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艾芸经过她身边,把自己缩的更小,却还是悄咪咪的,怯生生的偷看她一眼。

     没想到康念也在看她,两个人视线撞在一起。

     艾芸瘪瘪嘴,抓紧了书包带子,加快脚步。

     康念咧开嘴笑了,慢悠悠的跟上去。

     “艾芸小朋友,要去上学么?”她声音尽量放缓,尽量显得温柔慈善,像最初同小月月接触的那段时间,她说话的语气那样。

     艾芸蚊子哼哼似的嗯一声。

     康念跟在她身后,“我听村长说,你们上学的地方在山下。离这里很远?”

     “……要走悬崖。”这回艾芸完整的说出一句话,脚步却还是很快。

     康念哦一声,目光放远,望着远处,“我跟你一起去上学,可不可以?”

     艾芸回头看她一眼,大眼睛里充满疑惑,在问为什么。

     康念快步走到她身旁,跟她并排走,慢慢说:“姐姐来这里是给你们拍照片的,”她手指在5d3上嗒嗒敲两声,“姐姐想拍你们的学校,还有你们上课的样子呢,小艾芸能带姐姐去么?”

     艾芸咬咬嘴唇,脸色涨红了一点,鼓着嘴巴,还是说:“……要走悬崖。”

     “嗯?”康念试图理解她的意思。

     “……很危险。”脚步慢下来,抬头看着康念,想了想说,“要不……明天我早点来找你,我们走小河那条路,远一点,但安全,我带你过去。”

     康念想了一下,没正面回答,低下头问:“走小河要多久?”

     “唔……将近两个小时吧……”

     是很远。

     “那悬崖的藤梯呢?”

     艾芸思考一下,“快的话半小时,慢的话……说不好……”

     康念摸摸她的头,“没关系,艾芸同学给姐姐做向导,教姐姐爬梯子。”

     说是梯子,等两个人站在悬崖边的时候,康念一阵头晕眼花。

     资料上写明,这个悬崖上下海拔1600米,从上面往下看,都能看到环绕的稀稀密密的云雾。

     第一段梯子几乎是垂直90度,艾芸先动身,身体内侧贴着山体,脚踩到藤梯上,小手攥着藤蔓。

     她往下走两步,抬头看着康念。

     山里的风清而凉,从背后刮过来,像一只无形的大手。

     她有种自己要被推下去的错觉。

     腿肚子一阵阵打颤。

     往前走一步,康念神色复杂的看着脚下的藤梯,心里七上八下。

     说不害怕是假的。

     藤蔓缠着生了锈的金属,随着艾芸不断向下走的动作而轻微摇晃。

     康念脸色发白,正庆幸自己没有恐高症。

     江清宁跟上来,啧啧称奇,“山下指定有武功秘籍吧?就是练了能成一代大侠那种。”

     康念看着她,忽然道:“你先下,我跟着你。”

     江清宁一愣,没反应过来似的,“???”

     越往下走,风越大,康念觉得自己灵魂都要出窍。

     身体变得很轻,有那么一秒,她真的觉得自己懂得绝世武功,松开手纵身一跃一个梯云纵什么的就可以飘飘落地。

     她想起弹幕网站上常常刷屏的“信仰之跃”,想笑,可脸颊被山风吹得僵硬,失去知觉。

     左右笑不出来,只能摆一张标准扑克脸。

     回过神往下看,望不到底,四周全是浮云,身体的血液一股脑都往脑袋上冲。

     这个高度不会有什么高反,一定是精神太过紧张,头晕而出现幻觉。

     艾芸的声音在山峰中空幽灵动:“别往下看,就看眼前的山体!”

     不知不觉已经下了五条藤梯,康念攀上第六条,心道走悬崖好像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困难。

     金属因经年累月的使用,表面已圆滑起来,若不是有藤蔓增加摩擦力,人踩在上面一个站不稳就会滑下去。

     艾芸走得很快,但每攀完一条藤梯就要在下一条的顶部等等她们,等到最后一条的时候,太阳已经爬上山坡,山里终于绕上些许暖意,让她们恍然大悟这真的还是夏天。

     云层被和煦的朝阳染上一层明晃晃的金色,阳光打在身上丝毫不觉得烫。

     可白光有点晃眼,特别是光铺开在金属梯上的时候,刺的眼睛要流泪。

     康念这才理解为什么艾芸要早早的出门走悬崖,不仅因为路远,还有阳光照射会让人看不太清的原因。

     爬梯子对艾芸来说,最慢也只需半小时,可带着康念和江清宁两个拖油瓶,将走悬崖的时间硬生生拖到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后。

     从悬崖上下来,康念和江清宁出了一身的汗,艾芸却只额头和鼻翼上漾着点水光。

     艾芸带路,很快就走进校舍。

     小姑娘迟到了,语文课已经结束。

     缺了课,艾芸顿时愁眉苦脸,但这委屈的神色只在脸上停留一秒就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康念常见的那种带着点怯意的平淡。

     是课间,几个调皮的男孩子正围在操场上互相抢一只篮球。

     康念把镜头拉过去,调好参数,咔嚓咔嚓。

     带着相机的时候,她习惯通过取景器观察一切,比如现在,她低下头看着拍下来的照片,才注意到那只被孩子们视作宝贝的篮球实际早已起了皮,多处已发白,像只打了补丁的皮球。

     破旧的很。

     康念皱皱眉,心理有股说不出的感觉,不大好受。

     江清宁剥了皮在吃一只鸡蛋,蛋黄被不小心捏碎,咬一口,黄色的末末沾一嘴。

     鸡蛋壳稀碎,被她握在手心里,吃完了她走到墙角处,把蛋壳扫到簸箕里。

     艾芸进了教室,同讲台上的男人说几句话,然后男人跟着她走出门来。

     出门的那一秒,康念的镜头正转过来对准了教室。

     按下快门,男人却突然入画。

     康念一怔,连忙去看取景器,调出上一张照片,看男人的特写。

     她惊讶,这张效果竟意外的好。

     男人脸上的细纹都被老老实实记录在册,黝黑的皮肤,肌肉紧绷,笑起来眼睛弯弯,像月牙。

     眼神很正,能从中看出朴素和坚定,没有虚与委蛇,也没有飘忽不定,似能让人一眼看入他心里。

     这是个军人。

     康念一秒钟出判断。

     男人同她们见过面,就在昨晚的接风宴上。

     只是他陪着孩子们坐一桌,也没有得村长给她们一行人介绍,是以他能认出她们俩,康念和江清宁却对他没有印象。

     江清宁扔了垃圾顺着门廊走过来,男人看一眼,眉眼温和,先迎上去。

     江清宁低头看着伸到她面前的手,结实,硬朗。顺着手腕看向小臂,青色的凸起一条条,十分分明。

     握上去,粗糙,有茧,很有力气。

     “记者老师,你们好你们好,你们早告诉我一早你们就来,我去接你们啊。”男人眼角都笑出纹路。

     江清宁笑一笑,“您别客气,是我们来打扰。叫我小江就行,”她看着康念,“她是我们的摄影师,叫康念。”

     康念还是站在远处,举了举手中的单反,打招呼:“你好。”

     男人对他弯弯腰。

     课间休息结束,男人把孩子们喊回教室,准备上上午最后一节课。

     康念和江清宁坐在最后一排做旁听生。

     黑板残缺不全,擦得不干净,上面还隐约能看到白居易的诗。

     康念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讲故事的镜头,把黑板、讲台,连同讲课的男人一起收入景中。

     听了一会儿,康念注意到他们上的是大课。

     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们在一间教室里,男人一会儿给这一排的孩子讲课,讲完了再去照顾另一排。

     每一排的孩子是相同的年级,一个个都听的认真仔细。

     也许孩子们也懂得这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

     课到一半,男人在黑板上写了很多题目,留成课堂作业,孩子们开始做算术。

     讲台上的男人对两个人使眼色,率先走出门。

     江清宁拍拍康念,站起来从后门跟着出去。

     一出门,康念点了一颗烟。

     男人看到,似乎很意外,盯着看了一会儿,但没说什么。

     康念注意到了,觉得这个男人很有礼貌,她更确定这个人年轻时在大城市里摸爬滚打过。

     男人率先开口:“村里本来有两位老师的,但另一位感冒了,这两天就由我代课。”

     康念就问:“只有两个年级么?”

     男人脸通红,不知是脸红还是本身就是这样的肤色,“有三个年级,但跟镇上的小学不一样,村里分的不是很清楚……也分不清楚。”

     康念抿抿唇。

     江清宁回头看着班里的孩子,“这些孩子每天都要走那个藤梯么?”

     “……对。”

     康念有点心酸。

     “镇上为什么不给村里修条路?”她走了一次悬崖,吓得命都要丢半条,真难想象半大不点的孩子要天天走这种充满危险的悬崖路。

     男人听了,沉默了很久,大半的脸都在阴影里,背着光。

     很久,他慢慢道:“想修,但政府说客观条件不好,一拖再拖,就拖到现在了。”

     江清宁脸色也不大好,“那要是藤梯坏了怎么办?”

     男人说:“修,村子派男人们去修,一修就要很多天,然后孩子们要绕远路。”

     “就是小河的那条路?”

     男人点点头,“对。”

     “修路的钱谁出?”

     男人默默道:“村子出。”

     “镇上不管?”

     “……有时候,也管……”男人犹豫,神情有片刻的恍惚,笔直的眼神望着地上的沙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