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bthdpza"><b id="jpvyd"><hr id="5687042"><param id="5koC4gu2"><progress id="qpfzikyjnc"></progress></param></hr></b></blockquot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一路载着程悦回东城,路上路况良好,不堵车。

     小家伙玩了一会儿消消乐,索然无趣,放下手机,翘着两条小腿,把车座子踢得铮铮响。

     江城儿知道小家伙的耐心用尽了,笑一笑,转移她的视线:“月月,江叔叔跟你玩个脑筋急转弯吧?”

     小姑娘把头扭过来,表情有点惊喜,“好呀好呀!”

     “小明被人从13楼扔下去了,但是毫发无损,为什么呢?”

     程悦一愣,想了想,“因为他背着降落伞!”

     “不对。”

     “因为楼房很矮!”

     “再矮也是13楼呀。”

     “对哦……”程悦摸摸鼻子,皱着眉头,“那我不知道了,为什么呀?”

     江城儿笑,“因为小明是个饭盒呀。”

     程悦:“……”

     “小明饥饿不堪,他做了人肉饺子来当早餐,但是到了学校他打开饭盒发现饺子少了2个,他关上再打开,又少了2个。就这样,最后饺子都不见了,小明很害怕,那么请问饺子哪去了?”

     程悦不敢乱猜了,瞪大眼睛看着江城儿,“饺子哪儿去了?”

     “黏在饭盒上了呀,哈哈哈。”

     程悦顿时觉得自己被戏弄了,脸通红,憋了一股气,小拳头在椅子上一砸,“这是什么急转弯呀?一点都不和逻辑!”

     她赌气看着窗外,片刻后扬了扬头,看着江城儿,“江叔叔,那我给你猜一个,要是你没猜对,你就请我吃必胜客!”

     “好。”

     “用哪三个字可以回答一切疑问题?”

     江城儿想也不想,有些坏笑:“‘不知道’。”

     程悦原本信心满满的眼神一暗,垂头丧气,“哎呀!你怎么一下子就答对了?”

     他一只手打方向盘,空闲出一只手去摸她的头,“你江叔叔我从小玩这个,没什么难度啊。”

     “那必胜客……”

     江城儿下巴一指前方,“到站。先请我们的小公举吃东西。”

     两个人选了仅剩的拥有皮沙发的座位。

     小丫头菜单也不看,麻溜的从嘴里吐出几个菜名。

     服务员一一记下,又问江城儿。

     他把餐盘一合,点了份甜食,服务员拿走菜单,不一会儿端上两杯掺着柠檬片的温水。

     江城儿端详了一下玻璃杯,喝了两口,看着对面的小程悦。

     他注意到小丫头的水杯冬暖夏凉始终都是同一只,问道:“等咱们月月生日的时候,叔叔买一只新水杯送给你做礼物,好不好?”

     谁知小丫头一口拒绝:“水杯呀……不用了呀,我不想换。”

     她说话的时候,一只手覆上水杯,轻轻地摸了摸,神色间极为留恋。

     “可是叔叔看你用了好几年了。”

     “嗯,”程悦点点头,有点腼腆,又有点失落,“这是妈妈送给我的,所以我不想换。”

     江城儿多看了一眼那只水杯,上端口是盛开的玫瑰形状,下端口略窄一些,整个瓶身是旋转的螺旋设计,很有康念本人的风格。

     “你想妈妈么?”

     “很想啊!”

     “那……爸爸想妈妈么?”

     这个问题把程悦难住了,她迷茫的看着江城儿,迟疑很久才问道:“他经常看妈妈的照片,算不算想念呀?”

     江城儿眼神看向别处,笑容染上一点难以说清的深意,“……算吧。”

     康念睡醒的时候,房间里还是一片昏沉的黑。

     她把眼罩拉开一点,去开紧闭的窗帘。

     连体的纯黑窗帘被打开的那一瞬间,阳光争先恐后的涌进来,卧室被照亮,让一丝一毫的阴影都无处遁形。

     她撇过脸,避着光,适应了一会儿,才把眼罩取下。

     抬头看白色的墙面,上面挂着一只波浪形的表盘正指过午间十二点。

     她摸了摸肚子,不饿。

     换好衣服下床,拉开门出去,客厅里已经少了温语桐的身影。

     她给自己倒了杯水,低着头看桌子上留下的纸条。

     字迹不工整,还有点潦草,可见留纸条的人走的匆忙。

     她再往沙发的边缘看一眼,枕头老老实实放在原处,毯子被叠成不是特别标准的豆腐块搁在枕头上。

     康念失声笑了。

     这姑娘,字写的龙飞凤舞,却是个要整洁的。

     喝下一杯水,她无事可做。

     中午的时光安然静谧,连楼下的野猫都懒洋洋的找了阴凉窝着。

     康念拉了张高腿儿的板凳坐到凉台上,随手点了根烟,出神的望着窗外。

     窗户上映照出一点她的脸孔,模模糊糊,是一个透明的轮廓。

     烟这个东西上瘾,这么多年,她已经忘记了怎么去戒。

     索性,随这东西上瘾,不多计较。

     计较多了,伤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越来越容易做梦。

     通常来讲,偶尔做梦不是坏事,适量的梦境可以锻炼脑功能。

     可是自从开始依赖安眠药助眠,她愈发察觉自己多梦的程度已经有些影响到休息和健康,严重点来说,很多梦做完后,她会久久无法恢复,需要很多的心理建设才能让自己在醒来之后释然。

     也许是昨晚盯着女儿的照片缅怀了太久,她这一觉,梦到很多从前的事情。

     从前的事情没有什么清晰的划分,大部分是她上学时以及大学刚毕业那段时间的日子。

     梦里的她做什么事情好像都没什么目的和规划,逃课跟室友在宿舍里刷电影,上课的时候一坐在第一排就不自在,而且往往总是上课到最后,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前面。

     一夜的梦斑驳繁杂,她还梦见自己洗完澡叼着电话卡去走廊尽头打电话。

     打给程灏。

     打给女儿。

     还梦见在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妈妈开饭,女儿把汤勺敲得叮当响,踢着小腿等开饭。

     这都是美好的记忆。

     四年前的美好记忆。

     现在看来有些恍如隔世。

     一闪而过的模糊记忆很容易令人动摇,她也不例外。

     上学那会的她是一个心里没太多东西的人,生活过得很单纯。

     她也没什么太大的梦想,梦想有二,她都实现了。

     一是程灏,二是记者。

     可转眼,她又一无所有了。

     有的时候,他也会梦到程灏。

     比如昨晚。

     梦境是碎片,只在画面闪过的那几个瞬间。

     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愉快的好梦,出于自我保护的抗拒,有些事,即使在梦里也不愿重新想起。

     有很多在她脑海中已经淡化的记忆,比如两个人确立恋爱关系后被他带着到处玩。他抢在前面拉着她去挤一个爆满的国际经济学讲座,他带着她玩碰碰车却满场总是追着她一个人撞……这些她想望又忘不掉的记忆,偶尔出现在梦里,会让她有一种看别人故事的感觉。

     不知道那时候的程灏是不是真心实意的程灏。

     刚躲到江州那会儿,她不敢用身份证去办理银·行卡,怕行踪被他查到。

     后来好不容易熬过那段时间,她又有很长时间不敢看电视。

     她是个新闻工作者,却要忍住不看新闻,这对她而言是一种长期且恶劣的折磨。

     她不敢看,因为他会出现在报道中,会出现在电视转播的画面里。

     三年半以前,海外某地华人撤侨,他出席新闻发布会。

     那是分开后她第一次看见他,尽管这是一次无意的“小事故”。

     她大概是那个时候开始多梦的。

     当时她的睡眠已经很困难了,很难不借助外力和药物自然睡去。

     康念白天不是一个忧虑消极的人,但是在梦里,有时却会产生一些自己也无法控制的情绪。

     不是有过一个研究,说梦是人的反面,白天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往往会以发生的形式出现在梦里。也有人说梦是片段回忆,和人当下的心情状态有关,而不管做什么梦,它们都不会真的重新出现在现实生活里,哪怕当下难过沮丧,醒过来之后也不会纠结太久。

     即使是在梦里,她所遇到的一切也从来没有产生过变化。它们只是她的过去走马灯。

     她没有随心所欲在梦里享受另一种人生的运气。

     这让康念觉得自己真的太惨。

     快乐的梦令人悲伤,悲伤的梦则令人更悲伤。

     每次醒来她都破口大骂,□□的真实面目,从来好看不到哪去。

     有一次她梦见了可可西里。

     就住在她和程灏曾入住过的一家旅店。

     当时她自己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醒来时是午夜。

     不那么意外地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

     那天她难以再入眠,坐在床边抽烟,一根接着一根,抽到肺疼痛难忍。

     她休息一会儿,接着抽,捱到天空亮起。

     后来卫书洲和苏嘉言来了。

     康念也想不通他们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她的。

     苏嘉言扳过她的脸,那么的生气:“你怎么魂都丢了?”

     她说不出话。

     “康念。”

     苏嘉言叫她的名字。

     苏嘉言眉头都要拧到一起,说的郑重其事:“念念,你不该这样。”

     康念那时想,有什么用呢?

     她几乎要脱口而出。

     她不该的,她后来想,可她没有想到,她几乎以为自己什么都要有了,可到头来什么都不剩了。

     道理她都懂啊……

     那天在酒桌上,她难得有点喝多了。

     拉着苏嘉言的手,说起半年来做过的梦。

     苏嘉言默默听着,偶尔拿眼光瞟一旁的卫书洲。

     她说:“你有程灏,我有卫书洲,你你说的这些我都懂。

     可是念念,能梦见,说明心里已经放下了。

     如果真到了提都不能提的地步,你根本也连梦都不敢梦。”

     康念举着酒杯,手发抖。

     不知是饮酒过量后的麻痹还是别的什么。

     康念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哇的哭出声,抬手把一杯酒泼到自己脸上。

     她没法反驳,她不会反驳。

     但是放没放下,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她永远不可能放下,永远都没有机会放下,不管将来发生什么,她的一生都将活在这个噩梦里,无法挣脱。

     她的小月月啊,那是一条命啊。

     就是那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嘉言无意的引导,她在回家睡着之后又做梦了。

     梦里还是道别那一天。

     时间再往前,是女儿那双空洞无神的眼。

     她在梦里满心都是分不清真假的绝望,惊醒时依然沉溺其中。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跟汗混在一起把枕头浸湿。

     无边而安静的黑暗里,气温很凉。

     烟灰烫到手。

     康念去灭烟。

     手机上有一条温礼的短信。

     “晚上方便么?我想送一样东西给你。”