人头痛……

     “我……”被胁迫的杰克仍在犹豫,“d3是我倾家荡产才研发成功的病毒,不能就这么随便交给你!再说交易不是达成过一次吗?你救了我又把我送进监狱,只为了留下一根头发……”

     洛基突然松了手,微笑着把他往巷子外一推,湛蓝瞳孔中一片冰冷:“是吗?看来我把你放出来还是个错误了,去向安防局的家伙忏悔吧,再见。”

     从远处传来急促轻捷的脚步声,身后背着双刀的死侍迅速靠近,一边跑一边往自己脑袋上戴头套……

     以自己的所作所为,被捕后就算不死这辈子也别想出狱了!

     杰克心底未完成的邪恶计划稍纵即逝,却无比清晰地提心他应该如何选择。

     “我……同意……”

     洛基得到想要的答案,走出去面向追兵轻轻打了个响指,脚下的小路从远处被爆炸彻底截断,顿时蹿起数米高的火焰!

     穿黑红相间紧身衣正在逼近的话唠佣兵,被爆炸产生的气浪阻隔另一端,虽然始终在唠叨什么,不过距离太远,洛基没有听清。

     他正在确认自己的破坏成果,稍微满意地点点头:“虽然没有从前强,现在的效果也不错。冰巨人体质带来的畏热消失后,我好像越来越喜欢用这种危险的武器了……看来用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会重新回到神的掌控中来……”

     杰克从藏身的小巷探出半个脑袋,发现面前的街道已经彻底毁灭。

     洛基解决掉死侍后折返回小巷,站在巷口看着他愣了片刻,又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照片和眼前的男人比较一番:“……那个,杰克,带我去拿最后一份d3样品。”

     ……

     刚刚散去浓烟的酒店大厅中,仍然一片混乱。

     符照试图修好那个炸弹,听见夏洛克的话抬头,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说死侍的去向还是和洛基的交谈?”夏洛克走到买家们坐过的组合沙发旁,决定还是都解释一下避免麻烦,“沙发上的褶皱,咖啡和点心”

     “至于洛基……”他停顿片刻,看到了角落里被甩飞出去撞墙昏迷的整容业帝王,“你刚刚提醒我躲开说明看到了敌人的动作,而以烟雾弥漫时的可视距离推算,你们离得很近,在近距离交手的情况下不可能只留下那么一点痕迹,所以一定还交谈了……嗯?那个人也是被洛基攻击的吗?”

     符照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了那个人造美男,故作镇定拼命点头:“对对对,他们这些反派特别没有人性,连普通人都不放过!”

     余光在低头时突然看到风衣的前襟,上面沾了一点污渍,和地面上被踩踏的蛋糕混合物如出一辙,应该是刚才洛基想踢他又没踢到的后果。

     ……真是可怕的观察力。

     “然后呢!洛基去哪里了?”还缠着绷带的索尔来迟一步,只能根据推论还原当时的情况。

     洛基来过,和五粮液打个照面后救走了杰克吗?

     “弟控真的是种病啊……”符照打了个呵欠,试图加入反派阵营的要求被拒绝所以毫无干劲,对着心情焦灼的索尔感叹。

     前任雷神本来就不是脾气好的人,虽然不明白弟控是什么意思,但明显看不惯他慢吞吞的语气,伤势较轻的左手揪起他的衣领:“给我认真一点,流窜在外的洛基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听说你在来到安防局之前出身黑暗组织?不会是在为他做事吧?”

     “不是黑暗,是黑衣组织。”符照纠正他的说法,被身高将近两米的人拎起来还真是特别体验,把那个修不好的炸弹递了过去,“呐,你弟弟留下的,要不要拿回去当纪念?”

     “我要这个干什么?”索尔男人气概的脸上满是不屑,然而还是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符照放松手腕,高爆炸弹轻飘飘地落进他的掌心:“想开一点,你弟弟还说他已经弃恶从善了呢。”

     夏洛克勘察现场正在收集线索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接通后简短地说了几句,打断了他们无意义的谈话:“死侍那边跟丢了,不过还有办法确认他们的藏身地点,放开我的助手,还需要他干活儿。”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福尔摩斯先生明显是个不看脸的人。

     尽管符照见过那位d3感染者至少两次,却始终没有记住杰克的长相。不过夏洛克辨认某个人时参考的并非五官,在综合了几次作案现场的线索后,对自己的追捕对象有了很深的了解,

     “是吗?那杰克的星座呢?血型呢?你知不知道他吃豆腐脑喜欢甜的还是咸的?”符照的发问完全出于好奇,尽管听起来和故意挑事儿差不多……

     安防局,痕迹调查科,实验室。

     夏洛克正在显微镜前专心观察什么,努力忍住辩论的冲动,把一支盛着不明液体的试管递过去:“如果你闲着没事,就给我把它放进离心机里——基础的实验操作总会一点吧?”

     “只会一点点,组织没有搞过这种培训,但我经常在雪莉用完之后溜进实验室偷偷玩那些器材,有一次还不小心烧毁了aptx4869的解药资料,害她只能从头开始研究,不过这份人情已经在雪莉被囚禁的时候用鸡腿盒饭还清了,那鸡腿是我自掏腰包买的呢……”符照回忆着从前,屏息谨慎地将试管放进离心机,犹豫了半天才进行下一步操作。

     离心机按照设定开始运转,符照露出放心的表情,看来他没搞砸。

     酒店地面被弄脏后,只要有人走过就会留下鞋印,夏洛克提取了鞋印上的残留物质,排除杂乱信息后完全可以将杰克的藏身地缩小到某个范围。

     被杀害的科学家全部死于地下区,而之前杰克也在这里的会所中出现过,最近时间街区管理很严,想要频繁出入很难。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不便住进酒店的他,就在地下区的某个地方藏身。

     夏洛克在等待离心机的处理结果,以便进行下一步分析,由于目前没什么事干,所以就算不想也把符照的唠叨完全听了进去。

     而且以他的记忆里,听过之后想要忘掉,很难……

     “从前所在的组织到底教过你什么?”夏洛克拉过一张空闲的转椅坐下,靠着实验台提问。

     终于有人搭话的符照立刻振奋精神,转身时笑容得意,和他对视三秒后努力组织字句:“呃……这个……说什么都没教过好像不太恰当,但似乎boss也没有举办过反派培训班。倒是fbi啊cia为了训练自己人天天往组织里塞卧底,有的时候还会因为名额紧张而激烈竞争,高层成员身边的卧底名额已经被黄牛党炒出天价了!那个水无怜奈,还是因为托了她爸的关系才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