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温礼讲课的时候很专注,引导学生记忆也很有方法。课讲到一半爱跑个题穿插点小插曲,都是以前他和江唯叙做实验时候的糗事。

     学生们听累了理论爱听这个,注意力再次集中。

     温礼这节奏一收一放,不时提个问题把主动权放到学生手中,勾着他们那点好奇心和好胜心。

     康念坐在最后面,观览全局,看学生们自发组成前后左右的讨论小组,那热火朝天的劲儿势必要将问题剖析个清楚似的。

     温礼就好整以暇在讲台上等待,脸上是运筹帷幄的笑容。

     偶尔手指动动敲两下桌子,康念怀疑他是否一堂课能把时间精确计算到秒。

     下了课三两个研究生把温礼围在讲台上,有一个动手替他关掉多媒体,把u盘□□。

     一个问:“老板,你真的交女朋友了?”

     还没等温礼开口,另一个就凑上去,“是咱们院的老师么?”

     就有人替温礼反驳:“咱们院和温老板同龄的女老师,要么已经结婚了,要么长得不好看,”女孩子嘿嘿一声笑的阴险,“要不是江老师有女朋友,我都怀疑咱们老板和江老师有一腿呢。”

     温礼眉角一跳,伸手捏了捏晴明穴。

     “所以到底怎么样啊老板?”

     温礼把面前的书一收,翻着眼睛回答她们:“话都让你们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然后又是小姑娘们七嘴八舌。

     说的话都不着边儿,纯属开了脑洞发散思维,温礼且听着,并不当真。

     突然有人提议一起去撸串,这边一提出来,几张小脸儿都看向温礼,就等正主发话。

     温礼和学生关系近,人也和善,平常有空的时候,班里比较活泼好动的就爱拉着他到处玩,温礼心情好的时候也乐得买单。

     不过今天不凑巧。

     温礼余光看一眼教室角落,拿书在发起人头上轻轻一敲,眼皮抬了抬,示意她们往后看。

     一众目光转身向后窜,就看见偌大的教室里,最后方的角落里还藏着一人。

     因为太过安静,再加上下课的时候闹哄哄的,她坐在那里不出声便没引人察觉。

     康念此刻正望着窗外看星星发呆,目光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礼看过去的目光里是似水的柔情,不自觉的笑一笑,对着几个学生说抱歉,把书抱在怀里往她的方向走。

     几个学生看一眼就全明白了,挤眉弄眼的推嚷着赶紧溜了,其中一个大胆的挤在门口,冲着温礼吹口哨:“老板,把握时机啊!”

     温礼笑骂:“赶紧走赶紧走。”

     康念随着温礼回办公室放书,简单把卫生打扫一下,锁好门,两个人从专用通道一路走去医院。

     温礼到值班室看了一眼,没什么大事,拿了车钥匙准备先送康念回家。

     从教学楼出来时,天已是深黑色。

     空气里是一股带着潮湿的青草味。

     系好安全带,温礼没着急发动车子。

     康念坐在副驾驶,也不着急,目视着前方。

     两个人都很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呼吸声清晰可闻。

     车厢内气温上升,玻璃前蒙上点雾气。

     窗外还有雨水留下的痕迹,温礼发动车子,伸手一拨,灌了点玻璃水出来。

     路上汽车慢速而过,雨丝被半空的灯光照得闪闪发亮。

     康念习惯性的伸手取烟,抽一根,又愣了愣。

     外面雨不大,但开窗子总归会潲进些雨水,不开窗户,车里不一会儿就全是香烟味道。

     这算是变相强迫一个并不爱吸烟的医生吸二手烟,不厚道。

     她两根手指夹着烟,想思考一个折中的好办法。

     最终她把烟在手指间一转,想放回烟盒里。

     温礼看她一眼,轻声说:“没事,你抽吧。”

     康念顿了一下,皱皱眉,没说什么,还是把烟放回去。

     “学生们爱闹,今晚他们说的那些话,你就当是玩笑。”温礼突然说。

     康念搓着手指头,笑了笑,“玩笑么?”

     这话以疑问句说出来,尾音上扬,带着点朦胧暧昧,语气却很平淡,似乎她并没有想得到什么答案。

     温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句话在喉咙里挣扎片刻还是咽了回去。

     玻璃上积攒了点毛毛细雨,温礼开一下雨刷。

     瞬间世界变得清晰。

     “温礼。”康念忽然开口。

     她交叠着两条大白腿,座椅调低,倚在上面,样子慵懒。

     “嗯?”

     康念声音里有一丝疲惫,“其实我这个人,从以前开始,就不太在乎别人的想法。”

     车窗外,世界一幕幕的倒退,仿佛一出出的折子戏在不断散场。

     再上台新人物,唱一出注定落幕的独角戏。

     康念闭上眼,继续说道:“我从小就不爱听别人的生活感言,我以为,饭要一口一口吃,经历要自己一点点去闯,哪怕头皮血流,这印记也是你自己实践得来的,会让你一辈子都记住。”

     温礼在一个时间空隙里看了康念一眼。

     她的脸隐隐被阴影笼罩,看不清五官,只有在路过路灯下的时候,才会在她脸上掠过一层光亮。

     “可后来,程灏用实际行动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人言可畏’,那时候我是真的怕了。你能不能理解呢——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忍受不明真相的人对我的无端指责。没有人愿意相信我。

     这种硬生生的被孤立,真的很痛苦——而你无可奈何,也无能为力。

     一个人终究是没办法同流言抗衡,所以从古至今,再优秀的人也会被淹死在一片口水中。”

     “你能想象么,你一个人走在沙漠里,就快要走到终点了,突然脚下是个泥沼,你退无可退,就这么被泥沙一点一点的吸进去——没人救你,没人听得见你的呼救。

     你头顶是秃鹰,盘旋而飞,可它不是为了救你,而是把你当成它的猎物。

     最终你横竖都是一个死,毫无生还的余地,可怜你自己致死都带着生的希望,以为最后的最后,也许有人回来拉你一把——但事实是,没有。”

     温礼抿了抿嘴唇,神色肃穆。

     过了一会儿,康念笑了一声。

     “嗨,说着说着就变成负能量了。难为你了温医生,就当是一个病人深夜的自救吧,有些话没人说,晚上又要失眠。”

     温礼想回报她一个笑容,可扯了扯嘴角,笑不出来。

     流言可以杀死一个人,这是兵不血刃的道理。

     一段不长的路,两个人各有所思。

     “你一个人在江州待了四年,父母也不着急么?”

     康念沉默一会儿,“如果没有他们,我大概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惨。”

     最可悲的是爱你的人以爱你的名义伤害你。

     温礼一顿,隔了几秒,“对不起。

     康念摇摇头,“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再想。我现在只好把自己恢复好,我总归不能一辈子都这样。”

     一团团昏黄灯光浮在暗沉的雨夜中,令人有些迷惘。

     康念笑了一下,“以前觉得抑郁症就是自己想不开,多接触点开心的事就好了。结果自己中招了才知道,那是无法自控的感觉,好像被摄魂怪带走了一切快乐。有一次我凌晨坐在阳台上,就想往下跳,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忍住了。”

     她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把身体扭向温礼的方向。

     她那一张雪白的脸显得削瘦而略带疲惫。

     “那半年是最严重的时候,嘉言从伍斯特回来,寸步不离,生怕一秒钟没看好我,下一秒我就自戕。”

     温礼听着,不发一言。

     眼神深沉。沉默。

     康念盯着他轮廓分明的脸,轻轻道:“其实我该感谢你一下的,温礼。”

     “感谢我什么?”温礼把语气放缓,带一点轻哄似的温柔。

     康念说:“说不出来,就是遇见你之后,我就想,也许我还能再被拯救一下。”

     温礼问她:“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康念睁大眼睛,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也许是因为,你能理解我吧。”

     理解我笔下的一切,坚信那就是我。

     我所表达的,我想倾诉的,你都明白。

     我构架的世界,正是我所困的世界。

     庆幸能在茫茫困海遇见相知的人啊。

     “我们是同一类人,也许表象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

     温礼看她一眼,笑一笑。

     夜色更深,乌云遮月。

     车子开到门口,康念下车。

     温礼想送进去一点,康念却挥挥手:“我想走一走。”

     温礼没什么理由拒绝,打开大灯,把前面的路照的更亮一点。

     “那行,我看着你进去。”

     康念冲他笑笑。

     转身要走,车门还没关上的时候,温礼突然喊住她。

     “康念。”

     康念俯下身来,看着驾驶室的他。

     “让我帮你,我可以帮你。”

     看似无厘头的一句话,她却听懂了。

     如果前方是沼泽,让我拉你一把。

     康念笑,眼角可见一点清晰的纹路。

     像清风,像露水,像月光奋力穿透出云层。

     “好。”她说。

     温礼直到视线里再没有康念的影子,才发动车子离开。

     康念慢慢踱步在人行道上,踩着湿润的地面,偶尔看不清踩进一个个小水坑。

     走到自己家门口,不想上楼,从衣裳里掏出烟,给自己点一支。

     “啪”地从打火机喷出一朵火苗,她低低头,把烟点燃了,缓缓地吸了一口。

     青白的烟雾袅袅燃起,在她脸前化作一团。

     尼古丁的气息充满安全感。她极慢的抽完一支,才甩甩手准备回家。

     一转头,从门前的电动车镜子里看见一辆未曾见过的黑色别克,她多看了一眼,脚下一停。

     车牌号面熟。

     她走过去,发现车里有人。

     车窗被击了两下,坐在车里玩着手机的人才抬头,看到窗外的康念,她从车上下来。

     她一双红鞋子着地,接着是一头长长的卷发探出来。康念往后退一步,给她让出点空间,抱着手冷冷的看着她。

     江清宁给车落了锁,看看康念,又抬头看看面前的高层住宅楼,缓缓开口:“我等你一晚上,不请我上去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