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温礼回到家的时候,温语桐小朋友突然说饿了,想吃饭。温礼看她一眼,给她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拖鞋放在她脚边,边放钥匙边问:“我不是把医院的饭卡留给你了,你没吃饱?”

     温语桐煞有介事地趿上拖鞋就往厨房跑,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我忙着上网了,忘了吃!”

     温礼:“……”

     温礼站在门口看着她有模有样的炒菜,但围裙系反了,人站的离锅子有半米远,半闭着一只眼正往锅里扔菜,温礼走进去替她按开油烟机,看了一会儿转身回房间开电脑。

     他的房间没开灯,窗外是深深的墨蓝色,一片灰暗里只有电脑屏幕幽幽的亮光。

     过了一会儿温语桐抱着碗走进来,外面油烟机还在嗡嗡的抽动,她微微俯下身看到他的页面,疑问道:“小叔叔,你要租房子啊?”

     温礼把鼠标往下拖动,看着中介上传的实景图,淡淡道:“不是我,是给你租。”

     温语桐闻言就在他旁边坐下来,手还是捧着碗,认真道:“小叔叔,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才是我爸爸。”

     温礼目不斜视,敬谢不敏道:“我要是有你这么个不省心的闺女,我就选择自杀。”

     温语桐想了想,竟然很赞同的点点头,两片嘴唇吧嗒两下,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呢。

     温礼一边刷新页面一边问她:“来吧,说说看你想租个什么样的房子,我也好把条件准确地筛选一下。”

     温语桐嘴里嚼着米饭,黑眼珠往上翻盯着天花板,似乎从来没这么认真的思考过,“嗯,有卫生间的,有空调的,能做饭的,能做运动的,可以……”

     “打住!你还是让你爸给你买一套期房算了。”温礼叹气,握住鼠标的手停下动作,睨她一眼。

     “……我确实想过啊,但我爸说已经在b市买好了让我回家去,我才不愿意呢。”

     温礼收回目光,干脆不理她,调出几个之前保存的页面给她看,“我大致给你选了几套,都在江州大学附近,离我也不是很远,方便照顾你。但缺点是要和别人合租,因为地段比较好,房租也会比较贵。”

     温语桐凑过头来,说:“我看看。”

     她的碗油腻腻的,不小心蹭到了温礼的手臂,后者嫌弃的移动椅子往一边闪了闪,让出了电脑前的位置。

     温礼把袖子一挽要去洗手间,“你自己选一下,订好了就联系中介,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走到门口又不放心,“你手干不干净,别搞得我键盘上全是油啊。”

     温语桐隔空朝他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诶呀我知道啦,啰嗦!”

     温礼是个喜静的人,电视机什么的挂在墙上无非是个好看的摆设,他一年到头除了会用电脑看点视频外,生活几乎如同一个老干部。

     泡泡茶,喝喝水,养养花,种种草,图安出书的时候就看看书。三十多岁就开始追求这种极致安静的自然美。

     他洗完手把衬衣脱下来,扔进洗衣机,换好了家居服准备去收拾一下被小怪兽轰炸过的厨房。拧开水把锅碗瓢盆冲洗一遍,正准备倒洗洁精的时候,隔壁房间里传来小怪兽的召唤。

     他慢悠悠的回房间,手上还沾着一点泡沫,缓缓开口道:“怎么,找到合适的了?”

     温语桐眼睛发亮,兴奋地指着屏幕傻笑,说:“找到了,这家房东还挺有个性的,要求蛮多。”

     温礼微一蹙眉,俯身去看电脑,“要求多你还想租,别到时候给自己招惹什么麻烦。”

     温语桐把页面停留在房东的备注上,上面洋洋洒洒写了五条备注协议,最惹眼的是那条“居家活动请随时保持小于55分贝”。

     温礼把五条条款看完,胳膊肘支在桌子上,评论道:“大概是个老人吧,受不了吵闹,房子还合适么,合适的话条件可以接受。”

     他说完这话,眼前不知怎的就幻化出康念的身影来。那晚也是这样的夜,康念眼神深沉的望着他,固执地问他说你怎么就确定图安不是个佝偻老人?

     想到这儿,温礼失神一阵,旋即笑了一下,怎么就突然想到她了呢?

     温语桐把网页往上拉,房间的图片一一加载出来。

     温礼大致看了一眼,家装属于精装修,有几件家具连他都能一眼认出大牌,空调洗衣机抽油烟机等等生活家电一应俱全,最让温礼加分的是,房间的卫生一丝不苟,如果图片不是经过加工的话,那么这套两室一厅简直就是极品。

     “两室一厅,你还要找个室友才行。”温礼看了眼价格,说道。

     温语桐说:“我觉得我可以一个人住啊,最多一开始花销大一点,等我找到工作就没问题了呀。”

     “你就这么确定你一个应届生,刚就业月入就可以过万?”温礼点点她的额头,提醒道,“你要是租这套房子,别说月入过万,你就是过两万,也要深思熟虑一下。你一个小姑娘,房子租的这么高档干什么?”

     “……人生到处有惊喜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我深深地觉得我如果错过这套,就再也找不到更合适我的了。”温语桐一脸正色地诡辩,温礼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再对比过几家后,温语桐抓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中介,她划开解锁的时候略一犹豫,看着温礼想了想又想了想,最后还是咬咬牙拨号出去。

     温礼就坐在她旁边听她打电话,等看她收了线,他挨近她一点,侧身看她,问:“童童,如果你以后结婚,你会接受一个有孩子的有过一次婚姻的男人么?”说话间他身子微微靠在桌子上,一脸洗耳恭听等她答案的模样。

     温语桐有点惊讶,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从租房子到了婚姻上,但还是回答说:“……我没想过诶,应该不会吧,你看我这个暴脾气,也不像能做人后妈的吧。”话说完,房间里迎来一阵诡异的沉默。半晌儿又听见温礼对自己说:“如果你遇到的是真爱怎么办?或者就是突然喜欢了的那种。”顺着这句话,温语桐抬起眼睛又看了看温礼。

     温礼的脸色不像是开玩笑,温语桐顿时梗住。

     她沉默了一会,试探着开口道:“小叔叔,你不会是和余姐姐旧情复燃了吧,她都有孩子啦?”

     温礼听见这个名字,抿了抿唇,垂下眼睛,静默道:“没有。”

     温语桐皱起眉头,手动了动,最终还是空点了几下鼠标,斟酌着道:“我只能说,我不是那种可以大爱的人,我这个人比较自私,也许因为我还小,所以我向往的爱情是比较纯粹的那种,他只有我,我只有他。”她去握温礼的手腕,“可小叔叔不一样,小叔叔的感情可能会有很多方面的考量吧,只要不是余姐姐那样的,我倒觉得你可以考虑。”

     她不等温礼说什么,立即接上说,“别急着反驳我,也别不承认,我家小叔叔,我还是了解一点哒。”

     温礼好笑地看着她,抬手赏了她脑门上一个暴栗。“我又没说是我,你在这儿替我设身处地着想干嘛?”他搓了搓手嘱咐小丫头早睡觉,把她用剩的碗筷收过来拿到厨房去洗,门一关,他方才上扬的唇角降了一个弧度,手上沾水,换了一副深沉的面孔来。

     这天小老板突发奇想约康念出门,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康念交稿,邮件发送出去,康念落得清闲。

     对方邀请她去游泳,康念看看天气,潮湿闷热,似要下雨。

     她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站在路边等小老板来接她,突然觉得答应她出门是件荒唐的事。就像下雨天搬把竹椅坐到檐下,风一吹,细雨飘飘洒洒散了一身。

     康念还在走神,眼前停了一辆雪弗兰科迈罗,喇叭按了两声,拉回了康念的深思。

     她拉开车门坐进去,打开点窗户,淡淡道好久不见,今天还是老规矩,不然就回家。

     小老板嘻嘻一笑,说我家的店,当然我买单。

     这很好,康念说。

     游泳池里,康念心不在焉游了两个来回,她人在vip区,隔壁泳池里全是人,吵吵闹闹,一钻下去林林丛丛都是腿。饶是两个泳池被远远的划分出了区域,康念还是被旁边的噪音吵得脑仁疼。泳池的小老板和康念关系熟络,是她这四年来为数不多的在江州结交的朋友之一,此刻套着一只橡皮鸭子坐在梯子上,忽然一个猛子扎下水。她的肤色比一般女生要黑,就算是在人多的区域,康念在水下也能认出哪个是她。

     康念冒出了水面,抹了抹脸,水顺着她眉毛往下趟,透明的水珠滴答滴答的从她的湿发上落下来,她的锁骨上蓄住了一小滩水,出水芙蓉一样。

     小老板游过来,说:“你今天气色还不错,换疗法了?”

     “精神病有什么创新疗法?”康念看着她反问。

     这一下把小老板问住,对方摸了摸鼻子道:“这我哪儿知道,就是看你今天面色红润了点,可惜还是太瘦。”她双手水里一摆,整个人游到康念面前,脸上带着欲言又止的贼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呀?”

     康念笑了笑,说:“瓶颈期?灵感枯竭?我气急反乐,算不算好事情?”

     她说的是实话,最近接了两个商业稿件,都是短篇的专栏,但写的都不顺畅。

     按合同,这个月她该和责编讨论新书的大纲,争取两个月内把大纲聊出来,但她闭关了两周,一个字都写不出,人站在高楼大厦间,半点灵感都没有。

     是一瞬间没有了想写的故事,也丧失了想表达的*。

     没有值得关注的社会焦点,换个说法——没什么观察生活的激情。

     她现在就是一只不会翻身的咸鱼,死气沉沉的躺在砧板上。

     “你游泳的时候,隔壁站了两个汉子,就门口,一直盯着你。”小老板伸手指指隔壁泳池。

     康念的头发有点垂下来,半遮脸,问道:“是我想多了还是你本来就表达的有点隐晦?”

     小老板挑挑眉,推了推康念的胳膊,贼兮兮的,“念姐,今年都28了,还不打算考虑个人问题?”

     康念半蹲在水里,池水一直没到她嘴唇上。她低头把整个脸浸到水下,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搁在雪白的大腿上,再缓缓伸展出去。她慢慢放松,双脚离开池底,腾空的一股劲让她整个人朝下沉了沉,又轻缓地浮了起来。

     “你今天约我出来是干嘛,谈*的话我可就走了啊。”

     康念的语气里却一点儿都不带生气,反而有股戏谑的意味。

     小老板人好,人脉广会说话,天生的八卦精,刚认识那会儿,对方就一股脑儿地派给她各种相亲的对象,后来知道她是图安,她就把介绍的档次提高了几个标准,但还是喜欢动不动往她邮箱里发照片。这种单向的相亲游戏,小老板乐此不疲,在康念一概不回应的情况下,她还是一个人就玩了两年多。

     听她要走,小老板急了。“别呀,嗨,我就这么一提,再说你是谁啊,鼎鼎大名的图安啊,那能随便就牵红绳么?那不能!”

     康念就一脸你别装了的表情瞄她,“昨晚上我邮箱里多了封莫名其妙的邮件,里面有个加了密的照片,是小狗发的?”

     小老板陡然心惊,连忙表白心迹,并起三根指头对天保证:“肯定不是我,再说我回回给你发的邮件,哪回加过密?”

     怕她不信,小老板急忙凑上前去:“再说,加密这么高级的事情,我他妈也不会呀!哎——我说的都是真的!”

     康念翻个白眼,嗤地一声笑了,转身游走,声音从小老板身旁传来。

     “得了吧,敢做就别不敢承认啊,我又不怪你。”

     小老板扑腾着水跟在她身后,皱着眉头:“真不是我!可冤枉死我了!”

     两个人又比了会赛,才摇着头甩甩水从泳池里出来。

     康念的衣服就在泳池边上,她走过去的时候手机嗡嗡震动,她打了一眼,是个不常联系的号码,接起来,喂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