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康念的口风很紧,可她说起她的往事,似乎是一种诉说别人心事的模样。

     是一种淡淡的口吻,每个字拆开了听,都那么无关紧要似的。

     不是那么悲伤,只有平淡的娓娓道来,可是她说话时候,眼神那么寂寞,每个字都有灼心的力量。

     温礼破天荒没有开车,从家里一路走到医院。

     用时四十八分,比以往慢了五分钟。

     到了医院,出了一身汗,他先回办公室换了身衣服。

     温礼给自己倒了杯水,补充流失的水分,捧着杯子坐在办公室。

     他的脑子里还在思考康念的事,两眼望空,一个动作保持了十多分钟,直到肩膀上袭来一阵轻微的酸痛。

     热水变成温水,再无波澜。

     坐了一会儿,门口有敲门声。

     温礼游离的思绪才醒过来。

     他以为是患者,扭头看过去,脸上还挂着刚摆好的笑容。

     门口却站着心外科的江唯叙,他的高个子把长长的白大褂穿得很有型,一手正搭在门框上,别着腿,像一棵从阴暗处向阳生长的弯曲了的树。

     似笑非笑,一脸邪性,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温礼。

     江唯叙稍稍仰起头,点点下巴算是打招呼,嘴里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早啊,哥们。”

     温礼早已习惯了他这种模式。

     是无论对着什么年龄段,什么性别,什么性向,都能做出下意识挑逗的人。

     从两个人被分到一个宿舍,到两个人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温礼都没有停止思考“我这么正直向上是怎样能同江唯叙这样不着调的人做好朋友的”。

     温礼得不出答案,用江唯叙的话来解释就是:“臭味相投。”

     江唯叙走进来,把门虚掩一下,在温礼对面坐下,双手按在桌子上,微微前倾,冲他说:“猜我昨晚接了个什么病人?”

     温礼还没吱声,江唯叙先道:“好家伙,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都凌晨了还能把我从家里叫过来,点名找我。我还以为是有什么阴谋——万一是跟我有什么仇怨,人不行了送来给我治,死在手术台上非说是我的过失,那我就有理说不清了。但我转念一向,那不能啊——要栽赃嫁祸也该找你,我多无辜啊。”

     他一边说一边拍拍胸口,好像到现在都心有余悸似的。

     江唯叙是长沙人,说话说快了就带一股子塑普味儿。

     在大学的时候,一帮小姑娘就专萌这个,说就爱听他这么讲话,可爱。

     偏生他还长了一张娃娃脸,笑起来脸上就露出迷人的酒窝。三十好几的人了看着就像二十出头,有时候他故意把自己的年龄往小了说,说自己硕士在读,都没人信,非得让他承认他是个二十几岁的愣头青。

     温礼和江唯叙念博士那会儿,两个人还是同宿舍。

     老板去外地参加一个心血管的学术论坛了,让他俩给代课。任务轻,就是带一帮本科生做做实验。

     两个人说好的,一人一节,可临到江唯叙了,他染了流感,烧坏了嗓子,吱吱呀呀的说不清楚话。

     一说话就嗓子眼痒痒,非得咳嗽两下才能缓过劲儿来。

     他两手一摊,表情特纯真无辜:“兄弟,实验课而已,你替我一节?”

     温礼瞅他一眼,踹他一脚。

     上课的时候,江唯叙也不好意思把温礼一个人扔去代课,怀里塞几本书,也跟着晃晃悠悠的去了。

     本来带着口罩,可实验室太闷,他原本鼻子就不通气儿,这会儿更憋得难受。

     江唯叙把口罩一摘,坐在最后一组的角落里看一帮孩子做实验。

     组里两个小女生看见他,手里还拿着腐蚀性液体就凑到他身边儿,他身边左右各坐一个,挨着“请教”他问题。

     他发烧,头晕,嗓子又不好,一改平常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装起了高冷,任谁问他都不搭理,问得急了,他也心烦,随口就把实验步骤一一讲清楚。

     他说的很快,是塑普,嗓音又沙哑,原想着小姑娘大概是没听懂,但一抬头,就看见两个姑娘星星眼的望着他。

     下了课,各个组开始收拾自己小组的实验台。

     温礼驾着江唯叙回宿舍。

     两个小姑娘原本摸出手机想留他个联系方式,听温礼和江唯叙两人聊天才知道江唯叙原应该是这堂课的代课老师。

     两个姑娘的热情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

     最后还不死心,跟在江唯叙身后问,以后还会不回来给她们上课。

     江唯叙头也没回,摆摆手,那意思就是不会了。

     温礼觉得能听到身后碎一地的少女心。

     温礼打开电脑,边打字边说:“没准真是慕名而来,就求江医生施展回春妙手。”

     江唯叙夸张的冷笑,“你别跟我闹,我跟你说,昨儿住进来的是余静若她爸。”

     温礼停下动作,抬头看他一眼。

     江唯叙点着头,“急性心梗,送来的时候都休克了。这台手术我做了两个多小时,而且看来这也不是老爷子第一回做心脏手术了——这回啊,悬了!”

     温礼默然,过一会儿才说:“难怪她突然回国。”

     江唯叙惊讶的挑眉:“你知道她回来?你还这么关心她的消息呢?”

     “没有,”温礼不咸不淡道,“前两天牧司跟我说的,说怕她回来是找我。”

     江唯叙笑道:“你别说,她昨儿还真问你了。”

     “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被调到急诊科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温礼垂下眼眸,没什么反应,“哦。”

     温礼在搜索引擎里同时输入康念和图安,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可什么结果都没有搜到。

     在几乎无所不能的二次元,图安还是图安,而“康念”这个名字被定格在了四年前那一片铺天盖地的专栏里。

     江唯叙盯着他看一会儿,察觉他的状态有点过于冷静。

     但看温礼真的神色如常,才慢慢道:“我听说你最近有了新情况?”

     “听谁说?”

     江唯叙被梗了一下,张口无言。

     温礼哼笑:“八字没一撇的事儿,牧司这厮小广播吧,给我传的真快。”

     江唯叙就问:“是哪个姑娘?我见过没有?”

     温礼却道:“我记得你上回说,有梦幻乐园的通票,现在还有么?”

     江唯叙不明所以,愣了一下,“还有两张,你干嘛?”

     “你最近手术多,也抽不出时间,把票送我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但不是疑问,也不是请求,是简单直接的陈述。

     江唯叙:“嘿?我把票给你,然后你去跟你女神邀功呐?”

     温礼抬头看他,黑黑的眼睛里特坦荡,理直气壮:“不行么?”

     江唯叙:“……”

     一个护士过来喊人,温礼应一声,把电脑休眠,揣上手机去病房。

     处理过病人情况,温礼去洗手间洗手。

     他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心想,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重返青春的感觉。

     摸摸脸,也不算太老。

     他带着的那副空镜框还有点减龄的作用,他左看右看,对自己很满意。

     回到办公室,江唯叙已经走了,桌子上用订书机压了两张游乐园的通票。

     他想了想,给康念发去短信:晚上方便么?我想送一样东西给你。

     到了下午,才收到对方的回复,就一个字:“好。”

     温礼把时间地点发送到康念手机上,脸上笑容无声的放大。

     晚上,康念在医院门口的面馆里吃了晚饭。

     到医院的时候,夜幕铺天盖地,眨眼的功夫就黑下来。

     温礼有台急诊,办公室开着门,人不在。

     康念把包放在怀里,挑了只椅子坐下等他。

     椅子还没坐热,门口冲进来一个人影,气喘吁吁。

     江唯叙摸着胸口顺气,看到康念,笑着说:“康小师妹,好久不见。”

     康念看他一眼,想不起名字,但有印象。

     她漠然点点头,说你好。

     江唯叙是从六楼跑下来的。

     原本说好,温礼有病人走不开,让他下来暂时招待一下康念,可谁知道他刚出办公室就遇上了余静若。

     余静若还是偏爱白色,穿着一身素净的长裙,胸前戴着一只紫水晶天鹅。

     她面色有些憔悴,江唯叙知道,是被她父亲突然加重的病情给打击了。

     他心里不是没有同情,可想起当年她对温礼做的那些事,江唯叙就平静不下来。

     “阿叙哥。”余静若声音很小,也很客气。

     江唯叙先是沉默,顿了几秒长叹一声。

     “回来了?”

     余静若低着头,嗯了一声。

     江唯叙说挺好,回来陪陪老人,尽尽孝。

     余静若抿着唇,没回应。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眶有点红,她问:“那个……温礼在么?”

     江唯叙看着她,没说话。

     余静若苦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刚回江州,想见见他。”

     江唯叙看她的样子,终于也有点不忍心:“他有急诊,而且上次我就告诉过你了,他已经不在心外科了。”

     余静若让开一条道,江唯叙走过去的时候听到她的声音:“那……那我等等他。”

     急诊室的灯灭了,温礼一把扯下口罩和手术帽,脱下手套去洗手。

     里三遍外三遍,强迫症,他觉得在这方面,他也快有精神疾病了。

     同科室的小张把他的手机递过来,嗡嗡作响。

     他道了声谢,着急忙慌的接过来,以为是康念。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手指一僵,最终放任不理。

     手机消停了一会儿,又开始一遍接着一遍的震动,锲而不舍。震到第三遍,温礼烦躁的掏出手机。

     亮起的屏幕上闪烁着一串数字,没存名字,但他很清楚号码来自于谁。

     手机持续在掌中震动,温礼静了一秒,接起来。

     电话那头长时间没说话。

     温礼等了一会儿,才慢慢道:“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