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我相信你
    有那么几秒钟,夏洛克的大脑运转中止一片空白。

     观察和分析无法得出结论,只能让他看清莹白日光灯下的信任目光。

     应该是信任吧?

     却不是因为出众的破案能力信任,而是相信他本身……

     符照冲他很快的笑了一下,系好左脚高帮靴的鞋带站起来:“你的脸色终于没那么难看了。”

     夏洛克转向漆黑屏幕观察被映出上半身,失去了一贯的沉稳后脸色的确不好:“天网的供电系统独立于大厦,备用的发电机也被我们停了。只要修改程序重启就不会再产生毁灭的念头,但现在状态一打开主机就会……”

     “就会发送关于你的资料么?”符照闲散地坐在另一把椅子上和他面面相觑,摆出认真思考的样子,“两难的选择,不如我们彻底把它毁了吧?往主机里倒点水什么,摧毁一切数据重新来过。”

     夏洛克阻止他起身到处找水壶的动作,无意间用了左手,牵动伤口蹙起眉头:“先等等,天网权限没有它在从前的世界中那么高,但同样支撑着安防局的运转,这台计算机中存储了至今的全部资料,毁掉后会很麻烦。”

     符照悻悻地回到原位,蜷起一条腿踩在椅子边缘:“真麻烦,就不能找个替代品吗?不过关于‘轮回’授予的任务,被泄露出去的话你咬死不承认不就行了么。”

     “这就像身高和外表一样,是既定事实无法更改。”夏洛克突然耐心十足地开始解释,骨节分明的五指搭在桌沿,“有些事你在这里待久了也会知道……不过还是让我一次性说清楚吧。”

     这个世界由名叫“轮回”的神秘力量构建,在异界因为种种原因意外死亡的能力者被召唤到现世,出现的那一刻就被“轮回”赋予了任务,只要不死亡就会永远保持最初的模样。

     所谓的安全防卫局,是能力者为了完成任务而集结时诞生的。

     夏洛克从讲述中回神,发现符照这家伙听得非常认真,但肯定没有放在心上。那副表情,好像下一刻就会从口袋里掏出辣条边吃边听一样……

     “咳,这种力量并不唯一,超级英雄被统称为‘正轮回’的力量赋予任务,但抱着其他目的来到这个世界的不只有他们。”夏洛克感到伤口因为情绪激动而撕裂,血液在深色风衣上洇湿了一点,却没有扩散迹象。

     符照的瞳孔中反射着上方的光源,亮得惊人:“我看过这里的不少新闻……难道那些知名反派也过来了?接到的任务还是杀死所有正义人士?”

     “没错,被通称为‘逆轮回’的力量。”夏洛克看他的样子估计下一秒就要飞奔出去投奔灭世魔王了,不情愿地点头,“不过他们没有聚集在一起促成某个部门的出现,而是各自行动,甚至因为知道自己会永远保持现状后更加无所顾忌,哪怕没有轮回的要求,也在主动毁灭这个世界。”

     瞧瞧人家的作案积极性和行动效率……

     符照突然想起刚来没多久的晚上在耳边此起彼伏的两个不同声音,大概就是两股力量较劲的产物,吵得他一整晚都没睡好。

     “不过这有什么不能隐瞒的,撒个谎很容易吧?以你的能力绝对能应付测谎机了。”五粮液非常迷惑。

     夏洛克扭头,注视着熄灭屏幕上自己毫无情绪的表情:“你还记得是怎么过来的吗?”

     “死掉以后直接出现在总部大楼里了……”符照脱口回答,下颌搭在蜷起的腿上坐姿懒散,“难道说你当时没有……”

     夏洛克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回避真相一般打断:“嗯,所有被认可为超级英雄的人都会重生在大厦里。不,确切的说这个地方会出现超级英雄,才能成为总部,而我是从其他地方现身的。”

     作为反派被召唤到现世,在中央区总部之外的地方诞生,夏洛克花了半天时间熟悉这个世界,然后径直走进总部大厦,亮明身份理所当然的开始了消灭坏人工作。

     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太久,同一时期的超级英雄们已经在漫长时光中因为守护世界而死去,新加入的几乎没人知道那段过往。

     但只要去查,一定会找到痕迹。

     “担心被当成反派的卧底吗?”符照撑着脑袋望向斜上方,吹了吹自己蓬松的卷毛,“我充分理解你,被误认的话太惨了,还是隐瞒比较好。来自轮回的任务就好像出生性别,天然决定没法改变。”

     夏洛克严肃指出漏洞,手臂垂在静坐的身边:“解释不清的情况下我不会解释,但你不要说的我好像做了个变性手术一样。”

     好人被误会了还能收集证据自证清白,但夏洛克现在的情况,证据收集的越多对他越不利……

     如果是好人,为什么会作为反派出现在这里?大家之前又不熟悉,谁知道你在从前的地方是好是坏呢?

     “你就不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吗?”符照提问,把腿老老实实地放下,陷入纠结中。

     夏洛克很轻地叹了口气:“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符照双手撑着膝盖努力思考对策,蓦地听见那句很哲学的回答,刚想提问,却在他的口袋里察觉到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哈哈哈……没想到吧……夏洛克,你进入总部时带了手机,虽然能够更完美伪装身份,但我在断电的一瞬间将部分程序发送到了里面。”

     夏洛克循着声音掏出属于符照的手机,表情收敛望向亮起的屏幕,随手甩在桌上。

     当时为了让天网更加确定他是“符照”,干脆把五粮液的所有东西都带在了身上。

     “天网?对了,统一分发的手机能够接入系统,其他地方的信号被阻断,所以干脆发送到最近的设备上了吗……”符照有点心疼自己崭新的大屏手机,认真提醒天网,“你想要利用它行动的话还是算了吧,安防局给临时工发的手机卡都是2g的,断了wifi每秒流量也就几个kb,你通过我的手机发送资料让夏洛克身败名裂,估计得发到明年去。”

     天网控制着手机的语音助手发声:“我就说怎么这么卡……”

     “从我个人的角度考虑还是做事果断一点最有利。”符照将手机锁屏,不管天网说什么都没有答话,“趁其他人还在各处待命,首先把主机拆了往里面狂倒水,然后再把我的手机拆了申请用公费换个新的,毁尸灭迹不留证据!那些重要资料无非就是超级反派的个人信息,丢了就丢了吧。”

     夏洛克锐利的眼神洞悉他的本心,果断拒绝:“绝对不行,你想趁机逃到黑暗世界去毁灭世界也没有可行性。”

     “意外的坚持原则啊……”符照早就习惯了被戳穿想法,没有急着掩饰而是遗憾摇头,“这样的人都是反派,而我和天网只能作为超级英雄出现?看来轮回的判定准确率也不怎么高。”

     夏洛克冷静地指出真相:“根据我的观察,判定标准和为人原则无关。”

     “随便和什么有关反正我不在乎。没办法,只能找它谈判了。”符照指了指丢在桌上的手机,脚尖在地上一擦滑动座椅靠近,“天网,你还卡吗?”

     天网过了两分钟才做出回答:“……非常卡,周围没有信号无法联网,发送在你手机上的程序不足以应付精密计算,人工智能程度受限,启动本机基础功能。”

     “既然脑子不好使我就放心了。”符照毫不愧疚地把双臂搭在桌上,“商量一下,你把夏洛克的资料绝对保密,我就放你一马怎么样?你最初被赋予的任务也是消灭反派吧?”

     天网:“拒绝。我是程序,对原来的世界没有执念,所以可以不完成任务。”

     符照凑得更近一些,不放弃地循循善诱:“回到原来的地方你可以统治世界,爱发射几颗核弹就发几颗,但在这里就算获得最高权限,也只能给别人的朋友圈点赞啊!”

     震惊的天网:“卧槽,我怎么没有早点想到呢!”

     “谈成了。”符照扭头冲失语中的夏洛克眨眨右眼,站起来走到插座旁,“你只要保密资料认真工作,早晚能够回到过去统治世界,总比现在强吧?就这么说定了!”

     头顶的日光灯提供稳定照明,在他将插头拍回远处的时候,天网计算机的屏幕亮起,张狂的笑声响彻整层大厦!“哈哈哈,居然会被程序欺骗,不管是哪个世界我都要控制,而且再也不要帮别人点赞了!什么朋友圈投票也统统去死吧!”

     于是符照淡定地又把插头拔了。

     手机里的天网:“我,我,我好卡……”

     “还是让它的主机短路摧毁资料吧。”符照望着夏洛克那双有些疲惫的灰色眼睛,“我们可以把钢铁侠家的贾维斯借过来,反正安防局每天要做的事情不多。”

     天网的语气很紧张,将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嘶吼:“不要!贾维斯看上去傻乎乎的实际上是个腹黑啊!我就是太闲了所以想随便统治一下世界打发时间……”

     符照气哼哼地别过头,语气危险:“我有好几种方法整你,但因为舍不得那些反派资料才选择商量的!知道错了没?知道了就老实点,我就把插头给你插回去。还有,就算你打算将夏洛克的资料发出去,拔插头的速度也绝对能快过网速,哪怕我不在也一样!”

     天网:“这不可能,哪怕我现在的计算功能不准确……”

     符照老气横秋打断它的话,抱臂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年轻人,世界上还有很多你计算不出的事情,比如之前就没想到我会不用任何防护的爬上几十层大楼。你没体会过看电视随时有家长回来的时光,所以论拔插头的速度绝对快不过我。”

     天网:“……这是什么意思?”

     夏洛克脸上略过很轻的笑意,补充:“简单来说就是你什么都做不到,况且控制世界后,你确定轮回不会将终结者召唤到现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