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符照戒备的看了他三秒,转身拉开办公室的玻璃窗,义无反顾地闭眼准备往下跳。

     洛基三两步迈过来,拦腰把他拖回了安全地带:“不要这样!有什么想不开的也别冲动,你还很年轻,还有大好的时光要认真度过!”

     符照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脑子里反复回荡着一句话……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啊!

     这还是那个在隐形机上把他往下扔的洛基吗?高处坠落留下的心理阴影现在还没消除,怎么再见面就阻止他自杀了呢?

     “那个,邪神同志,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正义吗?”符照捂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最近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也没形成什么抗体。

     至于原因,可能是那些打击已经成为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哪怕是从前醒来发现琴酒老大中年谢顶,他都不会有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洛基从簇新的鲜红披风下伸出手,贴心地拉过椅子把他扶过去坐下:“我的梦想,就是成为正义的伙伴。”

     符照推开他搀扶的手臂,靠在椅背上作生无可恋状:“让我缓缓……邪神,那天下午你也在安防局吸了紫色的烟雾吧?”

     洛基不易察觉地僵硬片刻,不卑不亢的很有神明气场,诚恳回答:“是的,但人总有犯错的时候,你要给我改过自信的机会。今天来找你只是为了我的哥哥索尔,他的性格已经不配称为英雄了,让我们一起将他,将所有人变回原来的样子吧!”

     “等等!”符照脚尖一点地面,坐在椅子上滑开数米,“你的性格好像也不配称为反派了!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异样吗?”

     洛基一脸真诚正义地冲过来,清透的蓝色瞳孔再没有从前邪佞阴险的感觉:“当然没有,感觉目前的我由内而外升华了一遍,体验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也在深刻反省自己从前的愚蠢!统治世界有什么好呢?,爱与和平才是维持世界运转的能量!”

     符照猛地起身,双手扣住面前邪神的肩膀,调转两人位置:“快醒醒!你只是因为被病毒感染才有这种不成熟的想法,前几天不是还要统治这个世界消灭安防局吗?难道你忘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觉啊幻觉,你只是病了,不是认识到错误!”

     “不,我真的在反省了。”洛基被按在椅子上无辜的摇头,“我还要给你道歉,那天把你从空中扔下去真是对不起,还有绿巨人,我做了不好的事情理应付出代价,他揍得没错。”

     “绿巨人今天没上班,他在性格改变后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只大猩猩,现在已经成了动物园的红人……红兽。”不记仇的符照在屋里走来走去,思维混乱地提了一句,“你如果想看他,可以买张票去野生动物园,脾气也比以前好多了,随便摸不咬人。”

     根据他的推测,那天安防局被凹凸教生化武器袭击的时候,邪神肯定也在,潜入理由当然是为了完成某个不可告人的邪恶计划,然而紫烟一扩散,所有人的性格同时崩坏。

     ……邪神就成了遵纪守法的好市民。

     “好的,等我有空一定去那里探望他。”洛基点头,顺势占据了办公桌中央的位置,将符照看到一般的资料重新打开,“先说正事,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索尔从那个扭曲了性格的魔咒中解放出来!”

     雷神已经辞去超级英雄的工作,每天西装革履穿得像个农民企业家,连锤子都不拿了。

     老兄,你的性格也被扭曲了啊……

     首先,洛基应该明白异变了导致这一切。其次,他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或者说不觉得这些变化有什么不对。

     在他的理念里,“邪神”是从前犯过错然而这两天改邪归正的正义伙伴,认为索尔是正直无私的超级英雄,性格突变后堕落才不对。

     符照从角落的饮水机里拿出一个纸杯,倒了半杯冷水走过来:“真不敢相信我还有和超级反派共事的那一天……那种病毒真是太神奇了。”

     如果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洛基还有什么资格以邪神自称啊!

     “我的转变发自内心,那股紫色的烟雾只是帮助我认清了自己。”穿着兄长同款制服的正义伙伴表情诚恳。

     符照要不是意念坚定,差点就信了他的鬼话!放下水杯坐在旁边:“不要说得那么绝对,你这样是会后悔的,我保证。”

     洛基坐在电脑后,笑容意味深长:“你以为……你就没有改变吗?”

     符照突然愣住了。

     他?他有什么变化?不是和以前差不多么?

     “——你现在的做法,也算是一个反派?”

     仿佛脑海里劈开一道惊雷,让人重新审视这几天的行为。

     以符照原来的性格,哪怕不打算眼睁睁看着超英们人设崩坏,也得把“让其恢复正常”的任务拖好几天才完成——他根本不是个有效率的人!

     然而这几天,不管是去黑暗世界寻求死侍的帮助,还是天天按时来上班都勤快的不像样子。

     难道那时候他就算等待烟雾散去后才进入总部大厦,也还是吸入了一点残存气体?

     因为浓度并不高,所以只不过发生了一点点改变,不足以造成“天翻地覆”的效果?

     符照搭在桌面上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觉得洛基某些方便依旧和从前差不多,随便一句话都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邪恶。

     万一自己也被病毒感染,那真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啊啊啊!

     在东区调查的时候死侍中招,变得惜字如金,就跟患了自闭症差不多,一句话都不和别人说,躲不开的交谈就用手语比划。

     要是自己开始热衷于当个好人……

     符照震惊过度,同手同脚的往办公室门口撤退:“我去问一下麦考夫superhero48还有没有空余的位置,现在出道去混娱乐圈应该还来得及……”

     “你这样也算超级英雄,也配成为正义的伙伴吗!”洛基愤怒地终于动用了神力,手一招就将他隔空拉了回来,“现在安防局所有性格正常的人只有我们,一定要将大家变得正常……目前没有凹凸教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消息,我们必须去找能够提供线索的其他人。”

     不,性格正常的只有我。

     符照撞上办公桌后停下,一头栽倒在桌面上:“没有谁知道了,作为刚被逆轮回召唤出来的反派,我们能收集到的东西太少,目前只知道他们喜欢在地下水管道里活动,不过城市里的地下井那么多,挨个查也来不及。”

     “不,有一个人清楚,他是最先与那个组织打交道的人。”洛基抬眼望过来,伸出左手敲了敲电脑的液晶屏幕。

     符照恍然大悟!又迟疑着低下头:“但是夏洛克……”

     作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室友,他已经不能更了解那个人的变化了。

     追查凹凸教根据地时,夏洛克吸入了大量病毒烟雾昏迷,苏醒后人格极度不稳,但不管几分钟切换一次人格,那个理智的推理性角色都没有出现过。

     总之忽略掉精分这点,他已经变成了城市中最普通凡人中的一个,连疯掉的其他超级英雄都比他疯的独特。

     洛基精神满满的站起来:“他只是性格改变,不代表同时也失忆了。走,我们去找他,你这几天恐怕都没有和他交流过吧?”

     是的,无法和感染病毒的夏洛克沟通,所以完全没有认真说过话。

     连邪神都比他对那个人有信心……

     “出门之前你还是把这身红披风换掉吧,太招摇了。”符照终于做出决定,将洛基作为队友重新打量一遍,“还有一件事,你的发际线……”

     少了长着恶魔角的头盔和黑色皮衣,邪神看上去纯良了不少。

     “胡说!我这次出门之前量过了,明明就没有靠后!”洛基立刻反驳,解下披风却怀念的抱在怀里。

     换上了低调的衣服,符照带着通缉中的邪神,正大光明地从安防局总部正门走了出去。

     毕竟所有员工们都不拯救世界了,自然就缺乏和邪恶较量的理由。你好我好大家好,和平最重要。

     洛基的神力恢复后,冰巨人血统似乎也一并苏醒,比较怕热,把车载空调的温度调到了最低还觉得不过瘾。

     符照冻得哆哆嗦嗦,将油门踩到极限,迅速开回了贝克街小区的家里。

     站在221b号之前,他刚打算用钥匙开门,那扇厚重的门板却从内部刷的一下被打开!

     夏洛克拿着笤帚站在门口,单手叉腰一脸不满:“你挂我电话还好意思回来?还带了个野男人回来?”

     符照手中的钥匙缓缓落地:“……啥?”

     这是切换到哪个人格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