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贝克街小区221b号,工作日下午。

     夏洛克几乎不会在这个时间待在家里,今天却一反常态的陷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像尊会思考的雕像。

     钟表报时整三点的时候,他才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厨房从柜子里翻出砂糖牛奶,开始有条不紊地冲泡红茶。

     一次标准的英式下午茶处处透着精致气息,丰盛点心放在三层架上,大吉岭红茶在热水中催生出类似葡萄的香甜……

     夏洛克不太关心物质上的享受,哪怕可以准确无误地复述出英式下午茶从诞生至今的演变史,也不会主动参与谁家办的下午茶会。

     但就像麦考夫说的,那是英国绅士文化的一种象征,注重的并非物质而是精神。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重复这种毫无意义的机械泡茶运动,能让人心情平静一点。”夏洛克站在厨房的流理台前,注视着茶叶在热水中沉浮,毫无欣赏念头的盖上杯盖。

     叛逃的邪神在计划什么。蠢蠢欲动的黑暗世界。这个世界对超自然力量的约束越来越宽泛……

     有太多事情等待他去解决,目前最棘手的一件,是妖刀罪歌。

     在夏洛克手上只是普通武器的罪歌,在刚一接触符照时就潜入了他的身体里,无影无踪,任何精密检查都看不到痕迹。

     “……你吵死了。”

     那是符照昏迷前说的最后两个字。

     在眼睁睁看着那把线条流畅的太刀从指尖没入之后,符照很新奇地五指张合发觉没什么异样,激动地猛拍夏洛克后背。

     他不用思考也知道符照想说什么,无非是“看上去非常酷炫很有主角感”之类的废话。

     但符照刚张了张嘴,就皱着眉捂上耳朵,跌跌撞撞地后退最终摔倒。

     他迷茫的抬头环视周围,瞳孔扩散到什么都看不见,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出来:“……你吵死了。”

     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吵?

     当时办公室里非常安静,正好又是大部分人都下班回家的夜晚,噪音几乎没有,连不远处重建宿舍楼的施工都暂停。

     那么答案很明确,罪歌干扰了宿主的神志,让符照在幻觉中听见某些足以吵得他失去意识的声音。

     ……

     会是什么呢?

     夏洛克端起边缘温热的茶杯,想喝一口却开始愣神。

     目前能够确定的事实有两个。第一,符照听见声音是受了罪歌影响。

     第二,那个声音并非噪音,而是有自我意志,甚至能够与人对话,否则他不会说出“你吵死了”这种有明显人称代词的内容。

     结论:让罪歌离开宿主的身体,就能恢复正常。

     问题是妖刀在潜入人体后了无踪迹,安防局附属医院最好的医生都找不到对策,请来安倍晴明等阴阳师念咒驱邪也没用,可见三者都不属于一个体系。

     夏洛克将茶杯放回流理台,走到书房轻轻推开那扇虚掩的门。

     符照在木地板中央的榻榻米上睡得相当安稳,睡相比平时好多了,一撮卷发在头顶高高翘起,胸膛有节奏地一起一伏。

     没病,没伤,只是沉睡,连营养液都不需要打,所以没必要住院,被他扛回了家。

     就像在日落之地时被弗莱迪潜入梦境一样,或许正在和罪歌争斗,或许下一秒争输了于是在真实世界里停止呼吸。

     夏洛克静静注视他的侧脸,命令的抱臂站在门口:“醒过来,办公室的植物从那天前往东区后就没浇过水了,我没有多余时间去管这些东西。”

     符照继续睡。书房里,只有呼吸声给出回答。

     “醒过来……然后随便你干什么吧。”

     夏洛克决定稍微妥协一点,然而对方依旧很不给面子,没心没肺的继续睡。

     房子的主人收敛起全部表情转身离开,走出几步又停下,下定决心将一无所知地符照从地铺上拖起来,往卧室的床上扛过去。

     ……

     “我喜欢你……喜欢这个世界上全部的人类!想知道我喜欢你的哪一点吗?啊哈哈哈,当然也是全部了!喜欢你的每个部分,柔软的肌肉温热的血液,还有坚硬到能接受全部打磨的骨骼……不!这不是喜欢,而是超脱一切感情的——爱。”

     符照茫然的向前方走去,视线所及的四周包围着浅红雾气,像轻飘飘的血。

     那个声音如形随形,从每个方向传过来,不管把耳朵捂得多紧都能听见。

     这是哪里?这个声音又从哪里出现?

     “吵死了!”符照放下紧捂耳朵的双手,停下脚步冲远方干巴巴的喊话求救,“救命啊。救命啊。”

     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不会求救了,饿了自己做饭,受伤自己包扎,已经学会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在字都不认识几个的童年时代就学会一个人活着。

     至于现在,符照当然知道不可能有人来,但必须要通过某种方式提醒自己不要放弃。

     喊话声被浅红雾气吞没,回头望去来路完全消失,只剩下脚下站的一小方区域。

     除了向前,无路可走。

     那个少女一样甜美的声线不断重复着“我爱你”,几乎要摧毁他的神志,自言自语多少能够驱散耳旁喋喋不休的吵人噪音。

     “好无聊啊,好想回去,也不知道我的蟹黄堡外卖怎么样了……嗯,反正也是用别人的钱,吃不上也不吃亏。说起来我这个月的工资应该到账了,为什么还没有在系统上查到?”

     “是不是夏洛克又偷偷摸摸扣我薪水了,他们那些超级英雄啊,就喜欢充大方,给不起钱就别给。不知道去麦考夫家门口静坐有没有用?”

     “不过超英们脾气挺好的,要是在组织里这么干,琴酒老大早就拔枪了。”

     符照絮絮叨叨的在拨开的雾气间穿行,走走停停速度很慢,将自己的前半生回忆一遍,歇了口气准备回忆在新世界重生后的生活。

     夏洛克,安防局,想要毁灭世界的反派们。

     “——你吵死了!”那个少女一般的声线在他耳旁恶狠狠怒吼,终于不再一遍遍重复那段毫无意义的告白。

     符照耳朵一动,迅速往四周看了看;“诶,原来你能说其他内容啊?还以为是谁录了一段音频在我耳边循环播放呢,咱俩聊聊?”

     “哈哈哈哈……”纤细甜美的女声立刻轻笑回应,“那就把我找出来吧,找出来我会更加爱你,找出来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去哪里找?

     符照原地转了一圈,视线所及只是没有边际的混沌血色,在停下脚步后薄雾凝固在身边。由于没有参照物,总觉得不管走了多久仍然在原地徘徊。

     剩下那个女声笑得越来越神经质,就在身边。

     ……身边吗?还是身体里?

     符照突然想通了,缓缓抬起右手笔直地插入胸膛,半个手掌没入胸口后牢牢握住目标,将那把妖刀从体内一点点抽出来。

     一米余长的太刀没有刀鞘,握柄纯黑,刀刃雪亮。

     妖刀罪歌出现的瞬间弥漫在周围的红雾同时消散,天地之间只剩下宁静澄澈的白色。

     “啊,找到了,还以为我身体里住了个姑娘,正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娘化呢……”符照喃喃着竖起罪歌举在眼前,锃亮刀背上映出他有些扭曲失真的眼睛。

     罪歌在他手上不过是把普通武器,完全看不出本音是个纤细甜美的女声。

     “想统治或者毁灭世界吗?想被所有人爱着吗?接纳我,成为我,全部的愿望都由我替你实现吧。”

     “你说啥?”符照不自觉松手,表情越来越迷茫。

     罪歌却静静悬浮在他面前没有落地,执着地映出那双漆黑眼瞳,蛊惑的声音如同催眠:“你那二十几年的生命真可怜,没有人爱你,没有人在乎你。现在给你个机会,点点头,就可以收获全世界的爱意。”

     爱?

     爱人类。

     通过劈砍刺杀的方式将这份爱意如同病毒一般传染下去,最终最终,全世界都是被爱感染的傀儡……

     符照迷茫的眼神一瞬间恢复清亮,若有所思地抱起手臂:“爱?是那种每天都会收到玫瑰花和情书的感觉吗?其实我有点花粉过敏,所以还是算了吧。”

     罪歌在他耳边咯咯的冷笑着,悬在空中的刀刃微微转动,反射锐利的寒光刺入符照眼底!

     ……

     夏洛克靠坐在卧室飘窗上,握着手机开始翻找那个号码。

     他工作之外的联系人很少,所以没过多久指尖就落在了目标上,没有犹豫地拨了出去。

     那头接听的很快,声音清朗带着笑意:“喂喂,安防局的成员?稀客稀客……”

     夏洛克垂在身侧的左手紧绷,没有给他留客套的时间:“我曾经在你那里获得了罪歌的下落,现在需要更多相关情报……折原临也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