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康念这两天过得做梦一样。

     四年来的“无所事事”差一点就要消磨掉她的意志,现在乍一参与高强度的工作,使她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有些吃不消。

     第一天从早到晚看资料的时候整个脑袋都是懵的,思维根本跟不上,最后一目十行,第二天还是要重新看一遍。

     上一次这种累极的状态还是她初中升高中那会儿,原本一个活蹦乱跳的初中生下午五点钟准时放学,回家写写作业看看电视一天就算过完了,谁知高中报到后骤然加重的学业任务,要上晚自习到近十点钟,于是康念升学后的第一个礼拜,几乎全在“特困”中度过。

     这天风和日丽,一股一股的云挂在空中像是下了饺子。

     柔和的光映照在康念的脸上,让她凭空生出一点倦意。

     她起身给自己接杯水,喝了一口,从高层望出去,能俯瞰很远的景色。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放下水杯,她干脆抬脚一屁股坐到桌子上,抱过笔记本,终于把最后的ppt看完。至此整个采访项目她全走完一遍,大脑中构架出清晰体系,用几个她将要在实际中解决的问题串成环环相扣的报道框架——然而这只是她做新闻的一贯作风,事实上她从新联社离职后,记者证就算暂时失效,她此番只是以摄影人的角度抓一些可用的照片,最好是震撼级别的,洗出来可以直接拿去评奖。

     出镜的事情有江清宁,负责采访的两个老大哥,从业的时间比她的年龄还要长。

     要说这个组真是得到台里的重视,出动的都是一线的级别,她在这里面真谈不上能帮什么忙。

     可这是她曲线救国的第一步——她要回归这个行业,必须得经历一个契机——

     拿到一张能得奖的新闻照片,就是这个契机。

     江清宁准备的资料很详细,近几年村子的情况从文档到表格,从ppt到影像资料一应俱全,白天她出门开会,康念就留在家里消化这些资料。

     得知康念进组,有几个以前同她打过交道的老前辈也非常欣喜——抑或是看在陈善友的面子上,要对她多些照顾。

     下午四点钟,江清宁打电话回来,提前约她的时间,说组里几位同行的前辈直嚷着要请她吃饭,饭店已经订下,等开完会就要跟着她来接人。

     你千万别出门,不管有什么活动都给我推了啊,这次的饭局很重要。

     江清宁在电话那头一万个不放心。

     康念好笑,她一年出不了几次门,能有什么活动?

     答应下来,再三保证,江清宁才狐疑着挂了电话。

     她早早换好衣服,化了淡妆,破天荒的画了眼妆,实则是要遮挡一下浓重的黑眼圈。

     等待的时间百无聊赖,她坐在窗户边上的高脚凳上看云。

     窗台大理石上的手机嗡的振动一下。

     康念手撑着头,没动弹,只眼睛垂下去看一眼。

     温礼发来的微信,很简短,单刀直入,问她是否在忙。

     康念不自觉的笑容漾上唇角,伸手把手机拿起来。

     自从上次两个人在教学楼面前接了吻,关系好像自然而然的进了一大步。

     此后生活还是照常,睡一觉起来,谁也没再提那个吻,但两人间总感觉有什么变得同往日不一样了。

     男女朋友?

     康念失笑着摇摇头——似乎还谈不上。

     也许是比纯粹友谊更升华一点,像是被人说烂了的蓝颜红颜那种。

     “忙着看云。”她手指点了点屏幕,飞速的回复微信。

     等了一会儿,温礼没回,她也不急,心想许是他忙中偷闲,现在又忙了起来。

     五点半,江清宁回来接人。

     推开门也不换鞋,就倚在门框上,手指的骨节敲一敲,发出脆响。

     她吹一声口哨:“嗨,拿上包,咱们吃饭去。”

     康念似乎是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飘散的白云里收回来,回头看江清宁。

     神色一时间变得复杂。

     她皱着眉,冷冷地打量对方,好半天才抬抬手指着江清宁的一头红毛,语气无奈:“你搞成这样是想怎样?”

     江清宁对康念的态度很不服气,撅撅嘴,自言自语:“不好看?我要上镜,没敢染什么太厉害的颜色,这个红已经很接近黑色了呢。”

     “……”康念握着手机走到玄关换鞋,声音来自脚下,“那你这个非主流的短毛是几个意思?你是鲁豫么?很显大龄的姐姐!”

     江清宁后知后觉,呆呆问了一句:“你是说鲁豫有约的鲁豫,还是咱们台里的秦鲁豫?”

     “……”

     康念换好鞋,把她推出门,语气低气压:“……滚蛋。”

     别克车驶出小区大门,分分钟汇聚到茫茫车流里。

     在一个红绿灯前,车子十五分钟才往前动了几格,然后好一阵子又没动静。

     江清宁一只脚在驾驶室里剁的乒乓响,“妈的,好巧不巧赶上堵车,好烦!!”

     康念低着头笑眯眯的玩手机,没理她。

     终于上了单行道,路两旁的路灯刷的亮起一排排。

     离车一段距离有一盏高高的路灯,照映出车身轮廓。

     同温礼发完微信,康念放松地斜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额前的刘海有点遮住眉峰,她伸手拨一拨。

     江清宁开着车,看她一眼,突然问道:“怎么个情况?男朋友?”

     康念想一想,淡淡道:“……应该……还不算。”

     路过的光影打在她脸上,一阵黄一阵白。

     江清宁笑了笑,“也行,我就怕你再也不相信爱情。”

     又开了一段路,终于看得见目的地。

     暮色四合,天将要沉下来。

     江清宁打转方向盘要拐弯,后面有来车闪了下大灯,按了两声喇叭,江清宁懒懒地朝后视镜扫一眼,笑一下,突然一踩油门,毫不避让——谁让她本来就是前面的一个,要走也是她先走。

     后面的车果然放下速度。

     这是个露天的停车场,进门不用刷卡,出门才要收费。

     江清宁拐上斜坡,找好车位,慢慢调整好角度,挨着两边的车缓缓渡进去。

     车子停好,别克车里咔咔一声,车门解锁,康念下一秒就要开门下车。

     江清宁却一把按住她还来不及出去的左手,用了用力,把人拉回来。

     康念一根烟已经含在嘴上了,回到车里又取下来,疑问的看着她:“还有事?”

     “给你打个预防针。”

     康念看她表情严肃,这会儿也换上一个认真的神情。

     “你说。”

     江清宁舔舔牙齿,慢慢说道:“组里有你熟人,今晚也在,专为你而来。”

     康念眉毛动一动,吸了吸脸颊,神色变幻,已经猜到:“秦鲁豫?”

     江清宁看她脸色,盯了两秒,点点头。

     康念笑了,一脸无所谓,抬手点燃了烟,重新拉开车门。

     到了包间门口,康念手放在门把上又停住。

     回头看看江清宁,问里面人多么?

     江清宁耸耸肩,她也不知道,组局的时候老家伙也没说来几个人。

     康念呼出一口气,把门推开。

     出乎意料的,房间里人并不多。

     两个看上去有些年纪的人坐在贴近窗户的位置,两旁一男一女,都是小年轻。

     靠近门的这边坐了一个女人,背对着门口,背对着康念。

     康念和江清宁收拾一下表情,走进去。

     背对而坐的女人听到动静,回过头来。

     和康念目光相接。

     女人看见她,脸上是真切的欣喜,马上就站起来迎她。

     这种不掩饰的情感看的康念一阵恍惚,霎时间不知如何反应。

     年轻女人已经伸了手臂抱过来,把她搂到怀里,紧紧的,怕她再次走失一样。

     康念听见女人说:“小念,你这几年都去哪儿了,也不跟家里联系,真是急死人!”

     江清宁站在一边,笑着同女人打招呼:“鲁豫姐。”

     女人并不打算放开康念,还是抱着,侧一侧头看一下江清宁,声音很甜:“清宁,你好啊。”

     康念身体愈发僵硬,秦鲁豫也感觉到了,她不动声色的放开她,却又拉着她的手。

     这种感情很刺眼,是那种太过耀眼的夺目绚烂。

     太过真诚,真诚的康念更加拘束。

     她咽了咽口水,心里百转千回,声音颤颤:“大嫂……”

     秦鲁豫痛痛快快答应,“哎!”

     主陪都站起来迎接康念,这让后者有点受宠若惊。

     一桌子人寒暄了一阵,众人都落座。

     康念回答了几个问题,加之都是同行,言语间也没有生疏之感,除了有陈善友举荐的成分外,康念在b市新联社的时候,多多少少也同央台打过交道。

     康念余光里一直注意秦鲁豫,三十多岁,生过孩子身材还是极好。

     不知什么时候给头发拉了直,穿一件雪纺上衣,下身是很职业化的黑色包臀裙。

     戴一副粉红色细框眼睛,满身的书卷气。康念抿着唇,当初康丞亮就是看中了秦鲁豫这一点。

     与康念的拘谨不同,自打她进了门,秦鲁豫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她。

     一双眼神炙热的打在她身上,浑身上下都要被她灼出洞来。

     她拉了康念的手,轻声道:“小念,我听清宁说你这四年一直在江州?”

     “……是。”

     “要不是清宁联系上了你,你就打算一辈子不和家里联系?”

     康念抬抬头,扭头看她,目光冷淡:“联系谁?康先生和蔡女士?然后让他们到江州来逼我和程灏复婚?”

     她摇摇头,嘴唇一瞬间煞白,提到这个名字就让她浑身寒冷,“不可能,只有这件事,我绝不妥协!”

     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对坐的几个人不明真相,只四年前隐约听说过,这时候都把目光看过来,想一探究竟。

     江清宁吃着小菜,房间里只听见她的咀嚼声。

     没有人说话,气氛眼见焦灼。

     秦鲁豫叹一口气,默了默,回圜道:“没事,咱今儿不聊这个,你肯露面就好,只要肯露面就好。”她抹一抹眼角的泪,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给你看点好东西,我听清宁说这次你也进组,来江州前特意拍下来给你看的。”

     打开相册,把手机放到康念手里,“喏,咱们小月都一米四了,长高的速度就像竹笋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