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胜利也是败局(终定版)
    这一天,药王山的夜晚呈现着两种场景,一种是山门处的热闹非凡,一种是厢房处的静若无人。

     这种奇怪的现象,从第二场论医会后就出现了,直到夜晚依然如此。

     此时,药王殿中聚集着十几位药王山长老和二十多位药王山的精英弟子,其中就有张非等人。

     *

     只见:

     ———————————————

     夜幽烛明影无踪,殿中俱论蔚然功;

     长老弟子扬眉势,唯见艺高皱眉中。

     ———————————————

     这时,沈冰心长老似乎感觉到白掌门有话要说,遂问道:“掌门师兄,可是有话要说。”

     白艺高闻言,微叹一口气,说道:“师妹、众位师弟,为兄觉得有些不妥。”

     “师兄,您说哪里不妥?”沈冰心连忙问道。

     “师妹,你这次却是赢得漂亮,不过却是考虑不周了,怎么说那三位也都是其他三尊的才俊,你竟然将三人给辩得无话可说,这让三尊面子上过不去啊!”白艺高说道。

     “哈哈!师兄,我倒是觉得沈师妹做得很好,看那三尊的模样和神色,我当时都想冲上去揍他个七荤八素!”童益方一脸愤慨的说道。

     “嘿嘿!我也觉得沈师姐这样做得很好!我让沈师姐上去,就是想要得到这样的结果。”王唯一得意的说道。

     赵长老和另外几位男女长老也都跟着说道:“师兄,我们也觉得沈师姐做得对,应该没有什么不妥啊!”

     ……

     听了众位长老的话语,白艺高摇头苦笑道:“你们是不当家不知道门派之危势啊!自论医会举办以来,我们这已经是连续第三次赢得论医会胜利了,这样下去终究会被其他三尊孤立的。”

     “师兄,可是有什么问题已经显出端倪了?”沈冰心没有跟着众位长老说,而是对白艺高的苦笑颇为关心。

     “你们难道没感觉其他三尊关系密切的异常吗?”白艺高问道。

     “是有感觉,但是那应该是想在这论医会上打压我们。”沈冰心不确定的说道。

     “能在论医会上打压就能在杏林之中打压,更何况还有一个超脱杏林的太医院。这次胜利,让为兄甚为担心啊!”白艺高叹道。

     “照师兄所说,我们就应该认输?”一名长老不满的问道。

     “话不是这么说,我是觉得,如果我们只是轻微取胜,倒不至于让其他三尊尴尬至极,也不至于让矛盾激化。”白艺高解释道。

     “我明白了!师兄,这次是我考虑不周,那现在可有办法解决?”沈冰心突然说道。

     “为兄也是想不到什么办法,故而头痛!”白艺高说着。

     “师兄,如果我们跟其他三尊认输,您觉得是否可行?”王唯一再次问道。

     “认输?不可能,王师弟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大长老童益方呵斥道。

     “师兄,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且听我把话说完。”王唯一急忙说道。

     众位长老也有些奇怪的看着王唯一。

     王唯一继续道:“我是问,如果我们认输可有和解余地,如果不认输又会怎么样?”

     “如果认输,有可能会被三派继续打压,直至衰落;但如果不和解,肯定是各种明里暗里的打压,最终的结果依然是一样的,甚至最终有覆派的可能。”白艺高有些优色的说道。

     “那师兄先前又为何同意沈师妹参加呢?”童益方问道。

     “是我欠考虑了!开始的一些蛛丝马迹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直到沈师妹赢得比赛,我才感觉到事情的危险境地。”白艺高继续说道。

     “师兄,如此一来,我们认输不认输,我都觉得已经不是考虑的重点了。我建议,我们首要拆散三尊联盟。”王唯一说道。

     “师弟的意思是?”白艺高说道。

     “师兄,我派宗旨是济世救人而不是杏林斗争,所以我们只要坚持不涉足杏林的权力之争,而是鼎力支持太医院;太医院是大秦帝国明面上的杏林权威,同时又是官府衙门,他们对杏林的权势非常在意,所以我们只要不参与,而全力支持太医院,就有可能化解目前危势。”

     “王师弟的建议倒是良策!”童益方说道。

     “办法是不错,但是怎么实施?”白艺高问道。

     随着白艺高话语一落,众人也都埋头思索中。

     张非等弟子在白艺高与各位长老说话时,已经听明白了,此次的论医会看起来是他们赢了,但是实际上,依照现在杏林形势和药王山的威势,已经显露出药王山大厦将倾之势;千年传承的药王山,如果被三尊联合打压或者以其他手段暗害,小则自此衰落,大则也有可能断送传承。

     张非想清楚这些后,左右望了,其中众位弟子也有已经想到区中关窍的人。

     这时,只听得先前说话的赵长老说:“师兄,您这样一说,我倒也觉得极有可能,从这次第二轮论医开始前,三尊就互为走近,一起算计我们来看,你说的被打压是极有可能的。”

     沈冰心也接过话说道:“赵师弟说得有道理;另外,我们药王山之所以能传承千年,也是我们一直严守祖训才有今天的完好。杏林虽不比武林,但也是杀人不见血的存在。”

     王唯一此时与其他长老也都想明白了。

     此时,白艺高看着旁边的一众少年,说道:“众弟子,今天像昨天一样,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将你们的看法和办法都说一下。”

     这次张非先行说道:“师父,既然三尊都已想好对策谋夺我们,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想办法拆散他们?毕竟三尊一起时的威胁太大了,如果分开了,可能会有转机。”

     “非儿,你说的倒是一个办法,但是要具体实施实施起来,一定得考虑周密一些。”

     继张非之后,其他弟子也竟相发言,将各自的考虑和建议一一提了出来。

     在大厦将倾之前,在胜利也是败局的危势之下,在一招不慎可能全盘皆输的境地之中,药王山长老和弟子没有退缩,也没有犹豫,而是各个献计献策,意欲一起共渡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