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那句“我们是真爱”回荡在空地上之后,fff团所有成员的失望神色明显至极,哪怕戴着面具也挡不住。

     本来么,被逼到东区谋求发展已经够无奈的了,热衷毁灭世界的狂热反派又不热衷脱单,哪怕将团内行动准则由“只烧异性恋”扩大到“乱秀恩爱者皆烧”,他们也没抓到几个适合的燃料。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符照,还是挺开心的,结果居然是真爱?

     火系魔法师政委同志掌心合拢,愤愤的一把掐灭了火苗:“你说自己是真爱就是了?真爱会做当街秀恩爱这种肤浅的事情吗?”

     “公然表示亲昵?不不不,你这么认为只能说明常年孤独导致心灵脆弱产生了嫉妒。那只是正常感情的不自觉流露而已。”夏洛克傲慢地瞥了他一眼,绕开政委向烧烤架走过去,神情突然混合关切和担忧最终沉淀成庆幸,“还好你现在没事,以后要记得晚上不许乱跑,等一下回去……”

     符照手脚都被捆起来吊在那根金属棍上,摇摇晃晃像一只失去了自由的哈士奇,在fff团成员羡慕嫉妒恨的注视下脸色却很不好看。

     夏洛克利落的用随身小刀割断绳索,唇形正好被他的身体挡住,压低的声音磁性温柔,说的却是:“等一下回去……把你下个月的工资扣光……”

     在进入黑暗世界前他就反复告诫符照要处处小心,结果还是惹上那么麻烦的组织,不光工资,奖金也别想保住了!

     “我错了我错了,谁知道随便提醒一下你要小心,就被当成秀恩爱的?工资什么的……”符照活动着血液循环不畅的手腕,踉跄的跳下柴火堆时被人拉住。

     夏洛克在阴险威胁之后,居然还装成没事人一样搀着符照走下烧烤架!音量控制在附近人刚好能听见的程度:“我的工资当然归你,随便拿去买喜欢的东西。”

     周围单身狗纷纷表示在真爱的打击下受到了成吨伤害。

     符照已经明白扣工资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脸上挂着久别重逢的微笑,心里却截然相反地嘀咕:“你大爷的……”

     fff团政委冷冷的注视他们走向出口,直到快要接近大门时才制止:“等一下,想要凭借真爱的资格让我放你一马,至少要拿出相应的证据来!”

     符照的脚步立刻僵硬,破罐破摔的转身,心说要不然你还是烧死我吧,记得多放孜然。

     作为一个梦想成为超级反派的修行中坏人,他吸取无数前辈的教训,认定感情这种东西就是为日后死掉的巨大flag!比如冬木区的肯尼斯,金发碧眼高富帅,最后还不是为了妹子死不瞑目!

     ……不过,内心的想法并不重要,活着从这个破总部离开才很重要。

     “我们当然是真爱,特别特别真!”符照对fff团政委露出真诚微笑,垫脚用袖子在夏洛克脸上擦了擦,吧唧亲了一口。

     夏洛克插在风衣口袋里的右手顿时死死握拳!强忍住把他扔出去的冲动,不动声色拭去脸上的痕迹:“出现在这里就已经是证据了,不是真爱会来救人吗?这个世界并没有约束魔法的力量,我只是个普通人,找到天亮才发现伴侣的踪迹,没有任何犹豫就来到了你面前。”

     胡说,你明明就是先去办别的事,最后才顺便来救人的!

     符照内心反驳了十万八千遍,脸上仍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神色,配合地点点头。

     好累,好饿,好想去睡觉啊……

     fff团政委的脸被面具完全遮住,看不到表情却能感觉出明显的怀疑:“如果你真的在乎他,就不会把他丢在深夜的东区里。”

     “没有,我们是分头去找人的……当然不是找小三,而是一个能提供珠宝买主信息的男人,彼此信任才是真爱的基石。”符照辩解的使劲摇头,决定如果这个说法还行不通,就把琴酒老大和赤井秀一那一套故事往自己跟夏洛克身上搬,把搭档的关系扭曲成相爱相杀,也算另一种真爱。

     “珠宝?你们是珠宝商人?”fff团政委黑袍下的身体动了动,样子比较感兴趣。

     符照伸开手臂,展示着自己身上的一整套作案工具:“是珠宝大盗,你想买颗蓝宝石吗?”

     政委兜帽下不知道是不是秃顶的脑袋摇了摇:“钱都拿去买手办了。不过说到宝石……几天之前有一位自称洛叽的年轻人,来询问我为什么会掌握操纵火系元素的力量,还想知道能不能把魔法的力量注入宝石之中……”

     fff团平常很少有访客,所以那个人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然后呢,你是怎么回答的?”夏洛克眸光收紧显得锐利十足。

     fff团政委:“然后我建议他去冬木区采访一下远坂家,他们似乎比较擅长这个。操纵魔法就好像我问你为什么会呼吸一样,这是本能或者说天赋,没有为什么,他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所以很快离开了。因为是独自一人前来,我也没有资格扣留他。”

     夏洛克在原地想了一阵,彬彬有礼的点头致意后转身离开:“非常感谢……同样感谢你把伴侣还给我。”

     后方的空地上传来一声声叹息,烧不成情侣的黑袍死神们相当失落,今天的孜然和柴火都白准备了。

     天越来越亮,直到走出fff团的视线,他才松开拉住符照的手独自走在前面,表情非常冷淡的使劲擦着被符照亲过的侧脸。

     “喂喂,你这样会被抓回去烧死的。”符照心有余悸的提醒,手腕上红痕消退了一点,高帮靴踩过坑坑洼洼的地面,“找到那个背心男了?他说了什么?”

     清晨的黑暗世界好像睡着一样,反派们大多数没有早起的习惯,蛰伏在根据地里休息,破败的街道上显得空空荡荡,不远处的便利店刚刚开门,招牌上写着“宰人黑店”,显得直白又有诚意。

     “闭嘴。”夏洛克漫无目的地沿着街边慢慢走,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大脑飞速转动整合之前从背心男那里听到的传言。

     洛基的总部就在东区,能够全天供电和提供较高科技水平支持的地方只有医院,但这里的医院似乎都在其他势力的控制下。

     失去了神力的邪神,能够和这些人抗衡吗?

     显然不行,否则他不会这么着急恢复力量。

     “你是没看到昨晚那个政委的火系魔法,半条街都被瞬间点燃……”符照完全没有安静的自觉,继续喋喋不休地分析,“我觉得打不过他的根本原因是没有个人专属bgm,你看,被主角光环笼罩的人只要专属bgm一响,不管血条还剩多少都能立刻爬起来爆种反杀。”

     他说完之后沉默片刻,没有等到夏洛克回答,干脆掏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一首首切换挑选歌曲。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有一双滑板鞋与众不同最时尚跳舞肯定棒……”

     夏洛克终于在神曲的摧残中回神,转身停住,单手捂住手机的扩音器:“安防局统一分配的手机?来之前不是让你把这种会被认出身份的东西丢掉吗!”

     “无所谓,被人问起来就说是干掉特派小组成员抢的。”符照一本正经挣脱他的手,却主动关闭了播放器,“我在挑选专属bgm,下次打架就放这首,估计就不会这么随便被抓了。嗯……在我的bgm里没有人能够打败我!这就是传说中的反派光环啊……”

     “随便你去找什么bgm,扛着收音机去战斗都没问题。”夏洛克竖起风衣领子试图阻挡噪音,加快脚步远离他,“但是,不要吵我。”

     符照突然想到什么不依不饶地追在后面,认真请求:“扛着收音机好像有点丢人。那下回我打架你在旁边拉小提琴好了,唱歌也行。”

     “我不想随身携带小提琴,也不会唱歌。”夏洛克立刻毫不留情地拒绝,要是让fff团政委看到这一幕,恐怕就把两个人一起捆起来烧了。

     “要不然……喊我的名字?加油助威?”符照拨开被晨风吹到眼前的卷发,依然对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充满兴趣。

     然而夏洛克充耳不闻,抵御着噪音袭击继续思考。

     从不同世界来到这里的人只有神的力量被封印,是这里的法则。

     要怎样才能恢复成从前的模样?

     如果他是洛基,会怎么做?

     夏洛克脑海中飞速窜过一道闪电,灰色眼睛注视前方:“——我会扭曲这个世界的法则。”

     “扭曲什么?”符照听见几个词组一脸迷茫,“对了你介意在我打架的时候拉小提琴吗?”

     夏洛克被无力感包围,连解释都不想解释,站在街边深深叹了口气站:“早知道我就不来管你了。”

     符照靠着墙壁撇嘴,一句话没过脑子脱口而出:“你本来也没想管我吧,就是忙完正事后顺便来看看我死了没有。”

     夏洛克脸上飞快闪过一丝黯淡,毫不示弱地反击:“以你热衷破坏的性格,说不定我晚来几分钟就能成功加入fff团进入高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