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唯一教过的事
    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

     夏洛克在被迫听完整段话之前就得出了结论,手臂撑在实验台上深深叹气。

     虽然他积累了和无数邪恶组织作斗争的经验,但培养出五粮液这种人才的组织……还是任由其发展比较有利于世界和平!

     “那么,你们平常除了接收卧底和追杀为数不多的自己人,还会做些什么?”夏洛克随意追问一句,完全是为了打发时间。

     了解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是他的习惯,再说这种组织的日常生活……也实在太罕见了吧!

     听众居然还提问了?

     符照的精神更加振奋,露出大大的笑容:“啊哈哈哈,当然也赚钱啊,闲着没事抢抢银行什么的,资金用于违法科学研究,然后出售违法药物,形成良性经济循环!其实仔细想想组织还是很能盈利的,琴酒老大那辆破车开了十几年,好歹也是保时捷来着,而且大家都人手一部。”

     夏洛克淡定的表情终于出现崩溃征兆……

     良,良性经济循环?

     他不止一次被人评价为“毫无人情味”,但比起眼前兴高采烈宣扬邪恶犯罪计划的家伙还是好了不止一点吧!

     梦想是成为超级反派的符照,其实相貌很有亲和力,乱蓬蓬的微卷黑发有种懒洋洋的感觉,圆眼睛稍微一笑就会弯起来。

     不过结合冒失的举动和唠唠叨叨的习惯,就组成一张倒霉相十足的脸……

     “怎么了?”符照讲述的进度暂缓,看到他额头隐约的青筋却没有听到说话。

     “没什么。”夏洛克立刻否认,努力回到不动声色的锐利气场中,“但我记得初次见面你在自我介绍时说过,是被boss……”

     符照直接坐在了桌子上,左手食指比成枪口指指太阳穴:“你居然还有印象?没错没错,被误认为叛徒老大就把我爆头了。奇怪,明明他那把枪打熊孩子侦探和卧底的时候卡壳过无数次,拿来打我就一发子弹命中了……”

     嘴角因为惊喜微微翘起,语气也和平常一样不着调地掺了吐槽的废话。

     夏洛克观察力惊人,当然不会错过他瞳孔里一闪而过的黯淡:“那你留在这个世界,是为了有朝一日消灭所有坏人回到过去?”

     “差不多吧。”符照含糊回答,隐瞒了学习反派知识的另一重目的。

     实验室气温很低,夏洛克在转椅上侧身,冰冷声线更胜一筹:“没用的,我很久以前就为安防局工作,但城市中每天的案件从来没少过。”

     以他的办事效率都不能减少邪恶事件,看来想要毁灭世界的中二患者比例相当高。

     符照却意识到了别的问题,保持着以手作枪的姿势发问:“你是因为什么事情死掉才来到这里的?”

     “……与你无关。”夏洛克锐利的目光略微收敛望向别处,明显不想回答。

     真是小气,自己连琴酒老大喜欢哪个牌子的袜子这种小事都差点说出去了。

     符照不屑地撇嘴,想到重生原因突然悲哀起来,握拳发誓:“我一定要回去,组织的叛徒比例不能再增加了!而且要用实际行动证明,黄金不是我偷的!”

     实验器材运转的细微声音停止,夏洛克走过来取走离心机里的试管,开始下一步研究顺便给他泼冷水:“在这个世界就是新的开始,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不可能实现的未来,还不如再去帮我倒杯咖啡。”

     “别人的未来和倒咖啡能等同吗?”符照很不满地敲了敲身下的桌子表示抗议。

     夏洛克根本没有看他,将试管放回架子中平静解释:“那可是给我的咖啡。”

     符照发出无力的感叹:“啊……我好想回去!”

     尾音戛然而止,他突然想到自己从前的打杂日常,觉得从工作内容方面考虑,还是“助手”比较有前途,至少还能获得实验室的使用权。

     新的开始啊……

     后知后觉的符照抓了抓后脑,这才觉得夏洛克的话其实很有深意:“刚刚那是安慰吗?难道我表现得很失落?”

     “不到八岁的小孩子终于存够零花钱打算去玩具店把心仪的那个汽车模型买回来,却被告知一小时前已经售完……就是你现在的表情。”夏洛克将医用手套往上提了提,轻轻瞥过来一眼。

     不过,并没有否认安慰这点。

     看似不近人情的夏洛克其实非常敏锐,毕竟侦探的超级大脑对周围信息的捕捉分析速度快到可怕,无论是最不起眼的细节或者情绪,他都能迅速察觉到。

     但察觉是一回事,体谅又是另一回事了。

     理性永远凌驾在情感之上,除非……遇到一个能让他的理性崩溃,不得不依靠情感一遍遍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爆发”的人。

     擅长让人理性崩溃的符照,干脆承认:“好吧,我很失落,至少让我跟组织解释清楚再壮烈牺牲也可以啊,一点防备都没有就穿越了,又不是漫威家的英雄们天天在不同宇宙晃荡……”

     夏洛克将玻璃片上的液体送到显微镜下观察,明明要全神贯注,却分出一缕注意力提醒:“连恒星都会因为时间变成黑洞,早晚会习惯的,学着接受现实吧。”

     想反驳的符照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就在这时候,夏洛克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不过当事人正忙着分析现场收集到的不明物质。

     酒店的地板被饮料混合物打湿过,留下了杰克鞋底粘上的泥土,还有他触碰过的地方都能成为获得踪迹的线索。

     铃声响了十几秒,助手符照仍然一脸低落地走过去,帮他从衣袋中掏出手机按下接通键。

     “夏洛克,还在实验室吗?有人发现了洛基的踪迹,根据街头监控显示他最后出现在……”

     找到了?

     所谓痕迹鉴定专家,也抵不过现代的高科技。

     摄像头真是个好东西啊。

     杰克那张脸根本无法让人记住,足以成为整容后完美范例的洛基却不同。

     五官深邃瞳孔湛蓝明亮,而且还是当下流行的邪魅款,无论走到哪里回头率都不低!

     符照挂断电话拎着手机:“终于可以不用处理这些了吧?”

     “怎么会在那里被人发现……”夏洛克在脑海中的地图找到刚才对方汇报的地点,“不对,那个地方和我推定的藏身地点并不重合。”

     “但是照片都已经发过来了。”符照低头点亮屏幕,将安防局工作人员发来的监控截图放大。

     洛基精致的侧脸出现在画面中。

     夏洛克微微皱眉思考其中的误差,冷不防被他拉向门外。

     符照咬牙用力,整个人跃跃欲试:“走吧走吧,现实不一定和理论相符,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现在作为正义使者的我,要去消灭邪神了!”

     “……”夏洛克思路中断,摘下橡胶手套放在桌子边缘,□□劲十足的他拖出几米远才恢复行动力。

     叛逃者洛基,最后一次被发现的地点在地下区边缘地带。

     盘踞在各个街区的势力庞大复杂,地下区位于东部,离中央区很近,却是这座城市各种黑暗势力的入口。

     在更东边的地方,还有黑暗料理区,晓组织控制的忍者区和海盗组成的春雨区等等……

     总之,普通人去了就是死路一条,超级罪犯除外。

     ……洛基准备进入东部街区吗?这样一来,就算是安防局全员主动也很难把他带回来,如果加入某个黑暗组织就更不可能了!

     “洛基被发现的地点已经在地下区边缘,没有其他交通工具,算上他躲开安防局其他成员布置下包围的时间,等我们用最快速度抵达也晚了。”夏洛克在停车场中间找到了自己的黑色捷豹,用钥匙打开车门,“没有我,他们根本抓不到洛基的。”

     已经来不及了吗……

     符照围着崭新的捷豹转了一圈,在驾驶位外站定思考,抬眼望向夏洛克:“曾经有人告诉我,用最快速度抵达还是会迟到,只能说明速度不够快而已。”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用正经的语气说话。

     ……

     哪怕什么培训课程都没有,符照也还是在黑衣组织中学到过一点东西的。

     比如枪支之类的武器基本使用方式……呃,这个没学过,因为他的每一发子弹都会以迷之弹道莫名其妙打中组织的其他成员。

     要不是因为把他带进来的人是二把手琴酒,符照早几年就面临被爆头肃清的命运了!

     作为组织的二号boss,代号为“琴酒”的男人一头浅金色长发,做事雷厉风行性格冷酷残忍,是符照的偶像和直属上司。

     不过他能做的也就是为上司跑跑腿而已。

     最初琴酒打算教符照一点东西的时候,只是为了自己能得到一个更有用的小弟。

     直到后来他才发现,五粮液的领悟能力很强,学习能力也不错,只是误伤同伴的几率太高!误伤的还都是为数不多的真正成员,那些卧底一点事儿都没有……

     枪法精准驾驶熟练,是二号boss的两大优势。琴酒想来想去,觉得驾驶比较不容易误伤同伴,所以最后只教了他这个。

     事实证明,符照也完美继承了老大的驾驶技术,车技惊人,勇于超速和闯红灯。

     “老大你真厉害,肯定是蓝翔技校的高材毕业生!我正在以最快速度赶过去。”符照开着那辆至少有十年历史的保时捷在高速路上飞速前进,手握方向盘还不忘打电话。

     双卡双待的通话质量就是高啊……

     “……你还没到吗?”另一端传来琴酒冰冷的声线,“用最快速度抵达还是会迟到,只能说明速度不够快而已。”

     几分钟后,保时捷急速刹车发出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符照在高速路的出口稳稳停下:“老大老大,我来了,盒饭应该还没凉,就在后备箱里!”

     ……嗯,这句话的出处并不是生死时速的追击,而是五粮液给琴酒送饭送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