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意料之外的人选(终定版)
    徐师妹,沈师叔都教了你哪些医术呢?”周慕岐突然问徐念慈。

     “呃~师父其实也没教什么高深的!就是一些针法、灸法、观气、行血、用药的手段,除此外,就再没教什么了!”徐念慈若无其事的说道。

     “什么?还不多?还不够高深?咱药王山的九针神术、八木之灸,八观之法、行气活血等秒术都被你学了?”周慕岐震惊的说道。

     接下来,周慕岐竟然跟王唯一抱怨道:“师父,您可要再教我一些医术啊!我现在都被师妹甩出好远了。”

     王唯一顿时一头黑线,真想拍他一巴掌,然后告诉他:“你也不看看她师父是怎样的一位妖孽?”

     周慕岐当然不知道,他更不知道,他的一番问说,竟然让所有新一代的弟子都为之震撼了。

     这真是

     ———————————————

     医术精深名不宣,杏林之中半边天;

     自古名医多须眉,而今红颜亦胜男。

     ———————————————

     众位弟子从药王山离开的时候,除了被告知保密之外,其他事情一概不知,只晓得,一众长老还在药王殿商讨大事。

     一夜无话。

     第二天,来自大秦各地的杏林妙手大多早起,先于四尊比赛之人赶到比赛区域。

     此时,一名年老医者看着昨天的比赛名次,有些感叹的自说道:“昨日比赛的四位前辈无论医德和医道,都是我大秦帝国最高深的几人之一。我大秦杏林有这样的道德之士,实是我辈医者的荣幸,更是我等应学习的榜样啊。”

     这年老医者刚一说完,旁边恰好走过来一位灰衣老者,只见灰衣老者笑着说道:“谢前辈所言极是,我等是应学习这些道德医者,发扬济世精神。”

     原来,第一次说话的老者姓谢,看其鹤发童颜的样子又被称作前辈的样子,应该是在某郡杏林中颇具声望。

     此时,只见他摇头说道:“以后切莫再喊‘前辈’了,这次药王山一行,我终觉自己以前就是井底之蛙,没什么见识,竟然倚老卖老,实在惭愧!”

     灰衣老者连忙回道:“前辈莫要再说这话,在我心中,您始终是前辈;在整个青州郡地界,随便一问,没有一个人不对您敬仰有加,也没有一个人不称您为前辈高人。所以,我认为您当得起这个称呼,万万不要因此而放弃啊!”

     “多谢苏神医看重!都说医道无涯,杏林百家!所谓至尊之地虽有千般神技,但像你的‘揉穴十八摩’,在我大秦帝国就堪称杏林一绝,是一门不用药也能医治百病的神术。这样的神术,可是四大尊都罕见的神妙医术啊。”

     “谢前辈高见!我也认为苏神医虽然只是行医,但是苏神医能研创出‘揉穴十八摩’这样的神术,已经可以在杏林界青史留名了,值得后辈之人敬仰和学习啊!”另一名紫衣老者随声说道。

     而三位杏林妙手互相讨论的同时,却没有注意到,在他们旁边的另一名白衣青年。

     “三位前辈,请问请问可以打扰一下吗?”

     三名老者闻听此言,将目光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位白衣年轻人在他们后面躬身行礼,说道:“三位前辈安好!小子是云州郡一名医者,本名皇甫益,想拜苏神医为师,学习精妙医术,不知可否?。”

     被称为苏神医的苏有道顿时一愣,而另两名老者却两眼放光的问道:“可是有‘云州妙手’之称的皇甫益?”

     “让前辈们见笑了!小子真是皇甫益,而‘云州妙手’只是杏林同行送的虚名而已。”叫皇甫益的青年答道。

     “苏神医,你的才华与威名让我罗新艺拍马不及啊!”叫罗新艺的紫衣老者笑说道。

     “苏神医这点也很让我佩服,随便往外一站都能吸引像云州妙手这样的青年才俊拜师,真是厉害之至。”先前被成为谢神医的老者再次说道。

     “两位老哥就不要再打趣了,‘神医’都是乡野百姓送的虚名,两位以后看得起我,就叫我苏有道或老弟即可。”

     苏有道说完此话,接着对白衣青年说道:“皇甫师侄,你有师却再拜我为师,不怕你师父赶你出师门?”

     “正是家师的意思!家师说了,自己年岁已高而我医道未成,如果我想悬壶济世就得再拜医师学习,他老人家再三向晚辈提到,苏神医是一位杏林大能,如果我再拜师父,一定要拜在苏神医的门下;这次来药王山论医会,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前辈,没想到,真有辛得见前辈真人。”皇甫益道。

     “你师父赵神医才是杏林前辈、医者大能啊!”苏有道感叹道。

     紧接着,他又说道:“皇甫师侄,这次论医会之后,我打算去拜访赵前辈,你替我引荐一下,可好?”

     “晚辈求之不得!”皇甫益再次答道。

     “苏老弟,我们一起同去!我也好久没见赵前辈了。”谢神医和罗新艺也一起说道。

     ……

     就在四人谈论的同时,四尊参加论医会第二轮的人选也都公布了出来:

     太医院第二轮辩论代表是江良剂太医;

     天医院第二轮辩论代表是志贤道长;

     禅医院第二轮辩论代表是弘真大师;

     各宗各派及各位来宾,一看这名单,顿时震撼异常,难以想象,这三尊继续派出了最顶尖的弟子参赛。

     再往下看,药王山的第二轮辩论代表竟然是一名叫沈冰心的女子,简直太出乎意料了。

     “谢前辈,你可知药王山的沈冰心长老是何许人也?小侄之前完全未曾听说过啊!”皇甫益出声问道。

     “皇甫师侄啊!你这可是问倒我了,我虽对药王山熟悉一些,但是也未曾听说过沈冰心这么一人。”谢神医说道。

     罗新艺猜测说:“会不会是药王山闭关的前辈高人啊?”

     “前辈高人倒不是,也许药王山这次以为稳操胜券,就派出一名新晋长老也说不定啊!”田为民走过来说道。

     “这都是猜测,但是既然是论医会,药王山应该不会让前辈高人出来的,这会违反规则的;但是,如果是新晋长老,要是没点医道理论,他们也是不会派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这沈冰心应该是与童益方长老医道水平差不多的长老,我想药王山是不会轻视论医会的。”苏有道想了一下说道。

     “啊?苏前辈,照您这么说,是不是药王山已经没有厉害的医道高手了,这才派女子参加?”皇甫益不可思议道。

     “谁说药王山会没有医道高手?要是没有医道高手,他们的传承怎么可能有千年?”苏有道接着说道。

     “苏前辈,难道您认为这沈冰心的女子医术很高?”与田为民一起的范渡生意有所指的问道。

     “这也说不定啊!”苏有道有些唏嘘的说道。

     ……

     七八个人的小讨论只是数千人中的一个小场景。

     此时,整个药王山都随着第二轮辩论人选的揭晓而互相讨论起来,各自发表着观点,预测着比赛的结果。

     医者有慈悲心,有济世心,当然也有荣耀心。所谓荣耀,并不是说以此为谋财的手段,而是医者在医德高尚、医道精深、医术有名时获得的同道赞誉与杏林评价。

     这既是对医德的崇敬,又是对医道的评定,更是对医术的肯定,可以说,一名医者,如能得到同道的赞誉和杏林的好评,那已经说明他至少已经是一位名医了;而如果一个杏林宗派获得这样的好评,那也有当得圣地的盛名了。

     所以,虽说这只是论医会,但是四大尊也是颇为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