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script>电锯和钢索相互摩擦的吱吱声,几乎能和人的骨骼引起共鸣。

     符照愤怒的拖着偏长的披风,跑过去试图夺下那把电锯:“你真是疯了!”

     小丑在他动手的一瞬间就将电锯扔过去,敏捷地跳到远处:“我不是疯子,穿蝙蝠衣的人才是疯子。来啊,如果不想那群‘无辜民众’死掉的话,就来阻止我啊!”

     ……所以,他要在这栋布满致命陷阱的大厦里,和一个知名罪犯玩一种“来啊来啊快来追我”和“如果我追到你就把你嘿嘿嘿”的死亡游戏吗?

     符照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发现这游戏还带cosplay的。

     他以前非常喜欢收集手办,但现在还不到享受游戏的时间。电梯应该卡在了下面两层之间,只要钢索一断,掉下去时的惯性足以让里面的乘客摔死。

     必须救人。

     符照犹豫片刻扯掉碍事的披风,决定前往下一层撬开出口。他一直以来思考的都是如何毁灭世界,对于救人没有太多心得。

     而小丑同样擅长毁灭。

     “准备好成为超级英雄了吗?”那张惨白的脸堵在通往下一层的必经之路上,看起来没有携带任何危险的武器,却是符照见过的最可怕的对手。

     “我从来都不是英雄……”符照话未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

     小丑只是没有任何超能力的凡人,可那件紫色西装外套下包含了千奇百怪的零碎玩具,内填黏性液体的爆炸后盖住了罪歌的刀刃!

     “都多大了还吃泡泡糖?八岁以后琴酒老大就再也不让我吃了!”符照发现甩不掉罪歌上的粘液,干脆把它丢掉选择肉搏。

     小丑灵巧躲开他的攻击:“哈哈哈哈……人生总要保持点童心不是吗?我在钢索上了缺口,就算放着不管,二十分钟后电梯还是会在一层坠毁。”

     时间不够了?!

     符照顿时紧张起来,哪怕比起攻击更擅长闪躲,也要抓住一切机会打倒他。

     小丑杀死超级英雄回到过去的态度很坚决,每一招都专注于在他身上伤口,又像是享受猫捉耗子的残忍游戏,始终不攻击致命的地方。

     仿佛要将对战持续到时间尽头。

     “他在……拖延时间?”符照很快想到了小丑的用意。

     二十分钟一到,不断崩裂的钢索承受不住电梯重量,在**地面的那一瞬间小丑才会发起最后的攻击!

     他想看到一个既拯救不了民众,也挽救不了自己的超级英雄吗……

     符照的攻击动作开始失去章法,莽撞地向楼梯下一层冲去,和小丑擦身而过,手臂立刻一阵剧痛!

     小丑丢掉硫酸喷射器,握着玩具一般的小刀扎在他的左臂上,让硫酸腐蚀衣服渗透血肉。

     “啊!”符照痛呼一声反身一脚踢掉他的小刀,眉头深深蹙起。

     普通人的战斗方式,都是这么疯狂吗?

     总部的超级英雄鹰眼是雷神的搭档,同样没有任何超能力,曾经很严肃地告诉五粮液工作心得。

     “在这个全都拥有超能力而且还有一个神的队伍里,一旦我失手,就只是一个拿着弓箭的普通人。”

     这句话套在joker身上,大概就是他一旦不作死,就只是个普通的疯子吧?

     符照伤了一条手臂,不得不由进攻转为防守,心里还在为电梯乘客的生命倒计时,与小丑的对战更处于劣势。

     “放心,你死之后我会把尸体挂在大厦顶上,吸引来更多的超级英雄,不必一个个去找他们也能获得同样的效果。”小丑脸上的白色粉底溅上他的鲜血,顺着侧脸慢慢流淌到下颚。

     符照疼得全身都在颤抖……

     “听说在杀死妻子之后超人疯了?真可惜我没看到看一幕,许愿的话,就让我能够完整的看着那个世界彻底毁灭,你觉得怎么样?”小丑没有在说话时分心,一脚踢中他的膝盖。

     符照跪倒在地,左臂垂在身侧,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你……并不是想再逼疯一个超人吧……不然给我准备的衣服就是外穿裤衩和红披风了,不是吗?”

     小丑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在他面前站定,焦躁地望向别处用手拢着杂草一样的头发。

     符照露出浅淡的了然笑容,又消失在痛苦中:“你在等阻止的人,但并不是我或者任何一个超级英雄,而是穿蝙蝠衣的男人。”

     “他不在这个世界。”小丑重重的把他踢飞出两米,“看着我,他不在这个该死的世界,明白吗?你也不是他,别以为穿上衣服就能冒充他了!假货,faker!”

     疯子的逻辑果然无法说通,逼迫符照穿上蝙蝠衣的人是小丑,不相信他是蝙蝠侠的人也是他。

     符照倒在地上,身体痛苦的蜷成一团,视线范围只局限在眼前一点,看见了小丑穿着破旧皮鞋的那双脚。

     “……知道我和蝙蝠侠的区别是什么吗?他坚持不杀人的原则,我不会。我出身于黑暗的组织,没兴趣当个英雄。”他近乎自言自语的询问,“杀了你也是拯救普通人的一种方式。”

     小丑沙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脚面突然尖锐地疼痛,不由自主地跪在了他面前!

     是那把刚刚被踢落的小刀!

     符照倒地时趴在了小刀上面,趁他不注意狠狠扎在右脚上,又迅速拔.出来划过小丑的喉咙!

     “我又不是蝙蝠侠,当然可以杀人了。”

     他装作要去楼下救人的焦急样子,从头到尾却只打着杀了他的目的。

     小丑的西装马甲前襟立刻被血液浸透:“杀了我……也很好……只是很遗憾看不见这个世界步入毁灭……”

     “你以为我会像超人那样心智扭曲吗?就算想统治这个世界,也无能为力。”符照松手,小刀叮的一声落地,伸手抱住了小丑的身体,“其实我一直向往成为反派,比如琴酒老大那样的,当然你也很帅啦。”

     小丑的眼睛艰难地转过来,看着他。

     “但向往有很多种方式,我对反派最大的敬意,就是彻底消灭他。”

     “放心,他没有来这个世界,地狱里也不会有那个男人的。”

     失去了死敌的蝙蝠侠还是英雄。

     但失去了蝙蝠侠的小丑,毫无存在意义。

     joker已经听不见他的话了,失去生机的眼睛映出他一瘸一拐站起来的身影,然后消失在楼梯间,直奔下一层救人。

     一生都在进行名为死亡的恶作剧,而终于迎来自己的死亡。

     但那又怎么样,符照又不是手不染血的布鲁斯·韦恩。尼采说,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不过对五粮液这种原本就在深渊底层的人来说,就算凝视再久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说不定深渊抬头时,还能看见他在上方呲牙咧嘴的做鬼脸,然后气个半死。

     ……

     符照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撬开电梯门时,一辆辆救护车在哥谭区的大厦外聚集,然后嗷嗷叫着被抬到了医院包扎。

     “工资!奖金!带薪休假!”

     反复念叨着这七个字,手臂被腐蚀的痛苦和发青的肋骨就不那么难捱了。

     唯一不对劲的是,夏洛克在行动中好像完全蒸发了一样,无论如何都不到。

     符照拔掉输液针,再一次掏出手机打他的电话,漫长的等待后终于被人接通。

     “我在中央区。”夏洛克冷淡的声音传过来。

     符照不明所以:“中央区?你什么时候回去的?”

     “……刚刚。”夏洛克今天的话似乎格外少,停顿了很久才说,“你立刻回来。”

     符照只恨不能把缠得严严实实的手臂展示给他看:“我刚和一个顶级反派拼命过!就算被人用担架扛着也回不去啊……”

     “立刻回来。”夏洛克的语气不容拒绝,“否则就从我家搬出去。”

     居然用这么老套的威胁方法……

     符照不满的嘀嘀咕咕,挂断电话之后登录天网系统,将通缉犯joker的资料改成已死亡,然后随手刷新一下内部资料。

     然后彻底愣住了。

     由轮回带来的超级反派资料更新,最近一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状态显示收押在凤凰河监狱。

     那个人大概是命令他回去,见他最后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