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苏嘉言很快安排好时间,出于对康念的考虑,这次她们的b市之行,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除了给她们订机票的卫书洲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临行前一晚,康念和温礼缠绵了一整夜,最后两个人累极,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话。

     温礼问她,真的不用自己陪着回去?

     康念说不用。

     温礼说,我总要见一见岳父岳母。

     康念:你不会想见的,他们八成也不想见你。

     她的语气很硬,声音里还有些受伤,温礼伸手过去握她的手,温温软软一小只。康念深呼吸,平静一下,才说:“……还是再等等吧,水到渠成的时候,我会带你回家的。”

     温礼也不逼得太紧,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回到b市,苏嘉言给她留了一辆车,供她代步。

     康念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苏嘉言想了想,说那明天一早来接她去陵园。

     康念应下,顺路去超市买了点菜和调料,驱车回了家。

     西二环的房子,她已经四年没有回来过了。

     推进钥匙,迟疑几秒后开了门,家里干干净净,像有人常来打扫。

     她伸手拨开灯,亮了。

     把菜放进厨房,她走回客厅把自己扔进沙发里。

     在沙发上睡了一觉,被凉气惊醒。她起身关上窗,习惯性的把窗帘也拉上。

     从壁橱里拿出一瓶酒,起开盖子,仰头喝了两口,腥红的液体带着凉意,顺着喉咙流下去。

     她在一片安静中慢慢饮酒,目光打量着她的房子。

     还是四年前的布局,虽然没有生活的气息,但每一处都写满了她同程灏的回忆。

     沙发是他挑的,地板是他挑的,就连碗碗碟碟都是他最喜欢的样式。

     她曾经不遗余力的爱,没有退路,现在看在眼里,满满是对她的嘲笑。

     原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这里,可现在多看一眼,她心里都已经不起波澜。

     也许是生活慢慢磨砺了她,也许是温礼的感情给了她新的勇气。

     她能直视过去,她就能走向未来。

     脑袋放空发了会呆,康念收拾一下,洗了手准备做饭。

     先熬了汤,碗里是白米,刻意多加了水,煮得黏湿。

     高压锅嗡嗡作响,康念转头去洗菜做菜。

     做的都是家常菜,老厨白菜、西红柿炖牛腩。

     菜端上来,她给自己盛一碗饭。刚要落座,门外门铃响了。

     以为是苏嘉言,康念想也没想就打开门。

     秦鲁豫站在门外,手上牵着自己刚满四岁的儿子。

     两个人相见都吓了一跳。

     秦鲁豫大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念念!”

     康念张了张嘴,也没料到自己回家,接待的第一个客人是自家大嫂。

     “嫂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秦鲁豫抱着儿子进门,捏捏儿子的手指,教他:“来,叫姑姑,这是姑姑。”

     康明泽眨眨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带着好奇,却不认生:“姑姑好!”

     康念笑一笑,张开双手,蹲下来,“让姑姑抱一抱好不好呀?”

     康明泽回头看一下母亲,然后颠颠儿的就跑进了康念怀里。

     秦鲁豫闻到饭香味,走到餐厅里,看着那两道菜,道:“你自己做的?”

     康念抱着康明泽有些吃力,但还是爱不释手,她点点头,说:“最近要回来办点事儿,可能要在家里住两天,就买了点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康明泽看着那一大碗西红柿炖牛腩,舔了舔嘴唇,吸了吸鼻子。

     康念笑着问:“明泽吃晚饭了么?”

     康明泽点点头,又摇摇头。

     秦鲁豫说:“他在幼儿园吃了一个大包子,这会儿闻见你这里香味,怕是又饿了。”

     康念多拉出一把椅子,把康明泽放上去,转身去厨房盛饭。

     “大嫂也没吃吧?在我这里吃一点?”

     秦鲁豫笑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挂着围裙的康念,“那你自己够不够?”

     康念也跟着笑:“我煮了很多。”

     两个女人吃的都很少,两盘菜基本都被小家伙扫了个干净。吃饱了,小家伙自己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找乐子,秦鲁豫和康念坐在客厅聊家常。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秦鲁豫说,“要不是我接明泽放学,路过这里看到亮着灯,我都不会知道你回b市了。”

     康念的手顿顿,摸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今天早上刚到。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很干净,是大嫂一直帮我打理吧?”

     床铺上面不落尘,地也拖得干干净净,她自己从没有找过家政,只每半年按时交着物业费,思来想去能替她打扫家里的,只有康丞亮一家了。

     秦鲁豫却意外地没吭声,端起杯子给自己倒热水。

     停顿了一会儿,她才说:“我不常来,你也知道,我工作不轻松。都是妈隔三差五常过来,说你爱干净,非要给你大扫除。”

     康念眉头动了一下,垂着眼睑。

     秦鲁豫看着她,忍了又忍,琢磨着用词:“上回你生日的时候还念叨你,吃完饭就在卧室里一个人悄悄的哭。我不忍心,想告诉妈你的消息,但你哥怕妈转不过脑筋,还是忍了没说。”

     直到这时,康念才发问:“想我,怎么不找我?”

     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真的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只要想找,一定有迹可循。

     康念摩挲着婚戒,压下心口的酸涩,缓缓道:“到底是妈想我,还是想那个和程灏出双入对做表面夫妻的我?”

     自从结婚以来,程家给康家带来了多少隐形的好处,康念不愿多想,但不代表她不知道。

     秦鲁豫还想说什么,但语言都是苍白无力,也就禁了声。

     一低头,看见康念手上的戒指,她问:“你结婚了?”

     康念点点头。

     “是那个医生?”

     “嗯。”

     “……念念,你总该跟家里说一声。”

     康念摇摇头,“除了你和我哥,恐怕没人会祝福我。”

     康明泽玩得累了,跑过来要妈妈抱抱。

     康念的眼神望向侄子的时候异常柔软。

     “我哥回欧洲了么?”

     秦鲁豫哄着儿子,说:“上周刚回来,申请调回国,应该*不离十了。”

     “回来挺好。”

     “明泽大了,他是该回来陪在身边了。”秦鲁豫说。

     又坐了会,秦鲁豫起身告辞。

     康念把她和小侄子送到楼下,替她们拦了一辆出租车。

     秦鲁豫坐进车里,摇下车窗,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亲人之间没有隔夜的仇,妈是真想你了,有空你回家来看看吧。”

     康念舔了舔后槽牙,淡淡道:“……等哥哥回来吧,以前的旧事,我也想一并解决掉。”

     “你什么时候回江州?”

     “后天就走。”康念看着她慢慢摇起来的车窗,伸手拦下,不放心地补充一句,“大嫂,你回家,别说我回来了。”

     秦鲁豫重重叹了口气。

     夜里沉闷,康念去小卖部买了一瓶冰水。刚拧开盖子,兜里的手机振动起来。

     她伸手进去摸出手机,看到闪烁的号码,心中突然漏跳了一拍。这一串数字,她化成灰也会深深刻在她的灵魂里。

     她没有接,任手机响完最后一个音符。手机屏幕暗下去,康念站在马路牙上心绪难平。

     手里的矿泉水瓶被她捏变了形状,凉水溢出来她才后知后觉。把手机装进口袋,要拿纸去擦,身后递过来一张纸巾。

     四四方方,被捏在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上。

     “念念。”

     那道低沉的声音说话时带着鼻音,好像有些感冒。

     康念僵在原地,浅浅呼吸,没有回应,也没有转身。

     “我看到家里的灯亮了,有两道身影,我认出是你。”

     康念深吸一口气,还是没有看他,轻轻打招呼:“好久不见。”

     程灏对她的疏离毫不在意:“是好久不见。念念,你躲我躲得好远。”

     这话听来好笑,康念觉得像是天大的讽刺。“程司说的这话就不对了,我躲你,还不是因为你逼我上绝路。”

     “……是。”程灏没有否认,却话中一转折,“对不起。”

     康念浑身一抖,一股生涩感觉涌上喉头,心一揪一揪的疼,天知道她等这个道歉,这些年都付出了什么。

     却又听程灏说:“你是来见那孩子的?”

     康念转过身来,冷冷看他:“谁告诉你的?”

     程灏耸耸肩,“这不难猜,不然你不会无缘无故回到这个让你伤心的城市。”

     “……”

     “明天我陪你去。”

     “不用,有嘉嘉陪我。”她想都不想就出口拒绝。

     可同程灏的言语战争里,她从来都是输的那一个。

     程灏说:“你不想见见小月儿么?”

     康念瞬间抬起头,情绪翻涌,立时被他捏住七寸。

     程灏太了解她,或者说,他太懂人心了。

     她无法拒绝,做了好几次心里建树,才慢慢说:“……那好。”

     第二天一早,程灏的车等在她家楼底下。

     一个红衣服的小姑娘在草地上走来走去,声音清脆:“妈妈什么时候下来?爸爸你不是骗我的吧?”

     程灏难得有耐心,“很快,我们再等等。”

     半小时后,康念背着背包下楼。

     程悦第一时间看见她,丢下书包飞奔而来。

     “妈妈——”

     康念的眼泪瞬间决堤,看着已经及她胸前的粉嫩小人儿,悲喜交加。

     两个人抱在一起,眼泪像断裂的水闸。

     过了不知多久,远处传出程灏极轻的呼唤。

     “走吧,一会儿该堵车了,我们路上叙旧。”

     从墓地回来,程灏把小月儿先寄放在父母家。

     康念在车里等,整个人隐匿在黑暗里。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过了几分钟。四合院的大门敞开,程灏朝她走来。

     上车,他没有急着发动,看着副驾上的她,他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车厢里都是她的气息,他熟悉又陌生。眼神落下去,落在她的无名指上,那只简约的圆环清楚的提醒他,她如今已经属于另一个男人。

     “程灏?”康念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一瞬间把他拉回现实。程灏应一声,把车子打起火。

     送她回家,他倚着车门望着他慢慢远去。

     拐角的时候,他忽然叫她的名字。

     康念回头,眼神平静。

     程灏没说话,这片静止就这么持续着。

     过了一会儿,他说:“念念,我们和好吧。”

     风中有光,他们细长的影子被投在地上,又灰又冷。

     “我为过去道歉,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珍惜你的感情,我伤害了你。”

     她沉默。

     声音很轻,目光很淡,她的声音由风传来:“程灏,我不恨你了。”

     程灏的眼睛顷刻间猩红潮湿。

     又听她说:“我原谅你了,也原谅自己了。”

     康念开始流泪,神色却淡然:“过去的我们都不追究了,好么?”

     让他们随着这阵风都散去吧。

     从此,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互不相干。

     风一阵阵刮过,凉得他心头颤动。

     他声音哽咽,只能不停地喊她的名字。

     “念念……”

     曾经那个追着他的小身影,赶也赶不走的小女孩儿,真的要离开他了。

     那片柔软的光,那颗情人的心,一起无声无息地化在了风里。

     眼前已经没有了康念的身影。

     程灏失神,对着那阵风,默默说好。

     第三天,康念回了江州。

     从机场回来,是上午十点钟。

     她回家,挂好衣服,心想温礼应该已经去上班了。心中有什么东西放下了,她觉得浑身都轻松,连灵魂都轻快起来。

     闭目养神,忽然听见动静。她睁开眼。

     温礼站在卧室门口,穿着白衬衣和牛仔裤,单手插在兜里。

     “我看你几时能注意到我。”

     康念眼神发亮,“你怎么在家?”

     温礼走过来捏她的脸,“你忘了现在是暑假?”

     “……”

     她真的忘了。

     “早饭吃了没有?”

     “嗯,在机场吃的。”

     “那就是不饿了。”他一屁股坐在她身旁。

     沙发陷下去一点儿。

     康念眼神转动,想了想,忽然道:“饿了。”

     温礼侧过头看她。

     她也笑着看他。

     忍住笑意,她一本正经:“真饿了。”

     温礼看了她一会儿,拉她起来,“那我们就吃饭。”

     厨房里三菜一汤,被塑料盒扣着,菜的温度还是热的,也许刚出锅不久。

     康念心里暖洋洋的,像是住进了太阳。

     不管她去哪里,他都在家里等她。

     给她做好吃的菜,给她取之不尽的信心和底气。

     她吃的满嘴油光,温礼目不转睛的看。

     “康康。”

     “嗯?”

     她抬头的瞬间,温礼不管不顾的吻上她的唇。

     “唔……有油!”

     “不怕!”

     他带着心火的灼热,用一个热烈的吻化开了她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