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盯着照片看了两秒,秦鲁豫又替她往左翻动,她给拍了好几张,小姑娘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站在太阳底下笑。

     身后是学校校门,正是放学的时候,偶尔有几个小朋友的正脸清晰入镜,可康念觉得她的女儿出落得比其他的孩子要出挑。

     肩膀上的小书包是蓝色繁星帆布包,设计感十足,秦鲁豫指着一张侧面照,特意把书包放大给她看,“这是去年你哥回来,特意给小月买的,小家伙听说是你喜欢的牌子,宝贝的不得了,这书包除了程……之外谁也不让碰……你看这儿,”她伸手点一个角落,“这儿本来有颗水钻,妈给洗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小月心疼了好一阵儿呢,一晚上不说话。”

     康念边听,边一只手掩上嘴巴。

     眼眶发酸发胀,忍着不落下泪来,眼睛憋得通红。

     怕被其他人察觉,她默不作声拿了面前的餐巾纸,洇了洇眼角。

     临走的时候,康念端起面前那杯柠檬水就咕嘟咕嘟全咽了下去。

     微酸带涩,比不上心里更难受。

     秦鲁豫非要跟一路把她送到家才安心,康念面无表情,对自己大嫂打得算盘心知肚明——她就是想看自己这几年住哪儿。

     想看就看呗。

     反正她这只懒猫已经伸过懒腰准备出山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该面对的一样儿也跑不了。

     到家开了门,康念换了鞋转身就进了屋猫着。

     没开灯,一室黑暗。

     江清宁跟在她屁股后头,指尖儿挑了颗烟嘬着嘴。

     她踢踢康念的后脚跟,问她:“欸,你觉得今晚怎么着?你大嫂不会转头就把你的消息告诉你爸妈吧?”

     康念在床上四仰八叉,摆了个大字,“那不能。”

     说完了,又琢磨一下,腰一撑跳坐起来,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微光,“但我大哥估计很快就知道了,他们夫妻感情一向很好的。”

     江清宁吸一口烟,浑身软了软,放松下来,“那还好,丞亮哥好歹还是向着你的。”

     康念动动嘴唇,没言语。默了默,朝着江清宁伸手,“怎么还抽独烟啊,给宝宝也点一支。”

     江清宁:“……”

     洗完澡回来,康念面前的烟灰缸里全是烟屁股。

     江清宁皱着眉把剩下半包烟拿走,嘴巴里串珠儿似的念叨她:“我靠你丫这是吸毒呢吧?”

     康念鼻子里哼一声,“我还溜冰呢。”

     “少来!”江清宁踢开她,康念靠边挪一挪,给她腾出一块地儿。

     江清宁头发湿着,精瘦的瓜子脸这会儿看上去说不出的柔和,完全没有了上镜时的潇洒和凌厉。袅袅烟雾萦绕在她脸边,她舔舔嘴唇,伸手从康念嘴里夺下烟,自己吸了一口。

     康念揉了揉鼻子也没说什么,跟她肩膀挨着肩膀坐着发呆。过一会儿她吸了下面颊,身体懒懒地往后一靠,满腹心事。

     要不怎么那么多人想归隐于田园?

     心事少呗!

     那面儿秦鲁豫回了宾馆也一动不动的发呆。

     想着晚上康念的请求,她一阵犹豫,左右为难。

     要说康念离家的这几年,爸妈没少担心,特别是康母,每到什么团圆节就唉声叹气拿着康念的照片流泪。康父也没少托朋友打听,可人就是这么离奇的失踪了,要不是康丞亮拦着,老两口指不定早就报警登寻人启事了。

     可这说穿了也算是家丑,真要叫警察,康父可抹不下这个面子。

     这四年里老两口没少吵架,但康念猜得还真对——每次吵架的落脚点总归还是念叨康念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同程灏离婚。

     自己这小姑子对父母的理解可不是一星半点,要是她现在把康念的下落告诉父母,明天一准儿老两口要搭飞机过来劝她回去复婚。

     丈夫为这事儿生气,怨康父康母尽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女儿,后来见口舌之争无用,索性为了圆康念的梦想申请延长了外派的时间,拒不回国。

     康念打小儿就想做个外文记者,康丞亮算是往心坎儿里宠这个妹妹。

     按康丞亮的资历,现在申请回国那就是一块儿香饽饽,放哪儿都吃香。

     思虑了小半夜,睡意全无,秦鲁豫拨通了康丞亮的电话。

     大洋那头还是白天,电话很快接通,那头是丈夫清爽的声音:“孩儿他妈,这么晚还不睡?”

     秦鲁豫长长的叹口气,没说话。

     康丞亮一听,知道妻子一准有事,耐下性子,轻轻问道:“怎么了?”

     听筒里传来清晰可闻的呼吸声,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秦鲁豫就这么沉默着。

     “家里出事儿?”她不说,他就自己猜。

     秦鲁豫“嗯”了一声。

     她抿了下唇,停顿了一下,声音轻的仿佛怕吓着谁似的,“我今晚上见到咱妹妹了。”

     对方迟一拍,显然是消化了一下这个信息。

     康丞亮问:“念念?”

     秦鲁豫也不绕圈子,“是。其实……这事儿前两天我就知道了,是江清宁找到她的,我前两天不是跟你说过,台里要做一期深度栏目么?说是要加一个独立摄影人进来,没想到真是念念。”

     换康丞亮沉默。

     黑暗中隐隐传来走廊里的声响,秦鲁豫一颗心越来越忐忑。

     半晌儿,她望着空气里的虚无,“……你说这事儿要不要……”

     “先别说。”康丞亮知道妻子指的是什么,冷静的打断,作出决定。

     秦鲁豫不说话。

     大洋彼岸,康丞亮深深埋在沙发里,脸上看不出波澜,声音平静,“别刺激了她,她进组你多照看一下,她想干嘛你就让她干嘛……我……抽时间请假,尽快回国。”

     “你回国爸妈不就知道了?”

     康丞亮浅浅笑一笑,“你不也在组里?我就说回国看媳妇。”

     秦鲁豫犹豫一下,咬咬牙:“行!”

     两天后一行人从江州机场出发。

     康念和江清宁打车到四号口的时候,登机牌已被领队换了出来。

     看着康念从出租车上下来,秦鲁豫连忙走过去替她从后备箱里取行李。

     康念伸手要拦,秦鲁豫却不给她机会。

     “跟我客气什么?”秦鲁豫说。

     离登机还有两小时,这会儿也不急着过安检。

     秦鲁豫替她背着包,笑眯眯的问她:“早上来得及吃饭么?”又仔细看了看她,“你皮肤可没有以前好了,女人啊,年龄越大越得注意保养。”

     “前几天睡不好,可能脸色有点差。”康念看了眼她背上自己的背包,说:“嫂,要不我去托运吧,挺沉的。”

     其实背包里占重量的主要是相机和镜头。

     秦鲁豫也是老江湖了,接过背包的时候心里就明晰了。

     “都收拾好了吧?这玩意怕摔。”

     康念笑道:“万无一失。”

     办好了托运,康念沉默地在一边儿站了会儿,她习惯性的伸手进兜里摸烟,才想起一整条爆珠都随着行礼托运了。

     心里正有点起躁,眉头要拧到一起,秦鲁豫目光关切地看着她,“身体不舒服?”

     “……没事,”回过神,康念淡淡的,“这两年得了社交障碍,人多了我不自在,缓缓就好了。”

     “社交障碍?”秦鲁豫吃惊,“那你……”话到嘴边,看见康念脸色不大好,话锋又一转,“饿不饿?咱们找个清静的地儿先坐坐,找点东西吃。”

     康念看看江清宁,后者点点头。

     步子刚迈出去,电话就响了。

     康念掏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嘴角弯了弯。

     边走边接,原本有些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你到机场了么?”温礼问。

     康念笑笑,语气柔和,“到了,刚托运了行李。你上午得空?”

     温礼嗯一下,“你回头……不是,你往左边看。”

     康念转身就看到他。

     他穿了件浅粉色的衬衫和灰色的休闲裤,对上她的眼睛,抬手挥了挥小臂。

     康念眼里都是惊喜,短暂的同秦鲁豫和江清宁打过招呼,就奔温礼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等了片刻就见康念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

     秦鲁豫愣了愣,眼神还是追着康念,话却是问江清宁:“她交了男朋友?”

     江清宁也是头一回见到康念微信里的神秘人物,摇摇头,不知道。

     两个人绕着机场转了一圈,选定一家中餐厅。

     坐定,点了餐,康念才问道:“你怎么一声不响就来了,也不先跟我说一下。”

     温礼温和的盯着她看,“说了还叫惊喜?”

     康念笑了,低着头喝水,小声道:“骚包。”

     温礼一边儿耳朵凑过来,正对着她的心口,“你说什么?”

     她指指他的衬衣,“你穿个粉红色,不是招蜂引蝶是什么?”

     “引你啊,”调戏的语句张嘴就来,“我怕机场人多,你看不见我。”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服务员把两份牛肉面端上来。

     康念肚子饿了,筷子一并大快朵颐。

     温礼没吃几口,把面拨给康念,“你多吃点,怕是你在丹城一落地,又错过午饭点,来不及吃。”

     康念看看他,又下筷,把他碗里的东西捞一捞。

     时间差不多了,温礼把康念送到安检口。

     “一路注意安全,万事小心。”

     “好。”康念看他如临大敌的样子扑哧笑出声,“我又不是上战场。”

     谁知温礼一脸严肃,“虽说我们不能歧视艾滋病人,但你该做到位的防范一点儿都不能少。”

     康念看着他的眼睛,应声道:“你放心。”

     三个字,已包含万千情绪。

     温礼看着她,还想再说点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拥抱带着灼人的温度,好大一只,就这么把她包围在一股令人心安的力量里。

     康念觉得此刻时间就这样慢下来。

     睫毛颤了两下,伸手,小心翼翼的回应,她两条手臂搭上他的腰。

     踏实,像罂粟,让人上瘾又迷恋。

     “等我回来。”

     “嗯。”

     他把她收紧一点,宽大的手掌覆上她的后脑勺,揉一揉,手指插·进她的发丝里。

     康念心口发涨,抱了一会儿,听见江清宁催促的声音,终于松开手同他道别。

     温礼站在一株植物旁看着她的背影。

     康念盖好章,从安检门后头朝他挥挥手,直到她消失在门的另一端,再也看不见,他才转身,走向她相反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