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移魂大法建奇功
    皮氏不愧是皮家堡最大的宗族,仅仅一处宅院,就显得地位超脱、与其他三族大大不同。

     灰墙朱门后面是一座汉白玉照壁,上面刻画着“三皮扎寨”的古老传说,绕过照壁,是一条精巧细致的楼谢走廊;走廊约有二三十米长,一边是镜湖水池,一边是假山花坛,尽头处连接着一大片住宅和房舍。

     其间,居中的一座堂屋显得颇为不凡。

     只见:

     楠木架梁松做窗,里外勾画显荣光;

     门前雕琢吉祥物,屋内摆设福寿堂。

     此时,堂屋之中正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身绿袍玉带虽然显得似乎很有气度,但是他的眼神却隐隐透漏出一种奸商独有的狡黠。

     中年人旁边是一位举止轻浮的年轻公子哥。

     看样子,这两人已等候多时了。

     “这两人应该就是皮进宝、皮联侯父子俩了。”张非心道。

     一行人走进堂屋时,同行的武全通上前一步,说道:“老爷、少爷,武某处事不周,望老爷责罚。”

     “不碍事!事有机变,我也是刚刚才知晓嫣然丫头的事情。”

     紧接着,貌似皮进宝的中年人对众人拱手说道:“既然都来了,暂且坐下说话;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各位见谅。”

     俗话说得好,伸手手不打笑脸人;皮进宝此时的态度让老村长、张非等人,还真找不到任何由头借机发火。

     张非上前一步,对皮进宝说道:“皮家主,我叫张非;今日是来接我未婚妻回家的,还请行个方便。”

     张非开口,一行人并不觉得奇怪;但是和皮进宝一起的年轻人却是意有所动,只见皮进宝一摆手,说道:“未婚妻?莫非王老弟一女许二夫,特来消遣我皮某人?”

     王善才上前回道:“嫣然是我甥侄女,幼年曾许给非儿,当时我在外,其实并不知晓;但是我也未曾将嫣然许给你皮氏,又何谈一女许二夫?”

     “你放屁!虽说你是嫣然舅舅,但你说话完全是放屁,当初可是你提议说的,怎么现在却来反悔?”一边的白衣青年抢先怒说道。

     “联侯少爷,我当初实是不知详情,只是提了一下,并未许配!”王善才肯定的说道。

     “提了就是许了,怎能回去就反悔?”叫皮联侯的白衣青年继续说道。

     此时,张非已完全听明白,王善才只是提了一下,而白衣青年却是坚持“提了就是许了”这一歪理。

     老村长这时说道:“皮家主,你也听到了,当初只是善才提了一下,而不是直接许配。所以我们这次要带嫣然回去,还请行个方便。”

     “谢嫣然已经不再这里了,你们就甭想带她回去。”皮联侯满不在乎的说道。

     “什么?你说嫣然不在这里了?她去哪里了?”张非急切的问道。

     “她去哪里了,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你们也去过别院,想必已知道她是突然失踪的。”皮进宝说道。

     “皮家主,嫣然上午还在,之后,贵公子皮联侯曾去过一次,等我们再去时,就再没找到嫣然了。我想问你们,把嫣然藏哪里去了?”张非再次问道。

     “她上天了!”白衣青年说道。

     “嗖”的一下,张非一个跃步直接到了白衣青年身边,顿时将青年制住。

     就在张非下手制住白衣青年的同时,武全通飞起一脚,向张非左手袭来;与此同时,皮进宝高叫一声:“贼子,放开我儿!”

     这时,张非右手虚化,直接隔开武全通的腿法。

     接着,张非喝道:“都住手,我有话要问皮公子。”

     有皮联侯这个人质在手,张非根本不怕皮家主玩什么花样,只是再次强调有话要问。

     皮进宝这时说道:“贼子,你若敢伤我儿联侯的性命,我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非轻笑一声,对皮进宝说道:“皮家主,暂借我一个房间,我和贵公子好好谈谈。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伤他一分一毫。”

     皮进宝与众人退出堂屋,将堂屋留给张非问话。

     张非解开皮联侯的哑穴,说道:“皮公子,得罪了。”

     皮联侯道:“小子,你偷袭!好无耻!”

     张非笑着说道:“这是在你家,我先下手有何不可?”

     皮联侯语塞,趁着皮联侯犹豫的刹那,张非左手连点四处大穴,然后凝神吸气,双目直视皮联侯双眼。

     四五个呼吸之后,皮联侯双眼逐渐迷离,眼神似有沉睡征兆。

     这时,张非以若不可闻的声音问道:“皮联侯,将你上午见到谢嫣然前后的情况给我说一遍。”

     皮联侯似乎挣扎了一下,接着呼吸又舒缓起来。

     约半盏茶功夫,皮联侯开始说道:“上午我去看谢嫣然,原本想着劝说她同意这门亲事,但是未料到她的态度依然坚决、毫不动摇。”

     皮联侯轻吸一口气,接着说道:“就在我费尽口舌,试图说服她同意时,一声轻笑突然传来,我寻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名女子踏剑站在虚空……”

     听到这里,张非问道:“你说她是修仙者?”

     “是的!她应该是修仙者。因为只有修仙者才能踏剑虚立空中。”皮联侯说道。

     “那接下来呢?”张非再次问道。

     “……谢嫣然听了修仙者一席话后,就说愿意拜她为师,然后就随着那修仙者踏剑飞去。”

     皮联侯断断续续说完这些时,张非不禁有些愣神。

     修仙者是古来就有的传闻,但是没有人真正见过修仙者,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证明修仙者存在了。

     好在张非刚刚是用《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大法”询问,而移魂大法又是一门神奇的摄心、控神之术;这门功法能通过施术人眼神控制和精神压迫,将受术人思维控制并操纵起来,使得受术人将内心潜藏的秘密一一说道出来。

     张非用移魂大法就是为了杜绝皮联侯说谎。

     现在,张非已经知道谢嫣然去向了,虽说修仙之路缥缈无踪,但张非相信,也许他找下去,一定有通过蛛丝马迹找到嫣然的可能。

     当张非和皮联侯走出堂屋时,站在门外的皮进宝已经焦急的冲过来了,当看到皮联侯一切正常时,才长舒了一口气。

     紧接着,皮进宝脸色一沉,对武全通说道:

     “武主事,将他们拿下!我允许你不择手段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